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兩岸關係的現在與未來

許信良
上報

孫中山先生是中國革命的先行者,也是中華民國的締造者。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是今日兩岸的歷史連結與政治連結的樞紐。所以,在今天的「孫中山與公共事務」論壇來談兩岸關係,應該是很適宜的。

台灣現在正在進行總統大選。兩岸關係一直是台灣歷次總統大選的主要議題,2020不但不例外,甚且變本加厲。這一方面說明這個議題對台灣的特殊重要性,一方面也說明針對這個議題台灣內部至今缺乏共識。

對於特殊重要的議題缺乏內部共識,無論如何,就是國家的危機。選舉操作又往往誇大並加深了這個危機。典型的例子,就是韓國瑜的兩岸國政顧問蘇起提出的「地動山搖」和「火山爆發」論。

國安大師讓他的想像飛翔

在10月10日韓國瑜的「兩岸政策白皮書」發表會上,蘇起說,他擔心若蔡英文連任,「台灣會進入火山爆發的情況。」

更早,在10月4日「馬英九基金會」舉辦的「台灣國安問題研討會」,蘇起就提出他的「5個如果」論。他說:

如果11月24日香港選舉結果明顯對北京不利;如果明年1月11日台灣大選由蔡英文連任;如果北京研判民進黨會「長期一黨專政」;如果研判美國干涉因素重大;如果習近平台港政策失敗,且「一國兩制」嚴重受挫,面臨國內極大壓力。上述5項發生越多,兩岸「地動山搖」的可能性就越高。

他的「5個如果」,焦點其實只在「如果明年1月11日台灣大選由蔡英文連任」,其他只是陪襯。這位國師級的國安大師繼續讓他的想像飛翔,他接著說:

若兩岸發生衝突,大陸可能作為包含外交制裁、經濟制裁、威脅動武;若是後者,可能就是中美交易,大陸逼美國談判,把台灣問題變成像1984年中英談判決定香港前途一樣。就真的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了。

蘇起的這些談話,就是徹徹底底的為選舉目的操作的、意在恫嚇台灣人民的危言聳聽。這些談話所反映的思維,完完全全低估了習近平作為當今超級大國領導人應有的理性、遠見、和能力,也完完全全低估了美國對中戰略改變後美中關係以及全球形勢的不同發展。

兩岸關係本來就是非常複雜的關係!兩岸關係從來就不只是單純的兩岸雙邊關係;兩岸關係從來就是多變的國際關係的一環。

現在兩岸雙邊關係的唯一障礙,在於中國大陸根本否定中華民國:否定1949年以後中華民國在台灣繼續存在的歷史事實,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否定中華民國制定的所有法律。

是共產黨拆穿九二共識

蔡英文政府以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作為處理兩岸關係依據的兩岸政策,其實是台灣藍綠兩大政黨的共同立場。如果中國大陸不否定中華民國,就沒有任何理由拒絕接受這項政策,就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兩岸的一切交往,包括民間交往和官方交往。

把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拆穿得最徹底的,不是民進黨,而是共產黨。

中國大陸否定中華民國,也讓國民黨相異於民進黨的兩岸主張陷入困境!

在蘇起指導下完成的韓國瑜兩岸政策白皮書,提出「正港的九二共識」概念。蘇起在白皮書發表會指出,「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才是正港的九二共識。問題是:當中國大陸否定中華民國,否定一中各表,所謂「正港的九二共識」便成為空中樓閣,便成為海市蜃樓。

把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拆穿得最徹底的,不是民進黨,而是共產黨。

根據香港中評社的報導,軍方出身的前中共中央國台辦副主任王在希,在今年2月24日的一個座談會上講話,毫不客氣地指出,「多年來國民黨把『九二共識』解釋為『一中各表』,扭曲了九二共識的本來意義;如果只認同一中,不謀求統一,就不是真正的九二共識。所謂的『一中各表』嚴格意義上偏離了一個中國原則。」

在這樣的情境之下,蘇起還繼續高談「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才是正港的九二共識」,還繼續高唱以這樣的九二共識「再創兩岸和平穩定發展」:如果這不是自欺欺人,什麼才是自欺欺人?!

