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女董 撐起一千運將家庭

吳中傑
商業周刊

有工作是一種幸福,代表我們還有能力利他、利己。∼王冠懿

做錯事要罰抄心經四小時;賺錢要拿回家交給老婆,如果沒有,下一次公司會請他老婆親自來公司領薪水;公司有三個內規,不准抽菸、不嚼檳榔、不罵髒話;公司甚至定下不成文的底線,每個人月收入至少七萬五千元……。

一大堆規定,你可能會以為來到一家上市櫃的大型企業,其實,這是位於高雄的中華衛星大車隊(簡稱中華衛星);而立下這些規矩和福利的,是一位女頭家,管理著約一千名且多為男性的計程車司機。

成為司機口中的「董仔」,是說話輕柔、臉上總掛著和藹笑容的王冠懿,從沒想過的人生。

和一般婦女大同小異,王冠懿年輕時在職場結識先生,婚後兩人創業,做二手車買賣與維修保養。王冠懿來自公教家庭,先生卻在生意人家庭長大,兩人共事,大小爭執不斷,一次機緣,有朋友找上王冠懿,希望她能頂下計程車行。她雖是門外漢,但心想,夫妻倆在事業上各做各的,或許能減少爭端,便一口答應,成為高雄第一位沒開過計程車,就經營車行的老闆。

原只是不經意的換跑道,王冠懿卻把這條路走成了坦途,在車行後又成立衛星派遣車隊,不僅養活了一千個家庭,還改變了計程車這一行的潛規則。

用巧勁改造司機形象
內勤清一色女生,讓他們不敢說髒話

早年,計程車司機是不被社會尊重的行業,聚賭、滋事時有所聞,更因日本女大學生井口真理子、彭婉如等命案,讓司機聲望跌落谷底,當時親戚聽聞王冠懿要經營車行,「他說開計程車的都是『虎龍豹彪』(編按:台語俗諺,比喻兇惡),妳不可能有辦法做啦!」

但王冠懿認為,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而她也常跟司機們說,你們一定要先尊重自己,才會得到客人的尊重,繞路、不跳表載客等陋習都要完全戒除,才會得到社會肯定。

菸害防制法還沒上路的年代,王冠懿就在高雄首開先河,規定旗下司機有三不:不抽菸、不嚼檳榔、不罵髒話。

一個婦女,面對這麼多習慣養成多年的大男人,這有多難? 王冠懿是用巧勁做事的人。首先,她把辦公室窗戶封起來,每天開冷氣,讓司機不好意思在密閉空間抽菸;桌上隨時擺放餅乾糖果,讓司機嚼零嘴、不嚼檳榔;公司內清一色聘請女性員工,讓她有理由跟司機說:「你譙髒話,我們的小姐會不舒服。」三不政策一路從車行延續到車隊,成為中華衛星強打服務品質的基底。

車隊初期缺乏知名度,沒有客人叫車,她選擇司機做突破點,司機每趟載客後,只要沒客訴,就能領取二十元獎勵金;同時她每天更親自檢視客訴案件,輔導司機如何與客人應對,也定下嚴厲懲罰規則,藉由服務打響車隊口碑,這幾年並把留學美國的女兒和已經退休的姊姊找進公司,協助營運。

但為什麼一群陽剛的大男人,願意聽從娘子軍的指揮?因為王冠懿與其說管理,其實更像是媽媽照顧小孩一樣的對待司機。

用數據讓司機容易載客
月賺不到七萬五,還要個別輔導

計程車這一行,看天吃飯,加上長年開車總有怠惰,所以司機收入起起伏伏。

王冠懿則認為,收入不穩,心情也會隨著不穩定,對車隊管理就會是變數,要讓司機沒有後顧之憂,就要讓他們收入在社會的中等以上水準。

於是,她定下旗下司機月薪至少七萬五千元的保證,若未達標,就派專人輔導。「我們中華有一本『葵花寶典』,」在中華衛星超過十年的司機鄭祥田表示,公司會把每個排班站點每小時的成功派車數公開給司機,司機從中詳讀,便能知道什麼時間去什麼地方,最能載到客人,「我們司機一個月賺十五萬的也有耶……,現在外面的司機想進來中華,要排隊。」


但她的賞罰也分明,司機如果繞路、服務態度差,公司會暫停派客,並將司機「降級」,罰司機不能到高級住宅、飯店等叫車量較多的排班點排班。有趣的是,司機可以透過抄寫心經、做公益,折抵處罰「刑期」,她清楚:「懲處是手段,不是目的,我目的是希望駕駛朋友能發自內心把服務做好。」

