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陳獨秀嫖娼及薄熙來不慎打出一拳的歷史效應

·9 分鐘 (閱讀時間)

乳者,奶也。婦人胸前之物,其數為二,左右稱之。發於豆蔻,成於二八。白晝伏蟄,夜展光華。曰咪咪,曰波波,曰雙峰,曰花房。從來美人必爭地,自古英雄溫柔鄉。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質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態若何?秋波灩灩。動時如兢兢玉兔,靜時如慵慵白鴿。高顛顛,肉顫顫,粉嫩嫩,水靈靈。奪男人魂魄,發女子騷情。

俯我憔悴首,探你雙玉峰,一如船入港,又如老還鄉。除卻一身寒風冷雨,投入萬丈溫暖海洋。深含,淺蕩,沉醉,飛翔……

這篇奇文美文,當年公開發表,題為《乳賦》,一時名噪京城,人皆以先讀為快為榮,而其撰寫者乃我黨創辦人民國大師陳獨秀是也。老陳確是性情中人,風流豁達,狂放不羈,辦《新青年》時,據說很多激揚文字都是在北京最大紅燈區八大胡同的床上完成。當時狎妓是達官貴人名流學子流行習性,也合法,怪不得陳某人的。比如他任教的北京大學,大家的課餘生活都極其精彩。每天晚飯後,有錢的教師帶頭,大批師生坐洋車直奔八大胡同,其呼啦啦情勢可謂蔚然大觀。那些妓院皆稱「兩院一堂」是照顧生意的最佳主顧——兩院指參議院、眾議院,一堂就是北大舊稱京師大學堂。

只是,陳獨秀說話作文太過言辭犀利,招人忌恨,又我行我素,授人話柄,在新舊兩派論戰中,他常為活靶子,中槍無數。1919年3月間,圍攻達到頂峰,北京報紙刊登消息,稱北大文科學長陳獨秀在嫖娼時與學生為同一妓女爭風吃醋,抓傷妓女下體以洩私憤。這就是轟動一時的陳獨秀嫖娼事件。

於是發生1919年3月26日夜晚的事情。當晚,北大校長蔡元培和另兩位教員開會討論陳獨秀的去留問題,老陳被不動聲色地解除文科學長職務。從此,獨秀兄跟北京大學的關係破裂。一怒之下,他老子後來不教書了。1920年,他在上海創立了共產黨,主持起草《中國共產黨宣言》。1921年7月底或8月初某天,中共「一大」開完,沒有與會的陳獨秀因其公認的傑出貢獻被選為中共首任中央局書記。

這個「一大」,是在嘉興南湖的遊船上勝利閉幕的。據人考證,這遊船,即畫舫,現尊稱紅船,當時其實就是水上流動的青樓。中共在青樓裡誕生,自己在青樓裡加冕,也算是在冥冥之中暗合了獨秀兄不便與人道的心願吧。這次參加會務的人,每人幾百大洋,當時這大把銀子可以在上海買棟小洋房。錢是共產國際出的,相當大方,甚具誘惑力。阿Q之流要求「同去」,想參加革命,還不是為了能與胡媽困覺?後來「一大」十二位代表中,有人脫黨有人投敵有人當漢奸,他們另棲高枝,也都在情理之中。

不過,這些是另話,不提。只說十六年過去,獨秀兄北大舊同事胡適博士,還在一封信上,為1919年3月26日夜會決定之事耿耿於懷,憤怨難消,說:「獨秀因此離開北大,以後中共的創立及後來國中思想的左傾,《新青年》的分化,北大自由主義的變弱,皆起於此晚之會。獨秀在北大,頗受我與孟和的影響,故不十分左傾。獨秀離開北大之後,漸漸脫離自由主義的立場,就更左傾了。此夜之會……不但決定北大的命運,實開後來十餘年的政治與思想的分野。」

陳獨秀,曾經的北大文科學長、新文化運動主將,其後身份竟然變成了中共始創人及其領袖。人們問道:如果沒有那次嫖娼事件,如果沒有那年3月26日夜會決定,中國現當代史又該會如何書寫呢?

時光荏苒 轉眼之間幾近百年

話說2011年,此時陳獨秀等人創立的中共,已經在神州執政了幾代,而在西南重鎮重慶主政的,是薄熙來。這位封疆大吏,高大威猛,躊躇滿志,氣度不凡。當時他的事業如日中天,重慶許多人對他感恩戴德。市區九濱路融僑半島六座約四十層的並排高樓頂上,安裝了六個高度不小於十五米的霓虹大字:「薄書記辛苦了」。一年多以來,一首稱之為《薄熙來之歌》的東西迅速竄紅,流行廣泛,其肉麻的詞句,什麼「當代包公」,什麼「不朽的恒星」,什麼「永恆的天籟」,什麼「永遠的聖者」,什麼「你就是中華民族最美好的未來」,什麼「普天為你重慶,百花為你盛開,世界為你放光彩」……完全可與當年神化毛澤東的歌頌相比!

