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薌君》把餐廳弄「臭」的窘迫回憶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許薌君》把餐廳弄「臭」的窘迫回憶
許薌君》把餐廳弄「臭」的窘迫回憶

【愛傳媒許薌君專欄】看汪曾祺先生談吃的文章「五味加一味」。在酸甜苦辣鹹之外,多加的那一味是「臭味」。

對於這個味道,大概很多人都會聯想到臭豆腐。汪先生也在文章中提到:他有個同事到南京出差,由於妻子是南京人,囑附他帶一點臭豆腐干回來,這位先生千方百計,居然辦到了。臭豆腐干帶上火車,引起一車箱的人強烈抗議。

讀到此處,我彷彿聞到四處飄散的臭豆腐味。這味道曾經讓我好幾天吃中飯的時候都不敢抬頭。

事情要從電台餐廰的臭豆腐說起。

電台餐廰中午提供自助餐,幾年前,忘了什麼時候開始,老闆出了新菜─清蒸臭豆腐,久久會做一次,味道不輸知名飯店。因此,只要有這道菜,我一定點。吃了幾次,覺得美中不足的是:由於自助餐的菜都是先做好的,我們去吃飯時,臭豆腐已有些涼了,滋味自然要打些折扣。

有天中午,跟一位同事一起進餐廰,我朝最前端打菜的方向走,他卻走向近餐廳大門的微波爐,準備加熱從家中帶來的飯菜。我倏然靈機一動:對啊!把臭豆腐微波一下,可有多美味啊。

心想事成,那天居然就有臭豆腐!

點了臭豆腐,又跟老闆娘借了一個小磁盤,我端著磁盤走向微波爐。彷彿在為我即將入口的佳餚做準備,微波爐沒有人用,我興高采烈拉開門,把盤子放進去,守在旁邊,想著燙嘴的臭豆腐有多好吃。

很快,就聞到了香味,不,是臭味,加熱後的臭豆腐在發威,臭味從微波爐飄散出來。我楞楞站著,直到設定時間結束,微波爐停止轉動。這時,整間餐廳已經都瀰漫著臭豆腐的味道。

很多食客抬頭找臭味的來源,我卻是低頭吃完那頓午餐,燙嘴的臭豆腐味道如何,我完全沒有記憶,倒是餐廳裡的臭氣難以忘懷。之後幾天,去餐廳打菜,吃飯,我也總是低著頭,生怕有人認出我來,說:「快看!就是她把餐廳弄臭的!」

時光遠去,當日的窘迫已不再縈懷,想起往事,只覺得是生命中難忘的,讓人發笑的插曲。

就像人生旅途中經歷的很多事一樣。

作者為博士,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