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一直在燃燒─寫給全泰壹自焚50周年

鍾喬
中國時報

記憶,一直在燃燒─寫給全泰壹自焚50周年

現在,我們在這片晴朗的天空下

回溯那個著火的午後

身體,禁不住地顫動

一個工人將汽油澆向自己的胸膛

1970年,清溪川畔不尋常的日子

記憶,一直在燃燒

母親走在貧困的路上

撿拾被機器輾碎的勞動

血與汗都喚醒伊的垂首

再次,抬頭仰望

燃燒的天空下

睜亮火紅雙眼的兒子

水和火,在海底和地底

串接著各種地球存在的元素

形成留存於冰洋中的礦物

形成凝固於高溫下的礦物

這是工人全泰壹

在幽暗的深處沉埋

這是焚盡的屍骨

終而,潮喑般的嘶喊

一如礦岩,擊碎這世界

在破落的舊市場裡

成衣工廠的生產線

棉絮在空隙間蔓延肺矽症

暗影與微光交叉的窗口

雨,時間的雨,孤寂滴落

無人聞問的底層臉孔

在串燒的火苗間

看見工人反抗的身體

即是,為了愛的焚燒

而母親,始終未曾熄滅

這場焚燒的愛

後記:今年是韓國工人,人稱美麗青年--全泰壹自焚逝世50周年。這位貧苦青年從1965年到1970年期間,從街頭小販變成了服裝廠工人,工廠環境駭人聽聞,於是他購買了法律書籍,尋求政府援助,組織工會,與新聞記者交流。但情況始終沒有改善,甚而惡化…於是,他採取了最後的身體行動,以示抗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