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快時尚狂熱該終結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人們會永遠記住2020 年的伊始,因為它不僅標志著從那時起極大影響了我們生活的新冠大流行瘟疫的爆發,而且還是人造物數量首次超過地球上所有生物數量總和的時間點。

這意味著:塑料、房屋、機器和其它沒有生命的物件總數量超過了動物、植物、真菌和細菌的總量。以色列魏茨曼研究所( Weizmann-Institut )的一項研究顯示,未來的天平還會繼續朝著不利於生物的方向傾斜。

穿一兩次就扔

在阿塔卡馬( Atacama )沙漠便可感受到這一結論的具體含義。在智利的這座自然天堂裡,堆積了成千上萬噸舊的、但也有未售出的嶄新服裝。它們大多在中國生產,在歐洲和北美消費,穿一兩次就被丟棄。

快時尚市場的主要玩家之一是中國公司希音(Shein)。該公司市場估值約達 300 億美元。每天都有 500 種新產品加入該公司時裝系列。其實,這座賺錢機器美麗外表的後面不只是垃圾山。希音還被指控肆無忌憚抄襲他人品牌設計,並以每周 75 工時和飢餓薪水盤剝雇員。

然而,這種快時尚狂何能如此見效?即使在幾分鐘內便可發現它對人類和環境的破壞性影響——而且就在網紅展示這些一次性時尚的同一平台上——我們又為什麼會如此輕易受它蠱惑?

我們需要的是可持續性消費

我們並不是要求人們永遠不買新衣服,而是應該提倡可持續性消費行為。因為,如果“一切照舊”,便決不可能實現肖爾茨( Olaf Scholz )總理所說的“我們工業和經濟百年來的最大轉型” 。

哲學家和文化評論家本傑明 (Walter Benjamin)在離世之前曾寫道:“所謂的‘一切照舊’是一場災難。而災難並不在於即將發生的,而是在於已經存在的。”可我們為何無法擺脫這一惡性循環?

社會學家韋爾澤爾 (Harald Welzer ) 在《給自己的悼詞》( Nachruf an mich selbst )一書中指出,西方文化不知停止為何物。我們只是試圖通過創新而不是持續性增長經濟來應對當前的氣候變化和物種滅絕的挑戰。如果以汽油為動力的小型汽車被電動 SUV 取代,而如果使用的電是來自火力發電,則無助於氣候。但是只要少開車便就有效果——即使這不會讓汽車制造商或一些綠色雅皮士滿意。

重要的是,遠離“一切照舊”,即使只從繼續穿舊毛衣而不新買做起。這就已是一個新的開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 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rtin Mu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