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病房 謝旭昇

·3 分鐘 (閱讀時間)
(東方IC)
(東方IC)

時間在路途中散置著不需回答的問題,

可以像石子踢踢它們,或是像再插穩一面路標

但一切安恙如古老而不撼動什麼也不被撼動的一般現象

──就只看見母親的臉,我就看見那道路徑

謝旭昇〈病房〉全文朗讀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 母親的微笑,我的意思無非是 我早已看過無數遍,但是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抿著且平緩地 往臉頰兩側延伸的淡紫色 那扇對開的門,我早已看過無數遍,但是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且我向前 想要確認,只剩一張熟悉而陌生的臉 映照一座洶湧而無從觀看的海,我內部的, 起伏而靜止。另外兩組陌生人 和我們在同一間房,只有床簾隔開, 照顧者都足夠得老,都可以被照顧而無可置疑。 偶爾我連上網路,也教陌生人在這陌生之地 連上網路,處理他們的郵件和工作: 生產管理和改善,那些尾隨著 我們身體之後方能有意義的事; 或讓他們看看影片以磨損都曾經磨損過我們的時間。 他們和我們,多麼古怪, 人們重複彼此經歷過的事,又以為 自己與眾不同,可以受到 眷顧和垂憐,他們定也是這樣看見和被看見 一如我看見母親柴瘦身軀的平野,佈滿紗布、 線與突出的線頭,以及從那平野竄出的透明引流管, 透明是為了那種看見,不是 早已看過無數遍,而是 第一次看見 彷彿濃卻可穿透的霧,彷彿我可以看見 被覆蓋著或已縫補著的每道開口,甚至我不需要看見── 紗布,管與線,光穿過綠色床簾,共構成盤根錯節的路徑, 時間在路途中散置著不需回答的問題, 可以像石子踢踢它們,或是像再插穩一面路標 但一切安恙如古老而不撼動什麼也不被撼動的一般現象 ──就只看見母親的臉,我就看見那道路徑 是在眼前的、又是在走過的,以及那扇對開的門 同時看見一瞬間的微笑,這是我第一次看見, 雖然我早已看過無數遍 母親 不曾回應自己的需要, 用裂開的平野沉默著。

謝旭昇(謝旭昇提供)
謝旭昇(謝旭昇提供)

作者小傳—謝旭昇

台灣新竹人,詩刊《力量狗臉》編輯,著有詩集《長河》。

●本欄歡迎詩人來稿(新作),惠賜大作請寄至:literature@mirrormedia.mg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詩】多出來的光 柏森
【詩】旅人與拐杖 謝銘
【詩】冰塊是鍵盤 嚴忠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