這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正在大張旗鼓「唱紅打黑」,並力圖以他這把得心應手的神器,在全國開闢一片偉光正大氣象。圈內人都知道,他睥睨天下,一心謀取中共總書記大位。不料,一個事件突發,整個形勢完全急轉直下,讓全中國全世界口瞪目呆,震驚不已——2012年2月6日夜間,王立軍,一個全國聞名的打黑英雄,一個直轄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突然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請求政治避難!

這是一連串驚心動魄的故事:2011年11月13日晚,薄熙來妻子薄谷開來領著勤務人員張曉軍在重慶市南山麗景度假酒店將英國人尼爾.海伍德毒殺,15日被發現立案;之後,王立軍和薄谷開來發生矛盾而且矛盾越來越大;同年12月底,王立軍身邊四名工作人員被非法審查;2012年1月28日,王立軍向薄熙來反映薄谷開來在「11.15」案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第二天即29日上午,王立軍受到薄熙來怒斥,臉上被狂擊一拳,打得他嘴角流血,左耳鼓膜穿孔;隨後王立軍失去公安局長之職,近身助手一個個被捕被嚴刑逼供;王立軍頓感到巨大危險即至,最終上演了化妝獨闖美領館以避殺身之禍的一幕。

而這匪夷所思的一幕之後,更發展到曾經不可一世的「西南王」薄熙來的嘎然倒臺。

這個「突然變故」,是如何促成的呢?也真是匪夷所思——竟然是不慎打出的一拳!

一個政治局大員以唱紅打黑威震神州如日中天問鼎中央而且志在必得卻因不可思議的一拳前功盡棄陰謀敗露一夕之間成了階下囚;他不查辦是天之驕子官運亨通扶搖直上一查辦竟然二十多年來就是濫用職權、巨額受賄、踐踏法治,包庇犯罪、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這還沒完,薄熙來還被「發現了其它涉嫌犯罪問題線索」。

於是引起了一連串的政治大地震!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畫等黨國重要領導人前後相繼倒臺入獄。幾年之後,到了今年7月「十九大」前,原被看作王儲也是重慶封疆大吏的孫政才,也下臺被抓了。周永康、令計畫等人被定有六宗罪,孫政才也涉及六大罪狀,他們都「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政治野心膨脹,搞陰謀活動」。於是,今天,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熱烈歡呼:以英明偉大領袖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及時察覺、果斷處置,堅決剷除了這些野心家、陰謀家,消除了重大政治隱患」!

有人心裡老在納悶:如果薄熙來當年不是朝王立軍臉上打出一拳而是給予安撫拉攏,如果不是王立軍自己叛逃美國領事館致使薄熙來周永康「廢習」驚天大陰謀敗露,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有正常的力量捅破這段故事嗎?如果這段故事不被捅破,今天受到熱烈歡呼的又會是誰呢?

千年歷史沒有如果

如果要查探「如果」之類,從妖嬈大美人潘金蓮開始也可一查。好事者就做了這樣「無懈可擊」的演示:

潘金蓮打開窗戶,撐窗戶的棍子掉了下去,砸到了西門慶,於是他們相遇了。如果金蓮小妹當時沒有開窗,她就不會遇到西門慶。如果金蓮小妹沒有遇到西門慶,那麼,她就不會出軌,那樣武松哥哥就不會怒髮衝冠而殺人,這樣他就不會上梁山。如果武松不上梁山,哪怕水泊梁山其他一百零七將依舊轟轟烈烈,但是宋江和方臘的戰役中方臘就不會被獨臂武松擒獲。

如果武松治不了方臘,梟雄方臘就可能取得大宋的江山。如果方臘取得了大宋的江山,就不會有靖康恥,不會有偏安一隅,不會有金兵入關。如果金兵不入關,就不會有元朝,也沒有明朝,更沒有後來的清朝。如果沒有清朝,當然也不會有後來的慈禧太后,沒有閉關鎖國。如果沒有閉關鎖國,自然也不會有八國聯軍侵略中國,不會有神馬鴉片戰爭。如果沒有這些殺千刀的戰爭和不平等條約,中國說不定憑藉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首先成為世界上最最發達的國家……

你看,一根撐窗棍的跌落,給中華民族帶來多大的災難造成多大的損失!

當然,關於潘金蓮撐窗棍跌落的沙盤推演不過是一段荒唐段子,真實生活中更沒有一個水滸裡的潘金蓮;但是,好奇者奇怪了,薄熙來不慎打出一拳而致使當今中國政治大局劇變,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嗚呼,歷史太多偶然,或開創盛世,或釀成劫難,或偶然又帶出偶然,而芸芸眾生,沉浮其中,試問誰能真正主宰自己命運?甚至一時英雄豪傑,終於也讓大浪淘盡,是非成敗轉頭空。當然感歎歸感歎,以上其實都無非是信口開河胡說八道,僅供茶餘飯後閒聊耍笑,各位看官切莫被文題上什麼「試論」什麼「歷史效應」等假裝富有學術含金量的詞語所蒙蔽,則幸甚矣。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更多上報內容:

歡迎投稿!2021 年 10 月時事梗圖、影片合集:木葉三忍集合!(不斷更新)

【影片】請勿利用網路平台販賣菸酒品 以免違規受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