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孤兒1】酒店陳喬恩 守工地當保全求生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從彰化北上的Maple是台北林森北路一家禮服酒店小姐,靠勤奮坐檯把債還完。她雖後悔到台北、想脫離八大,卻又希望能再上班存錢。
從彰化北上的Maple是台北林森北路一家禮服酒店小姐,靠勤奮坐檯把債還完。她雖後悔到台北、想脫離八大,卻又希望能再上班存錢。

10月6日,上千名酒店從業人員,不懼有色眼光走上街頭,捍衛工作權。這是疫情爆發以來,八大行業發動抗爭,規模最大的一次。壓倒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宣布八大行業有條件解封,但獨漏酒店、舞廳,北市特殊娛樂工會估計,停業至今光台北市酒店產業就蒸發超過50億元產值。而這群解封孤兒大多也已經5個多月沒有收入。「好像當我們不存在…」一名酒店資深經理激動地說。

網友對八大行業爭取工作權無情地嘲諷。面對長期被歧視,這些酒店從業人員早已不在乎,但他們真的不願意去找別的工作嗎?本刊採訪了3個本來在酒店上班,為了維生都已被迫轉業、現形於白天的年輕人。「以前都曬月亮,現在有機會曬太陽…」年輕人沒有太多怨恨,接受了自己的人生。

一頭染金的短髮,Maple穿著保全制服站在工地門口指揮交通。一輛大車從她身邊駛過,揚起塵土,她碎碎念道:「這不是最危險的,我們還要輪流去開、關每層樓的風扇,有時候甚至要爬過一些鋼筋水泥。」 Maple並不覺得這份工作辛苦,只是薪水有點少,「工作12小時,月薪2萬8千元,月休4天。」她說之前在酒店上班時數更長,她都是中午就去,一直做到隔天早上6、7點。「曾經一天拚到70幾節!」她規定自己每個禮拜要賺3萬元。

酒店停業,Maple轉當保全3個月,她覺得保全不辛苦,只是薪水少很多。
酒店停業,Maple轉當保全3個月,她覺得保全不辛苦,只是薪水少很多。

Maple是林森北路禮服酒店小姐,今年5月15日酒店再度被勒令停業,她原以為最多像去年,停業1、2個月就會復業。「我等到第3個月,已經沒有錢繳房租了,領過一次紓困2萬元,也都用完了。」她退了原來租金較貴的套房,改租8千5百元的,又跟經紀公司借了二次錢,「不想再借了,趕快開始找工作。人家說保全很缺人,馬上就可以上工。」據她所知,酒店小姐裡,不只她一個在當保全。

快滿30歲的Maple,3年前從彰化北上,高職畢業的她,在老家做過便當店、超商店員,後來在工廠上班。她有上進心,想多賺點錢改善家境,卻也因此陷入泥沼。

 10月6日有上千酒店從業人員走上街頭,捍衛工作權。
10月6日有上千酒店從業人員走上街頭,捍衛工作權。

「我想學英文,看能不能找好一點的工作,有人推銷我買那種圖像背英文單字的教材,電話中他沒講清楚價錢,簽了才知道要8萬多元,每個月分期付款繳5千元給銀行。」她當時在工廠做二休二、月薪1萬5千元,多一筆開銷負擔很重,本來就嚮往台北生活的她,缺錢後就更有理由北上。「人家說台北的工廠薪水比較好。」 到了台北,先住網友家,她想找工廠上班,「但都在新莊,我沒有機車很難去。」她看到網上有酒店經紀寫「高薪不是夢」,馬上去面試,「工作內容寫『桌邊服務』,其實都要坐檯才賺得到錢。」

Maple現在改租便宜的小套房,狹小空間裡,只有她領養的流浪貓跟酒店小姐都會供養的古曼童娃娃陪伴。
Maple現在改租便宜的小套房,狹小空間裡,只有她領養的流浪貓跟酒店小姐都會供養的古曼童娃娃陪伴。

27歲入行做酒店小姐,以為可以好好賺錢,經紀人說之後薪水要入帳,跟她要了存摺,結果被拿去當詐騙的人頭帳戶。受害人報警,只找她一人扛。「查到的戶頭就是我的,法官只問我一句你要被關還是要賠錢。」她還沒賺到錢就揹了20多萬元的債。

最絕望的時候,Maple說她一人坐捷運去淡水,想要跳海。「那陣子都有吃抗憂鬱的藥,家人收到傳票知道我出事,也一直打電話關心我,那天也是我爸一句『難道要我白髮人送黑髮人。』才把我拉回來。」

在同行介紹下,Maple換了新的經紀公司,重新振作,「這邊的大班姐姐很關心我,教我要存錢,不要胡思亂想。」她身上多了些酷酷的刺青,似乎是脆弱後讓自己堅強的標記,也變得較中性、改交女友。「我跟男客人交往,他們雖然感情會騙我,但也會照顧我。我跟酒店小姐交往,她們不但騙我,還都不上班了,生活費全靠我一個人拚命坐檯。」

戴假髮、化濃妝上班的Maple,坐檯時會收斂中性的舉止。(Maple提供)
戴假髮、化濃妝上班的Maple,坐檯時會收斂中性的舉止。(Maple提供)

她都戴著紅色假髮到髮廊,花5百元讓專人妝髮,半小時後她就從男仔樣變成酒店裡的陳喬恩。她逼自己學唱歌、喝酒,該ㄋㄞ的時候ㄋㄞ一下。「戀愛客來的時候,我就唱張韶涵的歌;不想喝太多酒,我就說肚子餓,有些客人就會框到底,帶我去吃飯。」我們請Maple示範一下交際手腕,她伸出指頭,「你看我的手指好空喔!」有的客人就會送金戒指給她。

Maple是非常勤奮的酒店小姐,她不怕喝,只怕賺不到錢還債。「看檯最辛酸,一個包廂有時候要走3、4遍,好不容易被選到,進去坐5分鐘也有可能又被趕出來。」但是有去上班就有機會,她盡量拚節數。

在酒店工作2年多,她已把大部分債還完,「剩下英文教材的分期付款還有跟經紀公司借的錢。」只是酒店停業讓她又陷入困頓,Maple說,她很後悔來台北,如果不來台北,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

Maple脖子上仍掛著泰國佛牌,她說之前有問佛牌,酒店何時能復業,「祂說愛莫能助。」
Maple脖子上仍掛著泰國佛牌,她說之前有問佛牌,酒店何時能復業,「祂說愛莫能助。」

當保全第3個月,Maple已經習慣,「最大不同是以前很香,現在全身汗臭。」她想脫離八大行業卻又希望酒店能趕快復業、好回去上班存錢,「我有餐飲丙級證照,我希望存到錢能回彰化開便當店,若能幫家人買個房子就更好了。」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鏡週刊報導
【解封孤兒2】酒店幹部做粗工養妻小 白皙皮膚變黑炭
【解封孤兒3】從一而終死守八大 為生計做外送
【群店救艋舺番外篇】街友排隊 不搶物資只為幫忙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