影響兩岸關係最重要的國際關係,當然是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中關係發生了戰略性的轉變。簡單說,美國以前把中國當作「戰略性夥伴」,現在則把中國當作「戰略性對手」。這種轉變,不是由於川普個人的好惡,而是基於美國主流政治和社會菁英的共識。換句話說,這種轉變會是長期的,持久的,不會隨著總統任期的結束而結束,也不會隨著總統個人態度的改變而改變。

美中關係正走入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說,中國作為新興霸權大國的崛起,以及這種崛起在既有霸權大國美國所引起恐懼,必定引發戰爭。

中國崛起的速度和規模,很難不引起美國的恐懼。2018年10月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說指出:「過去17年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成長9倍,搖身一變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201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約13.5兆美元,佔全球生產總值的比重是16%;而美國則約20.5兆美元,占全球比重24%。

比經濟規模更驚人的,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199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占全球生產總值的比重是1.6%;2000年是3.6%;2018年則高達16%。英國智庫「經濟與企業研究中心」最近預測,到2032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將超越美國。

去年才開打的美中局部貿易戰爭已經重創中國大陸的經濟。如果美國抑制中國崛起的戰爭全面開打,後果豈堪設想。(湯森路透)

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無異於一篇聲討中國的檄文。它對中國的敵意是方方面面的:除了經濟,還涉及科技、安全、政治、外交、軍事、宣傳、學術、宗教、人權,以及體制。

彭斯指責中國正在「挑戰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試圖改變國際秩序,以符合自身利益。」。他說,「中國目前軍事開支是亞洲其他國家的總和,北京置於首要地位的目標就是在陸海空甚至外太空削弱美軍的軍事優勢。中國希望將美國趕出西太平洋地區,並試圖阻止我們援助盟友。但是他們將會失敗。」

對於「自去年以來,中共已說服3個拉丁美洲國家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一事,他說,「這些行動威脅到台灣海峽的穩定,美利堅合眾國對此予以譴責。」對於台灣的民主,他也表示肯定,他說,「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

對於印太戰略,他說,「為了推動我們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區域願景,我們正和整個區域中與我們有著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建立更強的新連結。」

台灣正是這樣的一個國家!

為了向美國的印太盟友保證美國有確實執行印太戰略的能力,彭斯的演講對於美國如何強化軍事力量也著墨很多。他說:

我們正在使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軍事力量更為強大。今年稍早,川普總統簽署法律,讓我們的國防經費有了雷根總統時代以來最大的增長,撥款7160億美元,以加強美軍在各領域的實力。

我們正在現代化我們的核武軍火庫。我們正在部署和開發新的先進戰機和轟炸機。我們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作戰艦艇。我們對武裝部隊的投資前所未有。這包括啟動建立美國太空部隊的進程,以確保我們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繼續下去。我們已經採取行動,授權加強在網路世界的能力,打造針對我們對手的嚇阻力量。

美國其實已經著手進行抑制中國的戰爭,貿易戰只是開端。即使是貿易戰,川普也不諱言,「美中貿易戰的目標就是不讓中國繼續崛起」。

和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敵意互相輝映的,是美國國會對台灣的友誼。對於美國國會,台灣從來就是朋友,而不是籌碼。當美台關係處於谷底的1979年台美斷交當下,美國國會就不顧當時卡特總統的反對,以壓倒性多數通過「台灣關係法」,以美國的國內法保障台美關係。

最近兩年,美國國會更相繼推出一連串友台立法,以鞏固傳統的台美友誼。已經完成立法的有:「台灣旅行法」、「2019國防授權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尚待完成立法的還有「台灣再保證法案」以及最近參議院以及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無異議通過的「台北法案」。

台灣旅行法要求美國政府派遣高級官員訪問台灣,並邀請台灣高級官員訪問美國;不再把台美官方關係視為禁忌。台北法案要求美國行政部門以積極行動支持台灣與世界各國建立「正式以及非正式的外交伙伴關係。」這項法案更提到,針對損害台灣外交關係的國家,在符合美國利益下,美國可以考慮降低對其經濟或外交往來。用一句話說,台北法案的立法旨意,就是美國國會想用美國的國內法幫助台灣維持並增進外交關係。「亞洲再保證倡議法」以及「台灣再保證法案」的主旨,都是要求把台灣當作美國印太戰略的夥伴,要求美國堅守「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並定期檢討和強化台灣的防衛能力。

