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反同污名愛滋藥,難道要洗腎自付?

潘寬
風傳媒

反同人士「曾有文曾大叔」(其實是黃瑞華女士)主持的滿天星團體等,一再抨擊預防愛滋用藥要全民買單,但這很明顯就是不懂台灣健保的意義,加上長期非理智地運用謠言抹黑來反同,才會說出這種反智的發言。若是真要各付各的,一年動輒500億的洗腎費用(https://goo.gl/3EMweG) ,這些人怎麼不吵著要求洗腎病患自己出呢?

健康保險的意義在於互助,以求增進全部人的健康。全民健康保險法寫得一清二楚:「......本保險為強制性之社會保險,於保險對象在保險有效期間,發生疾病、傷害、生育事故時,依本法規定給與保險給付。」

意思是全部人繳納保費,讓有需求的人獲得健保給付,以便維繫更好的整體健康水準。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會用到,但互助的意義就在於幫助有需要的人,哪天萬一自己也需要,就能使用。

反天星高喊「愛滋是自己選的」,大罵健保給付,這就是不了解健保的意義。我們不會說「抽菸自己選的,肺癌醫藥費不應用健保」,也不會說「腎臟是各種因素吃壞的,洗腎不應用健保」。健保的意義在於互助,在於增進全體的健康,而不是幼稚地依照心情來決定如何分配。

除了釐清健保意義,接著回來闢謠黃瑞華的指控,她說「已查到PrEP健保代碼:BC24769100,健保價:345元。反毒陣試算,若依照台灣號稱男同性戀人口10萬人,10萬人X12000元=12億(每月),12億x12月=144億(每年)」

這就明顯是現荒腔走板的錯誤。首先根據統計,同志人口約在5%-10%之間

(https://goo.gl/ZX7MT7)保守估計至少也有一百萬人左右,其中男同志人口也絕不止滿天星說的只有20萬,重點是,這個PrEP不是人人都需要使用。所以根本不可能到144億,這種惡意誤導民眾的仇恨言論,不禁讓人感嘆良心何在?

PrEP它的全名叫做「愛滋預防性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是世界衛生組織建議,作為全球愛滋防治的重要措施之一。此外,適用者僅限於高愛滋風險者,如愛滋感染者的伴侶、未安全性行為者,或是暴露於高愛滋風險的醫護人員等。經研究證實,PrEP可使感染機率降至最低,是一種有效的防治方法。(https://goo.gl/VCkAN1) 

此外愛滋病的基本常識也是十分重要。該病毒是由不安全性行為、共用針頭、輸血或者母子垂直感染等方式傳遞,一般日常接觸或安全性行為者是不算高風險族群的,而透過現在的醫療技術,已能降低病毒量至極低,讓患者的生活和一般人相去不遠。實在不用聽信謠言而恐慌。

健保的本意是良善的,是人類文明一個美好互助的智慧,雖台灣的健保仍有進步空間,卻已在國際間讚譽有加,實在不應被當作一個仇恨或是反同的工具。

身處一個理性的社會,我們需要的是理智、就事論事的溝通,而非操弄恐懼污名或是盲目相信這些惡意的誤導,謠言止於智者,讓我們展現一個文明社會應有的樣子吧。

*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校友


相關報導
醫院很黑心,都故意低價買藥、賣貴賺價差?其實在現今健保制度下,醫院實在超無奈
司馬亮觀點:健保和長照一體政策的補充說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