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女性應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

Anja Brockmann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掃一眼全球的最新發展,作為女性, 一定會有絕望之感:美國今年不會出現一位新總統;鑑於塔利班同華盛頓簽署的協議,阿富汗婦女將重返黑暗的時代;在歐洲,因為各國男性領導人的阻攔,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未能實現各部門委員男女各一半的初衷。

全球頂尖政治家當中,女性仍然鳳毛麟角,以至於當芬蘭選出馬琳(Sanna Marin)這位女總理時,媒體歡呼,當然,馬琳不僅是女性,而且還很年輕,因此,她是一個雙重的例外。在絕大多數國家的議會裡,女性議員依舊只佔少數,雖然這個現象違背議會本該反映社會面貌這一民主理念。

新一代典範

即便是世界上最有權勢的女性,即德國總理默克爾,也未能在自己家鄉、在其黨內引入女性比例制度,以便強行在結構上長期性賦予女性影響力。因此,當現在向往當上德國總理的黨內勁敵默爾茨(Friedrich Merz)公開指責引入同等數量的男女候選人的念頭是"歧視男性",也就不足為怪了。

不過,不能說沒有變化。仍然有不願被靠邊站的女性,男性也無法繞過她們。比如,將氣候不可逆轉變化這一災難變成政治綱領的瑞典中學生通貝裡(Greta Thunberg);再比如置意大利內政部長的威脅於不顧、營救地中海難民的拉科特(Carola Rackete)船長;或者在美國為嚴格收緊槍支法而奮鬥的岡薩雷斯(Emma González)。

新一代女性榜樣年輕、憤怒,她們不是坐在議會裡推動社會,她們同特朗普、普京以及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形成180度的對立。她們希望改變世界,而不是登上權力的頂峰。為此她們付出高昂的代價:被仇視,尤其被男性仇視,她們身心受到巨大壓力。而正是這種忍辱負重的品格讓她們成為新一代另類政治的希望之星。她們是全世界年輕女性的榜樣。

當今,仍有太多的女孩子僅僅因為性別無法上學讀書,不過同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觀察到積極的發展:在亞洲以及阿拉伯、拉美等許多國家,出現了女性教育部長。只要有受教育的機會,與同齡男性相比,女性平均而言成績更好、更努力,也更具社會交往的能力。她們希望參與社會、政治生活,並在逐步爭取自主獨立。在法律規定了男女平權的國家裡,女性也要警惕,這一權利不能僅僅停留在紙面上。

沒有女性支持,贏不了任何一場選戰

壓制婦女的政治很難展開。即便在黨部機關裡,那些具有大男子主義的當權者們也深知,如今,沒有女性支持無法贏得任何一場選戰。需要爭取女性,要有政治內容,最好競選人就是女性,因為如果可以選擇,女性更願意投女性的票。德國的基民盟對此應該有深刻體會,默克爾總理在女性選民那裡得分很多。

女性應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對不顧及自己的政治堅定地說"不"。選舉權規定了說不的義務,為此,婦女曾奮鬥多時,它們來之不易,迄今仍需為此奮鬥。這樣做,是不讓小的退步變成大的倒退,是為全世界的女性繼續前行。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Anja Brockmann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