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是2300萬人的生計重要?還是蚊子館重要?

李昭憲
風傳媒

去年8月15日高雄市區大停電,造成市區多座紅綠燈號誌異常,高雄輕軌為了安全起見,晚間6點38分宣布全面停駛至當日營運時間結束,影響人數約600人,有沒有看錯,600人?高雄輕軌第一階段建造經費165億元,第二階段建造經費1839.63億元,這無比龐大的大錢坑,在輕軌開始收費後,每月的營運人數更降至只有六,七千人次,平均每日約200人搭乘,就算是在寒假傳統過年期間,當月營運人數也才1.4萬人。

行政院推出 8 年 8800 億特別預算的前瞻基礎建設,「軌道建設」總計有 38 項,光是軌道建設經費就高達 9558 億元,2017年4月份行政院網站上公佈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報告書中寫明,前瞻計畫的總金額其實不是 8800 億元,而是接近 1.5 兆新台幣,這無比的大錢坑,竟然沒有比2300萬人的生計重要?勞保基金破產、退撫基金破產,關係到一千萬家庭成員的生活,影響2300萬人的生計,這絕對是國家安全的問題,但是,蔡政府似乎一點也不急?蔡政府想到的辦法就只是多繳、少領、延後退,甚至砍了5%軍公教人員的退休俸後,蔡英文政府就可以大肆宣傳,且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只有她敢改革,改革已成功。」等一等,蔡總統,還有95%還沒處理,這樣也可以說改革已成功嗎?

解決全國軍公教勞基金破產問題,絕對不是只有多繳、少領、延後退這個辦法,有擔當的政府,應該挺身而出,做到真正「由政府負最後支付保證責任」而不是只要有給退休金就好,所以可以不斷往下砍,最後只付5000元,就算是盡到【最後支付責任】嗎??因為,不管勞工的退休基金或是軍公教的退輔基金,其基金金錢的運作,都是由政府操作,都是在為政權服務,廣大的勞動群眾在基金大賺的時候,沒有多領一毛錢,現在政府把基金完賠,制度是你訂的,金錢也是你在掌控,實在不應該是把責任推給全國勞工,這也是有為政府的誠信問題。

我們建議及解決方法,省下前瞻的錢,前二年各先挹注2000億到基金,之後每一年挹注500億,以彌補政府歷年基金虧損及不足平均預定目標7%的基金操作利潤,詳細的內容,有宏觀遠見的政治團體,應該努力研究前期應挹注資金數額到底至少要多少才可能度過危機?但這只是治標的方法,還要有治本的方法才能永續基金的經營,在挹注金錢填補不足額基金法定利潤後,還須提升基金操作的績效,把政府基金如同私校基金經營模式,政府只當監督裁判的角色,評選民間基金投資專家來管理政府基金,讓軍公教勞的退休基金的利潤達到國際標準的7%以上,以治標及治本的方式雙管齊下,絕對不是多繳、少領、延後退這種無差別砍人的辦法,真正達到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的大道之行。

軍公教勞的退休基金過去是人謀不臧,不但沒有專業操作人員,還經常為政府護盤,才會造成基金經營績效不佳,北學產和全教產新北工會公開提出四大要求:

  • 要求改變退撫基金運作模式,財團法人化,由繳費關係人組成管理會去敦聘專家。政府只負責監督,不能介入操作,更嚴禁任何相關官員指示要求或進行護盤,擺脫人為不法操作。

  • 每年評估績效,未達績效,團隊必須汰換。

  • 要求追查過去20幾年惡意掏空退撫基金的政客、財團,及基金操作人員是否有弊端。

  • 過去20幾年的政策護盤虧損或基金的任何不足之數,應由國庫負責撥補。

呼籲政府用負責任的態度,認真看待這個問題,而不是用鬥爭分化百姓的方式,遂行自私的政治目的。(推薦閱讀:謝青龍觀點:軍公教年金新制終結私校門神

*作者為臺北市學校教育產業工會退休部主任

相關報導
張光球觀點:台灣的中產階級哪裡去了
周勇夫觀點:蔡記年改,鱷魚眼淚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