觀點投書:不敢去香港VS.不敢去武漢,一百步罵五十步?

林廣挺
風傳媒

藝人范瑋琪因辱罵行政院長蘇貞昌一事,連日來被媒體和網路輿論圍剿,終於承受不住壓力,願意放低姿態道歉。固然,范瑋琪的言論,以綠營網民的雙重標準來看,當然算是失言。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那些批評她的人有多高明。相反的,范瑋琪之所以引發眾怒,真正的原因是她無意間戳中了批評者的痛處,一句話就直指他們的深層動機和黑暗面,逼迫他們面對最不堪的自己,所以才引發這麼強烈的反彈。

在這波圍剿中,表現最為活躍、最積極參與的,咸信正是那些在總統大選中,極力支持民進黨的網紅,以及被稱為「覺醒青年」的綠營年輕支持者。這些人的言行固然千百種,但最能引發他們強烈興趣和怒火的,卻始終離不開「反中」這個大主題。簡言之,目前批評范瑋琪最激烈的人,很有可能也是在香港反送中議題上表現最積極的一群人。在這樣的脈絡下,如果能夠理解他們操作反送中議題的動機和過程,大概也就能理解他們為何會對范瑋琪如此憤怒了。

民進黨靠著操作香港反送中議題,得以扭轉原先的劣勢而勝選,這早就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而各路網紅、公知透過跟風炒作獲得曝光度和各種好處,綠營支持者配合他們的論述、主動出擊,在網路上狂刷存在感、得到精神上的滿足,也早已不是新聞了。但在獲得好處的過程中,他們到底實際上為香港貢獻了什麼?

他們支持香港反送中的理由,表面上是要支持港人爭取自由民主,但如果從實際的言行來看,他們希望看到的其實是港人和港府玉石俱焚,真正的動機是藉此操作國內的政治,幫助自己的選情。一方面鼓動港人給中共製造麻煩,可以滿足他們阿Q式的精神勝利想像,另一方面香港越亂、而且亂越久的話,他們可以操作的時間、籌碼,以及可以獲得的利益當然也就越大。

網路霸凌靠政府立法嚴懲,不是好的辦法。(取自范瑋琪臉書)
網路霸凌靠政府立法嚴懲,不是好的辦法。(取自范瑋琪臉書)

藝人范瑋琪批評政府口罩政策,遭到反送中「網紅」圍剿。(取自范瑋琪臉書)

簡言之,操作反送中就如同無本生意,只要打著自由民主的旗號,但冒著生命危險的是別人、亂的是別人的城市,自己只要坐在電腦前說幾句漂亮話、打幾個字罵罵中共和國民黨,就可以名利雙收,何樂而不為? 至於除了打嘴砲和製造恐懼和仇恨外,還能拿出什麼實際的作為來改變香港人和香港這座城市的命運,基本上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之內。

這樣的動機毫無人性,這樣的利益拿了很缺德,連他們自己恐怕都難以啟齒,當然只能用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掩飾。如此的表裡不一,被人揭發之後,如果不願承認和反省,也只能透過發怒讓揭發者閉嘴來企圖掩蓋。在這之中,被他們消費和利用的香港青年,或許最能體會箇中滋味。

在反送中運動期間來台乞援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就曾因發文指出「民進黨只想用港人鮮血換選票」,引發綠營網民圍剿,最後被迫道歉。方仲賢的例子對於理解范瑋琪的遭遇而言,最具有啟發性的地方在於,他之所以被批評,當然不是因為他真的說錯了什麼。正好相反的是,他就是因為精準且公開的揭穿民進黨和綠營網民正在吃「人血饅頭」的不堪事實,被揭穿的人急於掩蓋,所以他才遭到圍剿,而且要公開道歉才能讓他們稍微安心。

