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抱回諾貝爾和平獎一周年,衣索比亞總理阿比真的名副其實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衣索比亞過去由人口佔少數的提格雷族執政,人口佔多數的奧羅莫族反被壓迫,使得國家頻臨崩潰,但屬於奧羅莫族的阿比2018年選上總理,上任後力推改革,並與鄰國厄利垂亞和解,甚至斡旋區域爭端,2019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不過這似乎未讓衣索比亞更接近民主,反而使危機加劇。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當時稱,頒發和平獎給這位上任僅逾1年的年輕領導人,是因為現在正是認可與鼓勵他的重要時刻,希望能加強阿比(Abiy Ahmed)為和平、和解努力的決心,但也有批評者直言,讓阿比獲得該獎項是草率決定。

阿比承諾繼續推動改革

「(諾貝爾)委員會頒給像是衣索比亞這類正處於和平進程的情況增加,而非頒給過去的成果,這是希望鼓勵繼續前進」,奧斯陸和平研究機構(PRIO)執行長烏達爾(Henrik Urdal)告訴《華盛頓郵報》,「我認為讓阿比獲獎是最具風險的頒獎,但說是失敗則言之過早」。

《經濟學人》9月刊登阿比撰文,內容直言所承諾的改革「過去2年半面臨許多障礙,仍會堅持下去」,強調衣索比亞經歷過長時間的獨裁統治,很清楚建立和平的進程相當艱困,並寫道:「以前的心態和手法不會很容易忘記,因此安全及司法體制改革需要時間。」

奧羅莫族、提格雷族都不滿

佔衣索比亞總人口逾3成的奧羅莫族(Oromo)經歷提格雷族(Tigray)長期壓迫,終於有了同族出身的總理,情況似乎沒有獲得改善,因奧羅莫族的34歲知名歌手哈恰魯(Hachalu Hundessa)6月29日在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遭人槍擊,送醫後不治身亡,結果引發大規模示威。

阿比政府則派出安全部隊鎮壓示威,甚至切斷網路,奧羅莫族的媒體OMN創辦人賈瓦爾(Jawar Mohammed)及知名奧羅莫族政治人物貝克勒(Bekele Gerba)均被逮捕。《時代》指出,衣索比亞是個「族裔聯邦」國家,而阿比為了強化「衣索比亞認同」而淡化族裔政治,讓奧羅莫族無法擴大參政機會。

衣索比亞奧羅莫族歌手遭槍殺,美國明尼蘇達州的衣索比亞人示威(AP)
衣索比亞奧羅莫族歌手遭槍殺,美國明尼蘇達州的衣索比亞人示威(AP)

衣索比亞奧羅莫族歌手遭槍殺,美國明尼蘇達州的衣索比亞人示威(AP)

脫離族裔聯邦國家 諾貝爾加持有用嗎?

「包括我們在內的反對黨,對選委會失去信心」,在野的「奧羅莫聯邦議會」(OFC)主席古迪那(Merera Gudina)告訴《華盛頓郵報》,「概括而言,這段過渡時期是政治死路」。另外,受到疫情影響,原訂8月舉行的大選延至2021年,但提格雷族無視阿比政府決定,9月自行舉辦地方議會選舉。

阿比政府稱提格雷族的選舉「非法」,不認可所組成的地方政府,且衣索比亞聯邦院7日通過決議,要求大砍提供提格雷族地方政府的經費,提格雷族高層官員回嗆,阿比政府此舉形同「宣戰」。衣索比亞人權委員會主委貝克雷(Daniel Bekele)坦言,衣索比亞政治因族裔和宗教而走向極化。

貝克雷強調,政府立法保有人權委員會的自主性和運作經費,是強化保障人權的案例之一,但執法單位武斷逮人,無法法院命令釋放嫌犯則是另一大問題,「顯然還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時代》則稱,阿比想讓衣索比亞變成世俗聯邦國家,問題在於不清楚衣索比亞人民要什麼,也不清楚阿比能否藉由民主達成目標。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這根本不是人的生活!」新冠疫情重創國計民生,極端貧窮人口增加、脫貧夢想岌岌可危
相關報導》 水的戰爭》建大壩引爆區域爭議,「好朋友」為搶水資源鬧翻 中國會扮演非洲和事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