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0日世界青蛙日:談課堂上的青蛙安樂死

政事觀察站
(圖片來源: <a href="https://pixabay.com/zh/%E9%9D%92%E8%9B%99-%E6%B0%B4%E8%9B%99-%E8%9B%99%E6%B1%A0-%E4%B8%A4%E6%A0%96%E5%8A%A8%E7%89%A9-%E7%94%9F%E7%89%A9-%E5%8A%A8%E7%89%A9-%E7%BB%BF%E8%89%B2%E7%9A%84%E5%B0%8F%E9%9D%92%E8%9B%99-%E5%9D%90%E5%9C%A8-2240729/" rel="nofollow noopener" target="_blank" data-ylk="slk:pixabay.com" class="link rapid-noclick-resp">pixabay.com</a>)
(圖片來源: pixabay.com

作者:賴亦德(東芬蘭大學生物博士,現為自由研究員

320日剛過不久,大家可能不知道這個日子,正巧是National Aquarium組織在2014年提出來的「世界青蛙日」。趁著這個以動物為主題的節日,我想來談談青蛙在常民生活中,除了池塘鼓譟和三杯、清燉之外,可能最為人所熟悉的樣貌:課堂教學用的實驗動物。

 

(圖片來源:pixabay.com

一直以來,青蛙在課堂的解剖教學上就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早在十八世紀中葉,熱愛兩生類的奧地利畫家兼學者奧古斯都··盧森霍夫(August Johann Rösel von Rosenhof,1705-1759)就出版了Historia naturalis Ranarum nostratium一書,其中詳細描繪了蛙類的骨骼、內臟、神經與血管。數十年後,伽凡尼(Luigi Galvani,1737-1798)也在其著名的「電對肌肉運動效果的評論」研究中,使用解剖的青蛙肢體。

1920年代以降,青蛙解剖在美國的教育界漸漸變得比較盛行,或許台灣也是從美國學到了這一套的教育內容,因此多年來,青蛙解剖一直都是台灣的生物實驗課的重要單元,一般大眾甚至將生物實驗和青蛙解剖直接連結在一起,彷彿生物實驗課程中沒有做青蛙解剖或某種動物解剖就缺了什麼一樣。

不過,近年來因為動物福利和動物倫理的觀念興起,在課堂上解剖青蛙做為學習單元的必要性,已經開始受到檢視與質疑,因此台灣教育現場中的青蛙解剖實驗,也早已從國中生物課程中去除;而高中生物課程中,也已經變成教師自由選擇是否進行,且不列入評量的選作實驗。然而,雖然青蛙解剖已在高中生物課程中變成選作實驗單元,但在諸多第三類組大學科系中,卻還是非常基礎且常見的實驗單元。

動物活體解剖,勿置學生於不義

由於台灣沒有專門供應生物實驗教材的公司,所以用於解剖的青蛙幾乎都是從市場上買來的食用牛蛙或虎皮蛙,既然買來的幾乎都是活生生的個體,就會需要把青蛙安樂死才能解剖。

幾十年來,我們在課堂上都使用乙醚將青蛙麻醉致死,但早在十多年前,乙醚就因為麻醉過程中造成動物痛苦等種種缺點,已被排除在動物安樂死的藥物之外[1]。可惜的是,台灣有好些高中生物老師、大學助教或教授,乃至於有些高中生物課本或大學實驗手冊,到現在都還沒有更新資訊,依然使用過時的乙醚致死方式,將青蛙甚至其他教學用實驗動物不安樂的犧牲。

除了過時且不安樂的乙醚致死之外,腦脊髓穿刺法大概是將青蛙安樂死最常見的方法了。不過,腦脊髓穿刺法是一門技術,而技術需要練習,因此恐怕只有少數經驗十足且經常溫習技術的教師、助教和教授有十足的把握,而從來沒有學習過的學生,基本上不太可能看了教學影片或教師示範之後就能精熟此一技術。

照理說,學生應該在觀看腦脊髓穿刺法示範之後,還要以青蛙屍體進行多次穿刺練習並且通過考核,才能夠真正對青蛙活體進行腦脊髓穿刺,以保證整個過程足夠迅速、正確且安樂。可惜的是,台灣還有不少教師、助教或教授依然故我,只有一次影片或真人示範,而沒有提供練習的機會,就讓學生直接在活蛙上操作腦脊髓穿刺,這種粗糙的做法不僅罔顧動物福利,也置學生於不義。

但話說回來,如果不該用乙醚讓青蛙致死,教師、助教或教授又因為種種原因無法使用腦脊髓穿刺法將青蛙安樂死,還有什麼藥品可以簡便、迅速且大量的將青蛙安樂死以供解剖教學之用呢?