同理,批評范瑋琪的人當然可以拿出各種看似合理的資料和說法證明國內的口罩不夠,來替蘇貞昌禁止口罩出口一事辯駁。但如果仔細查閱各大網路新聞和社群媒體的頁面,就會發現在所謂「理性自保」的大旗下,隱藏的是大量反中仇中的仇恨言論,以及各種幸災樂禍、幻想中國會因為缺乏口罩導致疫情失控而崩潰之類的留言,事實上既不理性、也無關自保,甚至與口罩無關。就連蘇貞昌在強調「能夠自救才能救人」的同時,卻突然話鋒一轉,說道「中國是隱匿疫情,控制不好才會讓疫情變嚴重,且在WHO世界衛生組織,一再排擠台灣,看到的是中國不理性與蠻橫。」如果以反送中的例子加上這段話作為參照,他們的真實情緒和深層的動機,已經若隱若現。

然而,利用疫情獲取好處或趁機報復對手,是人心最黑暗的一面,即便是對待敵人,光是有這樣的想法,也會被認為是無人性、不道德的。范瑋琪的情緒性發言,隱射被指控對象有這種想法,而這與台灣政治文化中對於有權者的期許和想像不符。即使是無意的辱罵,也會引發被指控對象的道德焦慮和不安,導致更加強烈的反擊,這是她當初意想不到的。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香港如臨大敵(AP)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香港如臨大敵(AP)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香港如臨大敵;別人忙著防疫,台灣網紅忙著出征。(AP)

范瑋琪會被圍剿的另一個原因在於,人都是透過對自己的理解來想像他人言行的意義,而網紅和覺青正是從范瑋琪的言行看到了自己最不堪的一面。簡言之,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或者小人之腹)。且看他們對范瑋琪最多的批評,不外乎就是「這麼支持武漢,為什麼不親自到武漢捐口罩?」,不然就是「為了賺人民幣而不顧台灣人的性命」。簡言之,他們認為范瑋琪因為冒的風險和投入的成本不夠大,所以對武漢人的關懷是假的。而且就算是真的,也不是因為疫情,而是為了大陸市場。最新的批評,則是認為由於她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過程中沒有積極表態支持,因而暗示她這次是為了賺錢才表態支持武漢,總之就是虛偽。

回過頭來看這些所謂關心香港的網民是怎樣一個關心法,其實,不外乎就是當一個「鍵盤戰士」而已,和范瑋琪相比,也沒高明到哪裡去。被批評後,范瑋琪很坦率的回答,她沒有能力評論香港的事情,她只希望武漢的疫情能趕快過去而已。試想,如果她和這些批評她的人一樣心虛的話,何不反問:「你們這麼支持香港,當初為什麼不親自到香港和港警對打?」。或者,他可以反問館長之流的網紅:「你們這段時間賺了多少錢?為什麼可以為了賺台幣而不顧香港人的性命?」

對於范瑋琪獵巫式的網路霸凌當然不可取,那些因為道德焦慮或心虛而產生的謾罵和指責也無須理會,但在所有批評聲浪中,也不乏一些比較中性、持平和有建設性的言論。畢竟,如果真的要做善事,比起用情緒性的言語批評政府首長,如果能把時間和精力花在如何把物資送到疫區,可能會比較實際。此外,身為公眾人物,應該要能拿捏言論的分寸和用語的妥適性,並考慮可能的後果,這都是她要反省和改進的。

不過,除了「不敢去武漢」之外,范瑋琪有兩點已經勝過那些「不敢去香港」的人。一是,她對武漢災民的關懷相對真誠,而大多數的網紅和覺青只是鼓動香港人去送死而已。二是,她直接承認她對香港問題不懂,而大多數的網紅和覺青只要牽涉到反中,馬上每個人都變成各領域的專家。他們唯二的優勢是,政治正確和仗著人多,這就是他們之所以可以「一百步罵五十步」,讓范瑋琪投降和道歉的真正原因。

*作者為自由業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韓國瑜不懂的別講,柯文哲懂的也不必講
相關報導》 張讚國觀點:范瑋琪們的用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