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判美艦數量不願修正 海軍作戰中心上校主任遭拔官

朱明
上報

4月15日中國空軍「空警500」預警機、轟6K轟炸機、運8電偵機、蘇愷30和殲11等多架,中午自中國南部起飛,航經巴士海峽赴西太平洋進行「遠海長訓」,隨後取道巴士海峽、宮古海峽二路徑返航,形成「繞台」,國防部為避免暴露偵蒐能量,對外故意少報運8電偵機繞台的動態;據指出,今年1月24美海軍「麥坎伯(USS McCampbell)號」神盾驅逐艦與「華德.狄爾(USNS Walter S. Diehl)號」補給艦通過台灣海峽時,因海軍聯合艦隊作戰中心(JFOC)上校主任卻堅持只有一艘美艦,並不採納作業平台的資訊,最後被查出是其個人因素造成,海軍司令黃曙光立即將該名上校主任調離現職並懲處相關失職人員。

美艦數度巡弋台海 僅1次主動通報我方

美軍神盾驅逐艦自從96年台海危機之後,再次通過台灣海峽是在2017年7月12日凌晨監視北返的中國遼寧號航艦;隨著美方表達依據國際法在公海自由航行權後,美軍開始持續派神盾驅逐艦通過台灣海峽巡弋,據指出,只有在2018年7月6日晚間美方有通知我方,即將有2艘神盾驅逐艦(並未說明艦號)要通過台灣海峽,經我方辨識後確認為馬斯廷號(DDG-89)及班福特號(DDG-65)兩艘神盾驅逐艦。

接下來的2018年10月22日美海軍「科蒂斯威爾伯號」(USS Curtis Wilbur) 和「安提坦號」(USS Antietam) 兩艘神盾驅逐艦、2018年11月28日美海軍「斯托克代爾號」(USS Stockdale DDG 106) 神盾驅逐艦與「佩科斯號」(T-OA-197)補給艦、2019年1月24日以及2月26日美海軍「柯蒂斯威爾伯號」(USS Curtis Wilbur DDG 54)神盾驅逐艦與美國海岸防衛隊傳奇級(Legend class)國家安全艦(NSC)巴索夫號(USCGC Bertholf WMSL-750)通過台灣海峽時均未告知我方,都要由我方的偵蒐系統對海上目標辨認,再經由P-3反潛機再次確認後來得知美艦的動態。

圖為美海軍「柯蒂斯威爾伯號」(USS Curtis Wilbur DDG 54)神盾驅逐艦。(湯森路透)

中美軍艦穿越台海 均需海軍監偵辨識掌握動態

據指出,美艦通過台灣海峽除2018年11月28日之外,都是由南向北航行,一般都是走海峽中線靠東的航路,美艦的後方一定會多艘中國軍艦隨行監控,中國軍艦則是走海峽中線靠西的航路,因軍艦不開訊號辨識碼,因此海軍聯合艦隊作戰中心透過海軍大成系統都是針對這些海面不明的目標進行辨識。

據指出,今年1月24日是7個月內美艦第四次通過台灣海峽,海軍聯合艦隊作戰中心己接觸來自西南方海域由南向北有多個不明目標,當時該中心已研判出是美艦與後方監控的3艘中國軍艦,但同時間美國媒體報導將有美兩艘軍艦要通過台灣海峽,國防部與海軍都同時再次向聯合艦隊作戰中心查詢是否有兩艘美艦時,該中心回報還是一艘,國防部與海軍對此訊息並沒有懷疑,但當美國媒體將「麥坎伯(USS McCampbell)號」與「華德.狄爾(USNS Walter S. Diehl)號」報導出來後,這時國防部才發現怎麼會有落差。

圖為美海軍華德.狄爾(USNS Walter S. Diehl)號。(取自US NAVY)

誤判美艦數量不願修正 黃曙光火速拔官懲處

據了解,當天海軍司令部就指示開始調查究竟是那個環節出了狀況,經將該中心的所有作業平台,與相關人員查詢的結果,當時在美神盾驅逐艦後面的船艦,保持超過5浬的距離,內部研判應與2018年11月28日一樣,但該中心主任並沒有同意,因此先回報一艘美艦;但當美國媒體報導後,並未將實情往上回報,仍堅持一艘回報後,才造成情資上的錯誤,因此認定這項錯誤完全是該中心上校主任個人因素造成。

據指出,海軍司令黃曙光當天就將該名上校調離現職接受調查,經調查海軍聯合艦隊作戰中心的通報與各項機制完全沒有問題,主要還是該名主任不願意修正原有的誤判所造成,副主管也未盡到修正的責任,因此也連帶處分。也因此事件,讓海軍對海面目標的研判與辨識更加謹慎與小心。

影片為美軍華德.狄爾號於中國東海執行海上加油勤務。(取自U.S. 7th Fleet)

更多上報內容:

【颮線長這樣】海嘯狀烏雲壓境 澎湖人搶拍

【直播】賴清德台北簽書會 聚焦「英德之爭」僵局

《大家論壇》巴黎視角:聖母院「 我天生麗質,如寶石夢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