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難民一個希望 土耳其台灣中心喵喵創意助謀生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29日電)土耳其、敘利亞邊境的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上月完工,執行長裘振宇今天說,在這座歷經炸彈自殺攻擊的苦難城市裡,沒有人願再相信任何人、更何況台灣人;工程雖僅耗時半年,但他花了3年半時間,與當地民眾建立互信與信賴。

他還以中央社特派員在施工現場攝影記錄時的「遇險事蹟」為例說,難民問題很難解決,最大挑戰是有工作才有希望,期盼中心能帶給雷市市民與難民一個希望。

中華民國政府出資在土耳其南疆哈泰省(Hatay)雷伊漢勒巿(Reyhanli)興建的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Taiwan-Reyhanli Centre for World Citizens,簡稱台灣中心),10月9日晚間舉行建築主體完工典禮,未來營運後將服務當地居民。

雷伊漢勒市距台灣數千公里之遙,難民現況更是難以想像。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執行長裘振宇今天在「TED X TAIPEI」演講時說,興建台灣中心的挑戰不僅是經費少,還有許多到當地才會發現的挑戰。

他指出,首先是這座城市擁有10萬市民,卻來了12 萬名難民,且難民裡還夾雜恐怖分子,導致整座城市不斷遭受炸彈自殺攻擊,成為土耳其境內受苦難最深的城市,這也是台灣與土耳其合作的主因:建立台灣中心。

其次是預算僅新台幣1200萬元,一座宜蘭農舍的建造經費;再來是「要蓋什麼樣的房子」,這又涉及教育與宗教信仰等限制;第四個挑戰是建築設計,即如何透過設計告訴世人什麼是「難民危機」。

第五個挑戰是建築工程,裘振宇說,雷伊漢勒巿位在土耳其的一級地震帶上,外交部的經費僅夠打建築地樁;第六是落成後的「中心管理」,也就是災後重建的資源分配問題;最後、也是最大挑戰是「每一個人都需要希望」。

裘振宇坦言,難民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台灣中心實際上無法處理難民問題,而在雷伊漢勒巿,「沒有工作就是難民」,思考點成為如何透過工作賦予未來的希望。

裘振宇以台灣中心基地轉角路口的違法水果攤為例說,攤主Aziz身高190公分、輕微精神疾病常頭痛且未接受良好教育,市長曾兩度親征現場要拆了攤子,但他3度遊說市長、不要拆。

原因是Aziz的水果攤養活他的家人、3名敘利亞僱傭的家庭,有近20個人靠Aziz吃飯。裘振宇說,他跟Aziz達成共識,台灣中心一期完工後搬進來,但希望Aziz照顧中心、能像照顧自己的家一樣。

Aziz答應了,此後天天睡在工地守護現場。裘振宇回憶說,有一天接到中央社駐土耳其特派員何宏儒的求救電話,說是在施工現場拍攝記錄畫面時、被人追打;趕回工地詢問Aziz為何想打人?Aziz回說:「他是中國派來的間諜啊!」

年輕人需要工作,老人家也需要。裘振宇指出,Ali是位70幾歲資深老木工,過去10多年來天天罵市長,批評不給老人家工作;他承諾在台灣中心給Ali一個單元,條件是Ali要把這輩子的技藝、傳承給下一代年輕人。

裘振宇笑說,隔天,Ali斥資更新所有木工具,還答應台灣中心的桌椅他免費包了,「老先生其實只要生命最後的那一點尊嚴」。

男人需要工作,女性也需要。裘振宇說,當地女性幾乎沒有工作機會,最新推出的「一千零一喵」計畫,就是為了照顧當地女性就業;他先計算當地家庭每一個月的平均生活費,換算出每個月需出售60隻、一天至少2隻娃娃就能換得溫飽。

若是狗圍巾,一條圍巾平均要製作7至10天,一個月只要賣出3條,就可維持一個家庭一個月的生活沒有問題;裘振宇特別強調,敘利亞每個家庭平均生10至15 個小孩是很正常的,3條狗圍巾可以養活「全家」。

裘振宇指出,台灣中心就是生產兩件事:「工作機會」與「故事」。土耳其因為經濟危機加上COVID-19疫情,很多人失業、沒有工作,所以台灣中心想辦法提供一些工作機會。

至於「故事」,裘振宇強調,台灣中心裡發生的「真實故事」,需藉由媒體、網路不斷傳遞出去讓外界知道;唯有故事才能改變人心,也唯有人心的改變、世界才能改變。

裘振宇最後說,近期最大突破,就是傳統阿拉伯的習俗認為男生編織是傷風敗俗,但現在有許多男生也放下傳統,開始做「喵喵」。(編輯:蘇志宗)109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