和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敵意互相輝映的,是美國國會對台灣的友誼。(湯森路透)

「六項保證」本來只是1982年美國雷根總統對台灣的一項政策承諾,現在也因為列入「亞洲再保證倡議法」而成為對美國政府有約束力的美國法律。這「六項保證」的最後一項,明白宣示「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

貿易戰爭已經重創中國大陸的經濟

台灣關係法本來就給予美國政府一切必要的法律依據可以維護台灣的安全。除了明白宣示「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杯葛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全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這個法案也明白規定「美國總統和美國國會將依據他們對台灣防衛需要的判斷,遵照法定程序,來決定提供上述防衛物資及服務的種類及數量。對台灣防衛需要的判斷,應包括美國軍事當局向總統及國會提供建議時的檢討報告。」

面對這樣的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的新形勢和新結構,居然還大膽預言,「若兩岸發生衝突,大陸可能作為包含外交制裁、經濟制裁、威脅動武;若是後者,可能就是中美交易,大陸逼美國談判,把台灣問題變成像1984年中英談判決定香港前途一樣。就真的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了」:以蘇起對這些問題的專業,這不是居心叵測嗎?

依據中國大陸官方10月18日公佈的統計,中國大陸今年第三季的國內生產總值比去年同期僅成長6%,創下27年來的新低。一位著名的中國大陸經濟學者甚至懷疑真實的數字應該更低!

由此可見,去年才開打的美中局部貿易戰爭已經重創中國大陸的經濟。如果美國抑制中國崛起的戰爭全面開打,後果豈堪設想!

兩個核子大國的軍事戰爭也許不致發生,但是,等同兩國綜合國力戰爭的軍備競賽卻正在進行。中國大陸也許不致於像當年的蘇聯被拖垮,但是,承受的壓力一定比美國沉重。

美中全面開打的技術戰爭和貿易戰爭,勢將使世界形成兩個互相脫鈎的技術體系和兩個互相脫鈎的貿易市場。全球化將瓦解,舊冷戰將重來!

對於中國大陸,對於全體人類,這樣的世界都將是悲慘世界,這樣的時代都將是災難時代!

中國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在全球化進程的歷史關鍵時刻,理應成為全球化的最大維護者。所以,繼續支持和推動全球化的決策是對的,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的努力是對的,不稱霸的態度也是對的。但是,做所有這些對的事,必須誠心誠意,表裏一致!

貿易戰和技術戰,傷害中國,也傷害美國。中國也是美國商品和技術的重要市場。彭斯在那篇極具震撼力的反中演講也不得不承認,「我們不希望中國的市場遭殃。事實上,我們希望他們的市場繁榮。」但是,美國不會容忍,中國以外的世界也都擔心,中國的經濟崛起帶動技術崛起,技術崛起帶動軍事崛起。

如果不稱霸,如果支持全球化,何必需要更多航空母艦,何必需要更強大的遠洋海軍?難道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真的相信它也像十九世紀侵略它的帝國主義國家一樣,需要船堅炮利來保護它的全球商業利益?

大陸必須堅持改革開放,大陸必須調整咄咄逼人的民族主義。而首先最必須調整的,就是對香港和對台灣的偏頗心態!

如果對香港和對台灣都不能尊重和包容,怎能期待別的國家和別的民族相信崛起的中國不會對他們威脅和侵犯?

如果能做這樣的調整,香港會成為困擾的問題嗎?兩岸會存在難解的問題嗎?

中國民族主義必須儘快昇華成為人類終將共同追求的全球主義。引領人類走向全球命運共同體,引領人類走向中國先哲所想望的大同世界,不是比再造漢唐盛世更崇高、更偉大、更值得驕傲的志業嗎?

我由衷地相信,在邁向這樣的志業的道路上,兩岸會攜手同行!

※本文為作者應邀在高雄「孫文南院協會」主辦的「孫中山與公共事務論壇」作主題演講,題目是:「兩岸關係的現在與未來」。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