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變調的大學迎新活動

江培群
風傳媒

大學開學至今約一個月,除了學校迎接新鮮人的報到,大二、三的學長姐也熱烈的歡迎新血輪的加入,許多傳統的迎新活動也趁中秋節至國慶日的連假展開。這原本是學長姐的好意,犧牲暑假精心籌備,希望能讓新生早些融入新生活,但近年來卻也出現不少的爭議。

從去年上新聞的景文科大、海大、龍華、虎尾科大到今年的中原大學的的迎新事件,都有新生受不了活動過程太鹹濕而出面爆料,然而這僅僅是冰山一角,沒有上新聞版面的事件更多。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偶發事件,但我們仔細去了解就可以知道,這些活動內容已玩過多年,發生的學校遍及北、中、南各大學,受不了活動內容而爆料者男、女生皆有,有學測須72級分以上才可能考上的學系也不能倖免,如此全面的擴及各大學及學系,不免令人憂慮這群尚未踏入社會的大學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玩什麼,特別是已經發生有學弟妹針對活動主辦的學長姐提出妨害自由、妨害秘密的告訴。

大學的迎新活動大多有其傳統,由大二、三的學長姐籌備,其活動幾乎延續著多年來學長姐留下來的經驗及內容;即使少數有心想修正或更改活動的人,就必須承受來自『傳統』的壓力及被列入系邊(系上的邊緣人)的風險,況且有心不等同於有能力,如何籌劃新的活動是需要成熟的經驗。仔細看看這些活動內容可以輕易了解到,這些活動幾乎是源自於救國團時代的團康活動及闖關遊戲,加上歷屆學長姐的「創意」,而接續者為求活動的精彩更是加料(又鹹又濕),終究成為現況;所以變調的活動也不能全然苛責於當次的主辦人。

然而若不思修正現行的活動內容,將會有更多的活動受害者出現,最終危及迎新活動的美意。在事件發生時,許多人習於把責任推給爆料者,揪出來批鬥一番,而爆料者甚至「被道歉」,所以多數對活動感到不舒服的新鮮人會選擇隱忍不發,久而久之對系上失去向心力,這絕非辦迎新活動的初衷,最終更可能使主辦者受害。面對活動修正的必要性,先要探究辦迎新活動的初衷,而非單純只因迎新活動是傳統;也要「傳統」能放手,讓主辦者能有創意與創新;再則學習如何創新活動內容,或許將部分活動交給專業者帶領也是個選擇。

作者說,迎新活動幾乎是源自於救國團時代的團康及闖關,加上歷屆學長姐的「創意」,而接續者為求活動的精彩更是加料,終究成為現況。圖為救國團營隊活動。(資料照,救國團提供)

在救國團時代,帶領團康活動者均有經過嚴謹訓練與多輪的淘汰制,這些合格者則授予榮譽標章,當這些人回到各個學校、系所時則成為種子,又帶領出一批活動設計與帶領者。現今,則有許多企業為培養員工具有領導力、團隊能力或為激勵、探索、情緒管理等目的,會委託專業設計室內、外多項課程;經由專業者帶領,讓參與者可以有尊嚴、安全的完成一項項任務,並從中學習技能或自我省思。當活動帶領已走向專業化時,由系所學長姐匆促披掛上陣,帶領團康活動及闖關遊戲就顯得有些侷促,何不讓專業的來?經由與專業者討論,從目標設定、活動設計、安排到進行,直接交由專業上場,學長姐再從旁學習,等經驗成熟再傳承(非傳統)給學弟妹,方能走出傳統活動的困境。

大學生一向對威權與傳統具有批判性,但一旦陷入學長姊交辦的傳統活動時,就不容易從中脫離,並以高階視角來省思。為何會如此?是「學長姐」較威權與傳統具有約束力,還是終究缺乏脫離傳統的能力,只能一再複製活動內容,陷學校、系所與自己於險境。若是前者,則需學長姐的放手;若是後者,則須再學習,短時間內可先交由專業負責。

改變迎新活動內容的時候已經到了﹗

*作者為中正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博士生


相關報導
觀點投書:大專開學了,脫序「淫新」莫重演!
謝青龍觀點:台灣通識與哲學教育的結構困境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