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戰鬥王若琳2】要做自己卻被瞧不起 王若琳嗆爸爸王治平「為何不保護我」

​唐千雅攝影協力|何姵嬅、嚴鎮坤
鏡週刊Mirror Media
出道就成名, 讓王若琳進行了反叛的辯證, 但回想起來, 那反而是最難承受、 卻又必須經歷的過程。
出道就成名, 讓王若琳進行了反叛的辯證, 但回想起來, 那反而是最難承受、 卻又必須經歷的過程。

不快樂的王若琳暫停發片,回美國念書,找到內心秩序,後來一年又一年做著她想要的音樂,「我在做《銀河的危機》那張時,我還滿明顯感受到,大家的期待跟瞧不起混合在一起的感覺,可是我還是覺得,這對我來說是正確的道路,但我感受到大家⋯」她稍停頓了一下,我說應該是那種「妳怎麼不好好唱的那種眼神吧」,她點點頭。

背對著窗光,背對著明淨的湛藍,感受陽光在背上一格一格爬著,一閃,光線耀於眼前。她說,得獎雖然不是最重要的事,但她跟經紀人都很感動。「重要的是,我做的事情,大家覺得合理。一直走自己的道路,過了一段時間後,大家會清楚,你不是在胡鬧,那是在我的世界觀裡,很給我喜悅的東西。我覺得,世界上幾乎是沒有其他東西可以給我那樣子的喜悅,不管是聽那樣子的音樂,或是可以做那樣子的音樂,都是很重要的東西。」她說得真摯、直接,像音樂打進耳與心,那麼的簡潔。

王若琳對自己想做的音樂很堅持,所愛的音樂對她而言都很珍貴,她說:「我不想過一個沒有它們的人生。」
王若琳對自己想做的音樂很堅持,所愛的音樂對她而言都很珍貴,她說:「我不想過一個沒有它們的人生。」

她強調,「所以,一開始我真的覺得有危機,好像大家要抹滅我生命裡很珍貴的、我喜愛的東西。」那不只是音樂路數、商業操作,之於王若琳,那是生存危機。

資深音樂人父親王治平多次說過以女兒為傲,但一開始發片,父女間對音樂的想法並不一樣。「對我來說,是很不舒服的過程。連哄帶騙進錄音室。那不是我,也不是我想要表達的,我甚至不鼓勵這樣的表達方式。所以當人家說他們喜歡的時候,我覺得那是一種很奇妙的諷刺。」

父女間對這件事有聊開過嗎?其實真沒有,但對王若琳來說,後來找到的感覺是理解。「發完第一張之後的2、3年,心裡累積了很多委屈,因為,我已經跟你表達說我真的很不舒服,我不願意做這件事情,我在家長陪同下簽了約,某部分來說,我覺得有些東西也不是我完全獨立做出的決定。所有人又說我必須做,因為我簽了合約。」

當然,無法假裝當年一切都完好,負傷的心情需要被療癒。「好像大家做出一個決定,一夜之間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問他『你為什麼沒有保護我?你是我的爸爸,你為什麼沒有聽懂我那麼不舒服的感覺?」可是我爸說『其實我那時候也不太記得發生了什麼事⋯』這個對話就這樣結束了。」

  • 場地提供:Switch Place

更多鏡週刊報導
【解除戰鬥王若琳3】解除戰鬥狀態 終於感覺到愛
【解除戰鬥王若琳1】翁倩玉與鄧麗君的老歌 都成了宇宙科幻風
【以後別做朋友1】想做出聽不膩的歌 周興哲靠安慰歌迷走出另一條路

更多新聞報導
娜娜想打耳洞 歐陽龍「為這原因」:不准
范瑋琪崩潰嗆網友:需要我怎樣?去死嗎?
「牛郎帝王」羅蘭認整形 以前的他長這樣
詹子晴認定8年男友 只因發生過這件事
孟耿如踩《女鬼橋》 感應過世爺爺關切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