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台灣民主弊端是思辨太少而奴性太重

王誌慶
風傳媒

台灣人是不是奴性太重?已經西元2020年,還在等待英雄的拯救?過去20年間,「清廉貧苦」的台灣之子收受幾億貪污所得,誠懇正直的陣營成員收賄被捕,庶民領袖濫用特權購置豪宅,青年愛戴的陣營疑似用網軍攪亂覺青大本營PTT,獨派人士疾聲反共其實家人在大陸經商悶聲發大財,數不清的打臉故事依舊打不醒台灣人的奴性,總是期待「下一個英雄」必然不同。

政治人物也是人,都有人性的弱點,有他的愛恨盤算,有他的恩怨情仇,當你渴望被他英明救贖,他可能正慌張安撫小三、遮掩婚外情、籌錢支付選舉款項,或者對前程無語,琢磨著算命改運和求神拜佛。

民主信任的是制度跟群眾智慧,不是政治明星

為什麼1911年要辛亥革命廢止「皇帝制度」?為什麼民主共和國要制定一部足以約束總統的憲法?為什麼政府要成立五權分立的組織架構?

答案非常簡單,因為民主制度的核心精神認為「法治」比「強人」更可靠。如果民國109年的台灣人還在等待偉大領袖的降臨,那只能呵呵一聲,笑認過去109年坎坷的民主長征徒勞無功。

集體智慧與群眾之盲是一體兩面

「行為」是「環境」的產物,當我們的民主環境由思辨低能的大眾組成,候選人即使有出色的特質,他依舊會選擇用思辯低能的方式打選戰。

2020年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立委的吳怡農是一個值得琢磨的案例。他明明當過外商金融業執行董事、國安會幕僚、特戰兵,相信對國安和財經能有一套不錯見解,但整群選民卻只為他的臉孔和肌肉瘋狂,搶著握手合照自稱「農婦」。

我們不妨自問兩個問題:

第一:如果你是頭腦有料,身材也有料的吳怡農本人,競選當下會傻呼呼大談政策,還是索性迎合選民喜好賣弄肌肉?

第二:如果吳怡農尚未證明施政能力,2020年選後就一堆「理性覺青」和「農婦」勸進他選台北市長,這種行為跟2019年初的「韓粉」勸進韓國瑜選總統有何差異?

如果我們嘲諷韓國瑜連市長都沒當過,居然妄想當總統,那是不是也該同等標準勸勸民進黨,讓吳怡農在黨務或政務系統一番鍛鍊,未來政壇表現可能更有看頭?

20200102-立委參選人吳怡農2日出席「我主張!修憲落實18歲公民權」記者會。(盧逸峰攝)
20200102-立委參選人吳怡農2日出席「我主張!修憲落實18歲公民權」記者會。(盧逸峰攝)

吳怡農立委落選,許多粉絲勸進他選台北市長。(盧逸峰攝)

用哲學標準來揀選合格政治人物,而非為政治人物改變哲學標準

今天姑且以事後諸葛後見之明來看國民黨2020年的敗選。

如果國民黨先設定一套哲學標準,希望揀選出一名「做事勤奮、能捍衛民主、能奉行法治、有領導能力、有執政團隊、能拼經濟、能帶領台灣走向國際、能周旋中美關係、品德正直可受檢驗的候選人」,那韓國瑜、朱立倫、郭台銘三人的初選結果將如何排序?

現在激情已過,韓流已逝,我們重新拿著哲學標準來衡量三人,相信怎麼看也覺得韓國瑜是最後一名。但在初選當下,民眾卻是將哲學標準拋諸腦後,選擇和客觀標準ˋ幾乎都背道而馳的韓國瑜代表參選。

到底要檢討韓國瑜搞出韓粉之亂?還是要怪韓粉慫恿韓國瑜做出不智決定?其實我認為兩者皆非,要深刻檢討的是我們的公民社會,為何經歷109年的民主血淚長征後,依舊會做出笨決定?

你以為台灣的「群眾之盲」以2000年陳水扁做開端,以2020年韓國瑜敗選做收尾了嗎?錯了,一群受過良好教育,自認有公民素養的「農婦」,讓我看到「愚民政治」依舊蠢蠢欲動。

國民黨從敗選得到教訓了嗎?我看也沒有,因為國民黨依舊在等待英雄降臨,期待誕生一位天縱英明的黨主席,而非先去建構哲學標準跟體系,再回頭揀選有能力實現這些目標的領導人。

「民主的弊端」就是把國家的未來交給思辨能力低落的選民做決定,所有的煽動、鄉愿、撕裂都由此而起。

「民主的目標」就是培養思想進步,能理性思辯的選民,所有的民主法治、選賢與能、普世價值都賴此得以進展。

到底,台灣的民主政治,還要經歷多久次英雄夢碎?才能打醒台灣人渴望被統治的奴性呢?

*作者為日知協會理事長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陳國祥觀點:北京太沉重,背著跑不動!
相關報導》 蔡宏政專欄:「蔡英文障礙」是如何被創造出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