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經濟新重心:無形資產

愛傳媒
認識經濟新重心:無形資產
認識經濟新重心:無形資產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歐美自全球化之後,產業脫實向虛邁向金融經濟,十年前的金融危機無形資產在經濟中的占比越來越大,重要程度甚至超過了有形資產。中國遲早會像歐美一樣,經濟中的服務業比例和無形資產投資額將可能超過有形資產投資,如何面對挑戰防範於未然是個值得深入的課題。

    有形資產像廠房、機器設備、現金等,無形資產則是那些看不見摸不著但值錢的資產。例如:航空公司在某個城市的著陸權,就是一項無形資產。由於航空管制的要求,過多的航空公司在同一時間相同地點擁有著陸權,就會發生空中交通擁堵。在熱門城市著陸權有一定的排他性,航空公司拿到某城市的著陸權後,就排除了其他航空公司開通航線的機會,因此它是很值錢的無形資產。

    無形資產很難轉移或者變現,有形資產只要能使用就有一定價值,但無形資產未必。比如航空公司著陸權,其他航空公司因為無法使用該著陸權,這樣的無形資產只對原擁有者有價值,卻無法出售變現,與科技公司擁有的代碼頗有類似之處。

    從1990年代開始,歐美發達國家無形資產在GDP中的比例,逐年上升,而有形資產投資在GDP中的比例,則逐漸下降。2009年無形資產投資額在GDP中的比例,首次超過有形資產的投資,兩者之間的差距逐漸越來越大。無形資產在GDP中的比重越來越大,帶來了許多始料未及的影響,越來越多公司的資產負債表,發生了結構性變化。

    1999年美國約有15%的上市公司,其有形資產凈值(資產-負債)為負,但到了20年後的2019年底,有形資產凈值為負的公司數量,上升到了40%左右。如果今天就針對這些公司進行破產清算的話,即使變賣其所有的有形資產,也無法償還所欠的債務。

    在過去20年,由於歐美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發生產業轉移。以製造業為例,其特點是固定投資較多,不管是汽車或家電製造,都需要廠房、倉庫、生產線等等有形資產的投入。因此以製造業為主的經濟體,無形資產的比重不高,資產負債表中的資產部分以有形資產為主。

    但是以高附加值和服務業為主的歐美經濟體,情況剛好相反。標普500消費指數的第一大股,是電商平台亞馬遜,目前市值接近1兆美元。亞馬遜網站上可以買到各種消費品,但都不是亞馬遜製造的。亞馬遜的線上交易,將全球消費者和商家串連起來,然後從交易中抽取傭金。

    亞馬遜的資產都是無形的,商譽、用戶數量、高度自動化的線上交易科技技術等。 Netflix,Facebook,谷歌,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公司,都有類似的特點。

    另一個明顯變化是,公司股價相對於盈利的消長越來越不敏感。通常上市公司公布每季財報前,市場會對盈利有一個期待值,如果盈利超過期望股價會上漲,如果盈利不如預期,則股價下跌。

    然而最近幾年上市公司財務報表披露的利潤,與其真實業績脫節,難以反映真實經營狀況與其競爭力,因此公司股價不再因其盈利的好壞而發生漲跌。

    由於無形資產的壯大,傳統會計制度下計算出來的盈利,不能正確反映公司真實的競爭力和財務狀況,因此投資者需要把無形資產的影響也包括去。

    例如:現行的會計制度對內部的研發成本(無形資產),比如新藥研發,軟體開發等,一般列作費用處理,因此不計入資產總額。這樣的處理方法遵循了「穩健」原則,因研發是否成功,能否帶來營業收入,是高度不確定的,如果不成功那就血本無歸了。

    這意味著研發項目越多,費用越高利潤越低。因此科技公司和醫藥行業的上市公司,沒有賺錢甚至連年虧損,主要原因就是其大筆研發費,把利潤對衝掉了。

    但投資者明白,這些連年虧損的公司,其內在價值高於會計報表的數字。 因此這些上市公司的股價,投資人需要將其擁有的無形資產,以及可能帶來的未來盈利包括進來。 在這種情況下,會計報表上的盈利就和股價脫節了,不管其盈利超過還是不如預期,都不再對股價產生直接影響。

    過去20年全球化加速了發達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產業轉移,大量的製造業產能和工作機會,從發達國家轉移到了發展中國家。加上科技技術的進步,導致無形資產在發達國家中的GDP比例越來越高。

    自2010年以來,美國統計部門將企業在無形資產上的投資,納入GDP的統計數據。歐洲國家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把無形資產的投資計入GDP。

    無形資產的比例越來越高,對於資本市場產生重要影響,也對會計制度和政府監管提出新挑戰。未來中國的服務業比例和無形資產投資會越來越高,遲早會像歐美國家一樣超過有形資產投資。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