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年金制度要好 關鍵問政府「支」多少?

陳昱旗
風傳媒

討論年金改革至今,大家都忽略探討政府扮演的角色為何?只透過精算各項公共年金未來法定義務支出(又稱潛藏負債)的恐怖數字來論述破產,卻不知道已陷入「偽」命題的陷阱,怎說?

就各國辦理年金制度經驗,政府一定要願意投入相當公共年金支出占GDP比率,當政府投入太少不用精算都可以預見一定破產,因為這是「偽」命題。關鍵責任在「政府」而不在「軍、公、教、勞、農、國民」身上,因為各國政府辦理年金制度的初衷就是做好「社會重分配」,讓更多人因政府的存在都有一定的適存保障。

根據我國公共年金支出占GDP比率(3%)相較OECD34國的平均(9%)真的太低,新政府假如已投入很多預算於公共年金之上,並且真面臨財政困境,這樣去砍軍公教勞農國民,要大家共體時艱相信不會有太多的意見,反觀現在都沒投入很多,財政也沒困窘,卻要用效率倉促的改革,處處忽略公平正義與細膩溝通,這不是重蹈之前「一例一休」改革的悲慘。

再次強調政府本來就付有最終年金保障的義務責任,所以捍衛年金永續撥補政府預算本就是政府該做的,不然就無理由要由政府辦理各項年金制度之必要。因此,年金制度到底在政府眼中是什麼?到底政府知不知道要改革什麼?世代不均到底是誰的責任?

2017-03-30-行政院會後記者會-左起勞動部次長林三貴-政務委員林萬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教育部次長林騰蛟-科技會報辦公室執秘郭耀煌-取自行政院直播
2017-03-30-行政院會後記者會-左起勞動部次長林三貴-政務委員林萬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教育部次長林騰蛟-科技會報辦公室執秘郭耀煌-取自行政院直播

作者認為,政府本來就付有最終年金保障的義務責任。圖為行政院會後記者會-左起勞動部次長林三貴-政務委員林萬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教育部次長林騰蛟-科技會報辦公室執秘郭耀煌。(資料照,取自行政院直播)

政府眼中的年金?不願承擔最終保障義務

各國政府辦理年金制度,目標就是誠信保障做好社會重分配。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難道不知道自己喊改革卻付出這麼少?在年金改革討論中,對大多數的民眾來說,被專業數字弄得霧煞煞,最後只能跟著喊情緒對立的口號。但關鍵真相只有一個就是「年金改革制度要完善,蔡政府跟OECD各國公共年金支出占GDP比的平均相比(3% VS 9%)真的支出太少,試問這樣年金制度怎麼會好?」

改革最怕模糊不精準,必須一針見血直接破題指出問題來討論,不然軍公教只怕在年金改革下,最後又淪為政治人物盤算的犧牲者,目前「軍公教」公親變成事主卻成為必須承擔原本政府的責任,而政府也不願承擔最終保障義務。

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自己在官網提供的國際比較資料中,卻不小心暴露出真相答案,從改革派的官員到立委們,卻不知道自己陷入改革弔詭與矛盾中,請先回答人民我國政府到底在公共年金支出占GDP比多少?白話說就是公共年金政府到底做了什麼?沒有理由做的比其他國家少又要比人家好。不要陷入二分改革的選擇困境,而是期盼政府要有擔當,必須加碼「勞」、「國民」、「農」,不是將「軍公教」往下砍,最後大家一起悲慘取暖!

2017-04-18年金公共支出預測。(資料來源:總統府國民年金改革委員會。)
2017-04-18年金公共支出預測。(資料來源:總統府國民年金改革委員會。)

2017-04-18年金公共支出預測。(資料來源:總統府國民年金改革委員會。)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葉崇揚研究員表示:「台灣的公共年金支出佔GDP的比例在2009年時為4.34%,其實遠低於社會保險年金體系的國家。」先行試算我國政府2016年公共年金支出占GDP比只有3%。這數字是什麼概念?台灣想要德國的年金完善制度,卻不檢討自己的付出,換言之德國2015年GDP總額約為102兆新台幣,就公共年金支出占GDP比就10%,這是什麼概念?等同於德國政府拿10兆新台幣做公共年金部分,試問這樣的投入怎會不完善?

根據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對於OECD國家的調查,2010-2015年間,年金支出占GDP比,澳洲是2.9%,德國是10%,英國7.7%,日本11.2%,瑞典也有8.9%,這代表的是政府願意投入多少比例的國家資源在年金制度上,簡單說要年金制度要完善政府就要投入。用2016年中央總預算的潛藏負債數字算了一下,為確保公平客觀的說明,並將所有年金三十年、四十年或五十年的不一致的推估總支出轉換成單年的支出金額基準下來說明。

2017-04-18年金公共支出預測。(資料來源:整理自行政院主計總處)
2017-04-18年金公共支出預測。(資料來源:整理自行政院主計總處)

2017-04-18年金公共支出預測。(資料來源:整理自行政院主計總處)

(舊制軍公教人員退休金+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勞工保險+公教人員保險給付+軍人保險+農民健康保險)+國民年金保險+地方政府等積欠健保等保險費補助款暨退休公教人員優惠存款差額利息/我國2016年GDP (新臺幣17.3兆元)=3%

換言之,我國政府在年金的支出占GDP比率(3%),相較多數OECD先進國家來得太低。換言之,蔡政府還是沒有照顧到真正的辛苦基層,還要砍軍公教一起共貧,最後形成下流世代的相互對立。蔡政府年金改革的版本未來如沒要投入更多的公共預算支出保障於國民年金、勞工保險與農民健康保險之上,這改革最終只是淪為缺乏公平世代正義的偽改革。

世代不均是誰的責任?關鍵在賦稅而非年金

處理世代不均是政府的責任,當社會貧富差距越大,世代就形成對立不正義!根本是國家沒有做好重新分配的手段,導致相互對立的共貧結構。因此,政府應該先解決我國賦稅制度公平正義問題,再來透過充分溝通解決年金制度公平問題。

真不該用財政、年金破產或世代不均發動迫使年金改革。這樣最後淪為民粹式對立,因為根本在我國賦稅制度有問題。OECD於2015年發布的《政府綜覽》(Government at a Glance 2015)一書,即對OECD國家的財政收支現況進行了調查與說明。

OECD各國在2013年的政府歲出規模占GDP的比例平均為41.9%。相形之下,我國近十年各級政府歲出占GDP比例平均為17.82%,2015年則是16.6%。在2013年,OECD各級政府歲入規模占GDP的比例平均為37.7%,相較之下,我國近十年各級政府歲入占GDP的比例卻只是16.09%,2015年也只有15.1%。換句話說,政府無法有效透過賦稅機制擴大稅基解決預算赤字,更不要談怎有效做重新分配,導致貧富差距結構世代不均的問題。

已有研究者王瑞夆建議:「透過賦稅制度的合理化與健全化來增加政府歲入,再透過政府的歲出來進行社會重分配,將更多的財政資源溢注到年金系統中,才能使軍公教勞農與一般國民能享有更好的退休養老待遇。」

最後,當說一個謊就必須花更大力氣來圓謊是自古不便的硬道理。年金為了獲致改革正當性與議題發酵,政府已成為資料加工廠,大玩文字與數學遊戲,就政策問題上毫無解決問題的實力,這就是改革至今最讓人詬病之所在。

*作者為臺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博士候選


相關報導
年金改革草案將排審 王定宇:雙方都滿意的版本,要到火星去找
弘安觀點:只有政治算計的年金改革 付委審查只會升高抗爭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