幾種將青蛙麻醉致死的方法比較

這幾年來,開始有人以苯氧基乙醇(又名玫瑰醚)取代乙醚,將青蛙麻醉致死再用於解剖教學上。例如五年前的康熹版高中生物課本青蛙解剖單元中,就以苯氧基乙醇將青蛙麻醉致死;北部某醫學大學的生物實驗課,也是以苯氧基乙醇將青蛙麻醉致死。

然而,根據我自己的實驗,苯氧基乙醇和丁香油這樣的溶劑或精油,雖然對青蛙具有良好的麻醉效果,但是青蛙在麻醉過量致死的過程中,會有一段劇烈的掙扎時間,這就表示青蛙麻醉到死亡的過程中出現了強烈的不適,因此其實並不安樂。

2013年版的美國獸醫學會安樂死規範中也提及,苯氧基乙醇和丁香油這一類的麻醉藥屬於肌肉神經阻斷劑,因此青蛙在浸泡上述溶液並麻醉致死的過程中,中樞神經還沒有失去活性之前就會發生呼吸衰竭,因此遭受無法呼吸的窒息痛苦。所以,即使苯氧基乙醇和丁香油都是便宜又容易購買的藥品,對人體也沒有危害,用在青蛙身上也的確可以麻醉過量致死,但是既然過程中其實會讓青蛙感到痛苦,就不應該這樣使用。

不過,苯氧基乙醇和丁香油雖然不能用來將青蛙安樂死,些許劑量卻可以將青蛙徹底麻醉。因此我建議,如果要將青蛙安樂死,可先以苯氧基乙醇或丁香油將青蛙麻醉(丁香油的麻醉劑量參考[2]),然後再以腦脊髓穿刺法將青蛙安樂死。這樣的做法,不但可以讓腦脊髓穿刺的過程更加順利,也保證了穿刺過程中青蛙不會受到皮肉痛苦,更讓腦脊髓穿刺的操作者可以放心慢慢進行不至於心急出錯,而且也符合了最新的獸醫安樂死規範的建議──進行腦脊髓穿刺前應該要將青蛙麻醉。如果不熟悉腦脊髓穿刺,那麼另一個辦法是用這兩種藥物將青蛙麻醉,再將青蛙放入冷凍庫徹底凍成冰棒致死。

根據2016年澳洲學者在海蟾蜍身上的研究,這種熱帶兩棲類在冷藏8小時之後中樞和週邊神經都會失去活性,這時再把海蟾蜍拿去冷凍12小時徹底凍成冰棒致死,應該是個沒有任何痛苦的安樂死方法。因此,將青蛙(牛蛙或虎皮蛙)以苯氧基乙醇或丁香油麻醉以後再送進冷凍庫,或者是先冷藏8小時再冷凍12小時,對青蛙而言可能都是足夠安樂的做法,但是這兩種方法目前並不在安樂死規範中,使用上還請自己斟酌。

解剖教學,未必需要犧牲活體動物

最後我想說的是,其實解剖教學需要的是動物屍體,而不是「剛死去的」動物。就像醫學院的人體解剖課,使用的是自願捐贈的大體,而不是將活人殺死當作教材,生物課上的解剖教學也可以使用因故而死的動物屍體,而不需要將活體動物弄死來解剖。我衷心希望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不再為了怎麼把解剖教學用的青蛙犧牲而苦惱。

 

[1] 執迷不悟,乙醚之誤:生物實驗用乙醚錯了嗎?
[2] 關於脊椎動物解剖實驗:丁香油(與苯氧基乙醇)對牛蛙的致死與麻醉效果

動物當代思潮」,跨域討論各項動物保護議題,並與國外經驗相互檢證反省,期使台灣「動物保護學」能持續成熟茁壯。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台獨民眾蒸發了200萬?
藍綠決戰中台灣的變數:小英、空汙與老胡
每一份工作都「降薪跳槽」 39歲當上總經理
乾淨煤 沒乾淨
厭世姬自我犧牲 打臉中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