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新冠受益者的善惡之分

Dirk Kaufmann
德國之聲

當年羅馬帝國皇帝(維斯帕先,Vespasian)需要錢,很多錢,立刻就要。他該怎樣辦?當然要增稅。不僅如此,這位羅馬皇帝還發明了新稅種:廁所稅,如廁必須交稅。他的兒子提圖斯(Titus)見此狀皺眉頭,認為父親顯得過於貪婪,父親則教導說"錢是不會臭的!"

這是歐洲古典文化中一個美麗的故事。"錢是不會臭的"從此成了一句名言,成了富豪們的座右銘。所謂富豪,就是無論如何要比別人賺錢更多的那個群體。

這樣做有什麼不妥嗎?不妥,三倍不妥!這樣呼喊的人總是對每一個行為首先采取道德評判。沒有什麼不妥,另外一波人這樣回答,因為無論在哪場危機中,都會有趁機賺錢的人。此外,我們不僅生活在資本主義制度中,也的確依賴這一制度,而趁機賺錢是資本主義天經地義的內涵。

口罩現象

誰從危機中獲利?本文作者去年秋天感冒了,為不傳染別人,他在一家藥店購買了一盒口罩,共含6只。因為價格太低廉,至今他已記不清當時付了多少錢。

上周他又購買了口罩,每只6歐元,是一位女裁縫制作的,因為商店裡正缺貨。假設藥店有賣,價格高出危機前很多:這算不算道德敗壞的行為?

口罩漲價的理由很簡單,貨源不夠充足。在求大於供的情況下,價格便會升高。此外,這個並非舒適的東西還要從中國進口,這一狀況下,女裁縫以及藥店都無回天之力。

賺得缽滿盆滿

他們都不是危機的贏家,裁縫不是,藥店也不是。此次賺得缽滿盆滿的人之前就是巨富。現在金錢多得更是數都來不及!問題來了,那位羅馬皇帝"金錢不臭"的說法合理嗎?抑或有時金錢也會發出難聞的味道?

目前人們談論最多的是亞馬遜老板貝佐斯(Jeff Bezos)、多面奇才億萬富翁馬斯克(Elon Musk)、微軟的巴爾默(Steve Ballmer)等超級富豪。華盛頓知名智庫"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上周公布了一份包含以上人物的名單,指出他們便是"富人更富、窮人更窮"的生動寫照,而目前的這場新冠危機加速了他們財富的增長。


善與惡

許多人試圖區分獲利者當中的"善人"與"惡者"。據媒體報道,新加坡呼吸機制造商李西廷僅一個月內就增加了10億美元的財富,成為了新加坡的新首富。訂貨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

禁足令讓百萬人的生活陷入窘境,但亞馬遜卻大發橫財,與其相似的還有微軟和Zoom,因為居家辦公後,他們的視頻軟件成了人們不得不購買的工具。還有在硅谷的地產商人,經營額大增,也是危機的受益者。人們似乎都在譴責他們,認為他們對社會沒有做出貢獻。他們與慷慨無緣,他們不過是利益熏心。

另外,許多富豪捐贈巨款,他們對此高調宣稱。也許捐贈、而不是交稅,不是個壞主意,但這是另外的話題。這說明,光指手畫腳地譴責沒有絲毫意義。有關富人的話題非常復雜。


制度性的不公正

自從今年3月以來,美國累計的失業人數高達5000萬人。同一時間內,美國億萬富豪的財富上升了10%,也就是增多了2820億美元。

一方面,美國平民每人得到1200美元的國家一次性補助,另一方面,美國4萬3000百萬富翁(包括特朗普家族)拿到總額為700億美元的退稅,合平均每位百萬富翁退稅170萬美元。1200美元對170萬美元!

不要嫉妒: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

新冠獲益者的名單上也寫有貝佐斯的前妻麥肯錫·貝佐斯(MacKenzie Bezos)。當年離婚時,麥肯錫得到亞馬遜四分之一的股份,一經離婚,她便成了全球頂級富婆。

新冠期間,亞馬遜的業績繼續攀登,股值也水漲船高,麥肯錫的財富隨之更上一層樓。她的事跡告訴我們,不要抱怨,也不要嫉妒,而是要讓幻想插上翅膀。

去亞馬遜網站看電影吧,比如看瑪麗蓮·夢露主演的《怎樣勾搭百萬富翁?》或者買影碟吧,電影總會給出很多指導!

作者: Dirk Kaufmann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