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大仙寺巧遇于右任

文╱邱祖胤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文╱邱祖胤】

遊關子嶺溫泉勝地,造訪臨近古剎大仙寺,循序進了山門,來到觀音寶殿,忽見于右任字跡躍然門楹,上聯「大寺莊嚴即此是人間淨土」,下聯「仙山縹渺休再覓心外靈泉」,首字各取「大」、「仙」兩字,對仗工整,文意通俗,形體雅致,令人驚喜。

民間于右任的粉絲不少,于粉最大的樂趣,恐怕不在臨帖、追帖,也不在收藏、鑑賞,而是在穿梭大街小巷、神遊崇山峻嶺之際,巧遇他的字。

如:上「鼎泰豐」吃飯,入「行天宮」拜拜,行經圓山飯店見「劍潭勝跡」,遊善化糖廠遇「禮運大同篇」,那份驚喜之感,總教于粉津津樂道。

然而于右任的字並不「美」,他的草書總是少了些速度感,行書則缺乏狂氣,行筆間未見瀟灑飄逸,更別提張揚跋扈。然因其字之圓融兼顧、內斂藏鋒,反而更為耐看、經看,看久不致心浮氣燥,進而能悟出其寓碑於草的良苦用心。

于右任的行草,草則草矣,卻不草率,筆意相連之間,總是小心翼翼、徐徐斟酌,不厭其煩,如同教學示範。

這使我想起手邊珍藏的《于右任先生書法選萃》,附錄于右任所撰〈標準草書〉,列舉草書的寫法及識法,如何多一點少一撇的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如何增增減減卻又可視為同一字,均詳加舉例,其耐煩程度,一如其字。

我猜于右任寫草書的用意,不在成就藝術,而在教育推廣,期待後人在欣賞、描摹其字的同時,便能參透書寫草書的奧義,進而領略書法之美,及其妙不可言的哲學。

可以說,于右任的字,因為耐煩,所以耐看。

書法樂趣無窮,想到古人如何在一堆線條中,看到狂奔的蛇,徐行的蟲,或看到一陣風、一陣雨,乃至鬼哭神號,美人遲暮……,這等想像力,俱在生活中養成,信手皆書法,處處皆雅興。

可惜時代在變,硬筆取代毛筆,電腦、手機再取代硬筆,書法不在生活中久了,雅趣便難以培養。所幸于右任生前在民間留存許多墨寶,而且多半是「公共藝術」,上餐館、訪名勝、穿街走巷、優游山林得遇書法,這樣生活化的書法,其實非常于右任,于右任地下有知,應該會感到欣慰。

第11屆台積電青年書法暨篆刻大賞

活動詳情請搜尋:

活動官網:www.tsmc-calligraphy.org

Facebook:台積電青年書法暨篆刻大賞

活動專線:0928-013650

客服郵箱:service@tsmc-calligraphy.org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