甚至若司機賺了錢不養家,她會要求司機將車資繳回公司,讓太太來領取,若不從,最重處以退出車隊,「曾經有司機的太太要我不要再扣住她先生的錢,不然兩個人吵不完,我說,那這樣我不能讓妳老公再開車了,我不照顧不負責任的人。」

方方面面的規定,她的初心,都是為了讓司機的收入提升,擺脫長期以來缺乏尊嚴和自信的處境,「讓司機賺到錢,是我的責任。」

曾賠光六千萬積蓄
高雄車隊、台南回收事業,讓她如做惡夢


現在,中華衛星是高雄在地車輛數、市占率最高的計程車隊,並連續三年拿到高雄市計程車服務品質評鑑特優,左營高鐵站、高雄展覽館的計程車排班站點也都由其拿下。

但看似風光的王冠懿,其實一路走來,很多時候並不是輪到她發球,也是跟著命運角力。

她原先計畫五十五歲退休,卻在四十五歲時陸續至義守大學EMBA、澳門科技大學進修,並取得博士學位,她心想:「我讀了這麼多書,總要對社會有份貢獻,難道就這樣退休,每天談天說地嗎?」

她經朋友介紹,買下在台南回收處理工業廢液、再提煉出銅粉與硫酸等化學製品的盈昌科技,而這,正好也是她響應高雄市府政策,從傳統車行轉而成立衛星派遣車隊的同一時期。

原以為要大顯身手,沒想到卻跌入滿布荊棘的地獄。王冠懿說:「我從不知道,人生,原來可以這麼痛苦。」

台南工廠那一頭,起初她所託非人,產品做不出來,營收掛零,每個月至少燒掉五百萬,「那像惡夢一樣,我真的每天都睡不著,虧錢就算了,但如果毀約,以後我們在業界就沒機會了。」

高雄車隊這一邊,從幾乎是坐在家中數鈔票的車行,變成要替司機開拓客源、派車的衛星車隊,初期既沒乘客,也招不到司機,派遣中心內的員工只能瞪著螢幕發呆,每天晚上她從台南工廠下班後,回高雄親自帶著車隊同事到商圈、夜市發傳單到凌晨。

低潮持續了兩年,幾乎賠光她和先生數十年來的六千萬積蓄,她更忙到長出卵巢瘤。當時先生常質疑她「不缺吃、不缺喝也不缺穿,幹嘛這麼辛苦?」她坦言:「一次、兩次、三次,我也會反問自己,到底為了什麼?」

後來,堅信知識能給人勇氣
苦讀化學、跳下來管,如今攬台積電生意

兩年間,她每天開車往返台南和高雄,路上,時常到仁德交流道旁的便利商店買咖啡提神。疲累的身軀靠在車門邊啜飲咖啡,她仰頭看著天空,不斷對自己喊話:「我看著天,心想,我不相信,我的天空沒辦法是一片藍天白雲。」

王冠懿的外表柔軟,內心卻有股不服輸的剛毅。她說,知識,有時會讓人有勇氣。「我想,自己又多讀了幾年書,我一定解決得了問題。」

「她(王冠懿)很有韌性,願意主動出擊,積極創造改變,可以說是一位企業家,」和她認識逾十年的義守大學副校長李樑堅觀察。

為突破僵局,她埋頭苦讀化學,搞懂「電位差」、「阻凝劑」、「氯化亞銅」等專有名詞,親自管理工廠,並引入新的營運團隊,終於得到台積電、日月光等大廠的廢液回收合約。

車隊方面,也在她一步步建立制度後走上軌道。

四年前,她一度因為想專心於台南的事業,要將中華衛星賣給台灣大車隊,沒想到許多司機竟到她家按門鈴,要她不能放棄車隊,有大男人甚至說到掉淚,王冠懿說:「我不知道他們依賴我這麼深,如果當初知道,再好的價格都不可能放手。」她後來希望和台灣大車隊解約,目前兩造已進入司法程序,等待最高法院判決。

從單純為了累積財富而跨入計程車產業,到現在,她認為自己的使命,是讓這一千位司機有能力照顧好他們的家庭。

問王冠懿想過退休嗎?她說,自己現在的座右銘是:珍惜每一個學習與貢獻的機會,「我現在覺得,有工作是一種幸福,代表我們還有能力利他、利己,我要做到倒在桌子旁的那一天。」

●小檔案_王冠懿

1957年生。義守大學管理碩士、澳門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博士;曾任九和汽車會計。
第二人生:50歲決定成立中華衛星大車隊,現為中華衛星大車隊、盈昌科技董事長。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