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美麗島的囚徒困境

Richard Saunders
風傳媒

選後的台灣似乎面臨一個分裂的社會,各種媒體上對於這次選舉的定義莫衷一是,舉凡:青年和中老年的理念之爭/友中與友美之爭/趨統與趨獨之爭。但不管任何之後,我們都應該驕傲,台灣的選舉總是讓政權和平轉移並沒有任何武力爭端展生,選民們都尊重民主制度。然而經過這次選舉我們不禁想問,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場選舉?

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係指個體的理性會導致整體的不理性,假設同時有兩個囚犯被分開監禁,而執法者因為沒有足夠罪證起訴,於是將此兩囚犯分開監禁,並同時給予他們下面這三種選擇:

其中一人認罪並指控對方犯罪,而另一方保持沉默,則指控方無罪釋放而沉默方監禁10年。兩人都保持沉默則彼此皆無罪釋放。若兩人都互相檢舉,則彼此都各服刑10年。

一方囚徒因為不能和另一方合作溝通,導致資訊不對稱,而為了怕另外一方做出報應的行為,兩造雙方皆會傾向選擇對個體最理性的結果(奈許均衡),反而無法造成雙方個別利益的最大化(柏雷托最適)。

囚徒美麗島:

以囚徒困境來分析此次大選,兩黨政治下被分化的台灣選民,(依民調,選舉得票率策略上只有蔡英文以及韓國瑜兩方做選擇),就如同被分別困在兩方的囚徒們,因為各自對自身理念的支持,都亟欲達到對於自身利益理性上最適的結果而進一步去選擇候選人。

舉例而言:蔡英文的支持者多半是年輕族群、懼怕韓國瑜上任台灣變成香港、與美關係實質上升、肯定蔡英文這四年政績,且極度不信任韓國瑜並認為他是騙子;韓國瑜的支持者則多半是中老年族群、肯認其不同於傳統的老藍男、跳脫既有的框架、並唾棄蔡英文過去四年執政不利、個人利益受損(如軍公教)、斷交頻傳並指控蔡英文操縱芒果乾(亡國感),並多半以綠色恐怖指控反滲透法的強行通過造成寒蟬效應。

無形之中製造了台灣內部的衝突(大中華的想像共同體VS台灣民族主義/ 親美vs親中/ 老年人vs年輕人/ 進步vs反動)而分裂成不同的族群,並匯集而成兩派隊伍。彼此互相給彼此貼上標籤,建立了厚厚的同溫層,一聽到異溫層的聲音便開始標籤化對方(鋼鐵韓粉vs涉世未深被洗腦的年輕人),不知不覺產生了嚴重的知覺差異,無法做出有效的對話與框架,最後彼此放棄溝通,各自在各自築起的同溫層裡奮鬥並自認為是理性的選民,亦或是囚籠內的囚徒。

20200119-總統蔡英文、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今(19)日南下高雄,出席參加高屏選舉團隊感恩餐會。(蔡英文高雄競總提供)
20200119-總統蔡英文、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今(19)日南下高雄,出席參加高屏選舉團隊感恩餐會。(蔡英文高雄競總提供)

總統蔡英文高票連任,靠得是年輕人討厭甚至恐懼韓國瑜。(蔡英文高雄競總提供)

沒有人是贏家:

筆者認為在本次大選的賽局,沒有人是贏家,雙方陣營的確都用盡了洪荒之力,紛紛final call,竭盡所能地把這個賽局推向了零和的極致:蔡陣營的反中牌和韓陣營的民調蓋牌都累積了不容小覷的民意。確實,我們來到了賽局內個體的奈許均衡。

但,又有誰贏了呢?民進黨總統得票率雖然爆炸性的上升,但立委席卻掉了七席。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雖然敗北,但總得票數相較2016不僅多了171萬票,立委席次更是硬生生地多了三席。

民進黨沒有贏,國民黨沒有贏,台灣人民更沒有贏,更遺憾的是,我們都輸了,社會無比的分裂,政治失和造成了多少同溫層彼此互相取暖卻不願意一起溝通。多的是因為恐懼而投,因為仇恨而投,因為囿於囚徒困境只能分裂投票而不得不投。吾人本可一同攜手前進的帕雷托最適成為天方夜譚,沒有人是贏家。值得思考的點是,如果台灣人民都是囚徒,誰是背後的執法者?誰又從中獲利了?

結論: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

如果可以,多麼希望台灣人民可以一同建構出屬於自己的民族主義,建立一種普遍性的台灣共識甚至是全意志,由此就不用有這麼多的賽局了。但在我們做到建構出一種屬於全台的共識之前,賽局內的你我就應該盡力彼此搭起堅固的溝通橋樑,一同去除名為同溫層,隔絕你我的囚徒圍牆,盡可能地邁向帕雷托最適,並不割蓆地團結合作,思考背後的執法者為何人。

畢竟,賽局不能用膝蓋走路,賽局也不能自己去跟老闆說,但台灣人民們,沒有人是局外人。,賽局外的人。

*作者為大學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吳佩蓉觀點:2020 三張選票透露的心事─以高雄選民的巧妙布局為例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當不成英雄變狗熊,韓國瑜的兩個選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