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疫情蔓延時的差別待遇

黃隆秀
風傳媒

當朋友告訴我說陸生回台得面臨十四天的集中監測管理時,我首先想到的是納粹的集中營。

這次經歷了新冠狀病毒的社會公共衛生的危機之間,在中國大陸的各大學校發出了延後開學的通知。做為北京大學的台灣學生除了面臨返校的延遲之外,並不會因為回到北京而遭遇需要隔離集中管理的狀況,則在此時台灣的大陸學生的返台遭遇則是全然不同的狀況。

在往返北京的期間,依照規定我只需自我觀察14天,同樣往返兩岸的在台陸生卻面臨了要集中營式管理的處境。

這種因為區域身分而形成的差別待遇並不是第一次發生,而是在這次的疫情的發生後被凸顯出來,然而並沒有證據顯示在台大陸人會比在陸台灣人更容易感染新冠狀病毒的可能,也沒有證據表明病毒傳染的路徑是只要跨越一條台灣海峽的區域線就會變得比較容易得病,也就是說,在疫情蔓延的時期,只要是存活健康的人都是抗疾共同體,抗疾不該分國界也不該分你我,但這裡首先出現了差別待遇。

20200202-新北市長侯友宜2日視察武漢肺炎防疫專責分隊,現場演練將病患送醫之流程。(盧逸峰攝)
20200202-新北市長侯友宜2日視察武漢肺炎防疫專責分隊,現場演練將病患送醫之流程。(盧逸峰攝)

新北市長侯友宜2日視察武漢肺炎防疫專責分隊,現場演練將病患送醫之流程。(盧逸峰攝)

疾病標籤與精神傷害

疾病所造成的恐慌效應不僅僅使得人人提心吊膽自我防備,在媒體的報導底下再次強化了對岸「危險」、「可怖」、「災區」的印象。事實上新冠狀病毒爆發之後,除了武漢做為主要疫區之外,有些省分的感染率甚至比台灣還要低。憑什麼台灣將不同省份的學生看成單一的「從中國大陸來台」的陸生?這是首先教育部在發布緊急命令時完全不合理的舉措。學校提供單人隔離宿舍的方式在這個人人自防的時期就比較合理嗎?或許這也並不是防疫的有理作法?若不是歸台的台商、台生持有台灣身分,那是不是也應該比照辦理呢?為何在這個層次上卻放寬了台灣身分的權益,則教育部在缺乏充分討論的情況下不只是扼殺了陸生的受教權,是否考量到過這樣的舉措在疫情過後可能造成的是陸生不願再來台唸書?因為疫情而形成的集體的精神傷害又如何彌補?但在目前為止幾乎少見媒體討論到這樣深層的問題。

爭取一致性待遇

做為在北京唸書的台灣學生,我也有許多朋友是來自中國大陸在台灣唸書的朋友,然而教育部頒布的14天集中營式的隔離管理,很有可能讓我在短時間內無法與他們見面,甚至不僅僅是不能見面的問題,而是。從樂生療養院的案例來看,這些被隔離的陸生很難不被貼上「帶病體」的標籤,而集中式管理除了讓人想到農場式的集中管理以外再來就是監獄的狀況。又怎麼可能保障每一位陸生個人的生命權利?原先的防疫漏洞的成本只要特定加諸在陸生身上就不構成條件了嗎?在疫情蔓延的時刻,陸生權益卻成為了中央政府的犧牲品,在未經充分討論下頒布的命令也使得我得和朋友無情的分開,這不僅僅是有情無情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怎麼看待防疫這件事情,防疫為何又將外來人口貼上標籤,以疾病的污名化標前來逃避疫情的蔓延。

然而我並不希望我的朋友因為一回到台灣就面臨集中監測管理的處境,他們有能力自主管理,台灣政府也沒有權力將他們與台灣社會隔離。我要求教育部及疾管署糾正差別待遇的集中監測管理措施,應該比照台生、港澳生的待遇,自我健康觀察14天即可。

*作者為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研究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黃維幸觀點:賴清德的歷史時刻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為什麼台灣人特別想當日本人和美國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