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倫敦城中越南人

肖媛 (发自倫敦)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倫敦的一間美甲店裡,塔娜(化名) 對我介紹說:'我來英國已經7年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在布達佩斯生活了快10年。"

當我問她是否回越南探親時,她說她已經沒有家人在越南了。"雖然我先生家還有親人在越南,但我已經不回越南探親了。"

美甲店位於西倫敦鬧市區的主街上,因為美甲技術不錯,很多顧客都會專程前來。經營美甲店的老板和雇員都是越南人,雇員年齡分布不均,從20歲上下到40歲都有。恐怕對很多顧客來說,他們從未想過這些美甲師們的身份背景,畢竟, 英國社會各階層的移民都不少。尤其在倫敦這個多元化的城市裡,移民構成了勞動力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較為不同的是,倫敦美甲店的行業幾乎被越南人壟斷。

英國的簽證政策和對於外國人就業限制相對嚴格,比如從2012年開始,Tier-2 工作簽證的辦理需要達到"高技能"和至少2萬8千鎊左右的薪水條件後,雇主才能跟政府申請此工作崗位。與此同時,雇有外國雇員的公司需每年須向政府征繳額外的稅收。所以很多雇主不願意雇傭外國雇員。這一政策也間接導致了很多從事餐飲、美甲等低收入行業的人根本無法拿到工作簽證,而選擇用別的途徑留在英國。

事實上,除了美甲行業,近年來越南美食在倫敦興起,尤其是在東倫敦一帶,越南餐館比比皆是。在享受著移民為這個社會帶來好處的同時,鮮少有人關心這些移民的生活。雖然,移民和邊境安全問題一直是英國社會關注的議題,但在脫歐的大背景下,英國在政治,經濟層面大受動蕩,本國人更關心自己的就業和醫療等問題,而住在英國的其他歐洲國家公民則更擔心英國會更改政策,讓他們無法享受像從前一樣自由出行,工作和居住在英國的便利條件。

在英國國內,自從2016年的脫歐選舉以來,增加薪資和保證退休金不縮水問題一直是民眾的訴求,以高校教師為例,自去年英國高校退休金計劃改變退休金政策,導致他們每年拿到的退休金縮水不少。目前58所高校計劃集體罷工,預計會影響到超過百萬學生。

人民勞動保障福利總體的不斷下降,導致社會矛盾突出,罷工不斷,從鐵路罷工,NHS (英國全民醫療系統)罷工,到高校教師罷工。這個曾經民眾普遍享有穩定福利的社會,形態也漸漸在发生轉變。

而在遍布英國各地的美发店、餐館裡,許多勞工的處境也因為這些改變而直接或間接地受到影響。以為到英國可以賺到更多錢的移民在抵達之後才慢慢意識到,事實並非他們所想象的那樣。

"我在越南的老家,房子都是租給在越南打工的中國人的,現在我很少處理租金的事情了,因為也不常回去,(在這裡)處理起來很麻煩的,現在我都交給我爸爸在打理。"同為美甲師的淑梅(化名)用流利的中文跟我介紹起她來英國前的經歷: "因為在中國做生意,所以學了一點中文。"

淑梅是一個很開朗健談的人,她不介意跟顧客聊自己的生活經歷。但被問到她是如何看待艾塞克斯集裝箱案的時候,她的反應變成了閃爍其詞。其他的美甲師也說會看報紙上對此事的報道,對於死者們是越南籍身份感到很心痛,除此以外,就不願意做更多正面回應。在美甲店稍顯安靜的氛圍下,美甲師們對這樣的問題顯得尤其抗拒和排斥,不願意发表自己的意見。

英國人馬丁是一位在銀行工作的職員。他告訴我,他此前曾在越南生活過,在當地教過英語。他說他看到艾塞克斯集裝箱案的時候還在香港旅行。"中國政府指責是我們英國政府的問題,我覺得不太恰當。但當我知道死者的身份是越南人時,我覺得似乎這更可信一些,畢竟中國現在那麼強大,誰可能會偷渡來英國?"

"但對於死者的同情,卻並沒有因為他們國籍的變化而產生改變,我都對此感到特別傷感。" 但他也解釋到,因為他有著在亞洲生活和工作的經歷,所以能對此次发生的事情產生更強烈的同理心,但他也发現身邊很多的同事其實並不太關心這樣的新聞。

"大概看過以後就算了吧,畢竟現在新聞都被脫歐和大選主導著,如果你沒有去過越南,可能真的不會覺得這件事有多嚴重' , 馬丁接著說。

這可能代表了很多英國人,尤其是年輕人的普遍心態。在艾塞克斯集裝箱案发生後不久,因為脫歐進程問題,英國議會投票通過大選動議,民眾的視線很快就轉移到了大選的議題上。大家對於案件的關注度也漸漸淡去。留下來的,只是外界對於越南人"偷渡"的刻板印象進一步加深。

"不過我不這麼認為.", 來自河內,在英國生活了十二年的左伊(化名)說。畢業於倫敦商學院的她有一間自己的貿易公司。

"我的客戶來自世界各地,雖然近來經濟不太景氣,但基本上我認為倫敦還是充滿了商機',左伊認為很多對越南人的偏見其實並不存在,或許艾塞克斯集裝箱案只是部分越南人的生活狀態反應,但不代表是全部。

作者: 肖媛 (发自倫敦)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