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替歐洲的新冠債務買單?

Bernd Riegert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聯邦議院提出一份2021年的補充財政預算,把今年的新增借款推到2400億歐元的歷史新高。財政部長肖爾茨(Olaf Scholz)表示,這一 "大膽的邁進 "旨在緩解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

補充預算案將使德國的整體債務達到2.2萬億歐元,這也創下了歷史新高。聯邦債務比率,即債務額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今年將達到80%左右。

但是德國並非孤例,歐盟各成員國的債務都在增長。根據歐洲統計局(Eurostat)的數據,2021年歐元區國家的平均負債率將接近100%,而且沒有放緩的跡象。

歐盟《穩定與增長公約》暫停執行

歐元區的《穩定與增長公約》要求歐盟成員國將公共債務限制在60%以內,財政赤字不得超過3%,這將如何是好?

歐委會經濟委員根蒂羅尼(Paolo Gentiloni)表示,由於經濟嚴重衰退,歐盟已經暫停執行該公約,至少要暫停到今年年底,甚至延續到2022年。這意味著歐盟將繼續大舉借債來對抗危機。但是這種情況何以為繼?

如果必要就可以做——至少位於布魯塞爾的布魯蓋爾(Bruegel)經濟研究所所長沃爾夫(Guntram Wolff)這樣認為。他對德國之聲說,"就我所知,明年仍將暫停執行這個公約。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我們仍然處於一個特殊的經濟形勢中。"

沃爾夫表示,與十年前歐盟上一次金融危機不同,這次的債務問題較少。相比之下,這次政府債務的利率非常低,意味著政府財政的債務成本不高。沃爾夫還認為,只要歐洲央行等金融機構堅持印鈔模式,向市場大量增發貨幣,就不會出現利率上升風險。

隨著經濟增長,債務會自生自滅

沃爾夫也不認為歐元的穩定性存在問題,至少目前如此。他說,"我們目前有一個比以往更強大的貨幣聯盟。歐元區有一個穩定機制,有新的紓困資金,而且也有一個吃一塹長一智的貨幣政策。"

問題是:歐盟各成員國最終將如何償還債務?在沃爾夫看來,答案很簡單。

"債務問題的決定性因素始終是增長率。"他說,"如果你實現了更高的增長,債務問題就會自行解決。畢竟,緊縮政策對解決高債務的作用非常有限。" 因此,解決債務問題不能靠儲蓄,而要靠增長。

歐盟議員、德國保守派政黨基社盟的金融專家費伯(Markus Ferber)贊同疫情之後實施這樣的減債方案。"目前,我們還不擔心歐元的穩定性。畢竟,全球諸多經濟區都在采取類似政策。這樣一來,經濟也不會變形。“

費伯也曾參與應對2008-2012年金融危機。他對德國之聲說,歐洲經濟在適當的時候應該回歸穩定。他認為,歐盟《穩定與增長公約》應該在明年盡早重新執行——否則,一些成員國有可能想將特殊情況永久化,不付出重大改革的努力,輕而易舉地獲得預算資金。他說,"這一點真的讓我很擔心。"

費伯認為,歐盟價值7500億歐元的新冠紓困資金允許聯合借貸,以贈款和貸款的形式分配給困難的成員國,只能是一次性的做法。"不能允許這樣的想法,以為可以通過將堆積如山的債務轉移到整個歐洲來重組國家預算。"他說,"這些債務最終將不得不由成員國來償還。"

最終誰來買單?

布魯蓋爾經濟研究所所長沃爾夫認為,歐盟今年首次集體產生的債務,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最終都要由各成員國公民來償還。

與此同時,整個歐盟的債務繼續膨脹。希臘的負債率正在飆升至200%,而意大利的負債率也快接近180%。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新冠疫情之前,一定會敲響警鐘。但是這一次,沃爾夫和費伯等專家並不太擔心希臘——這個在上一次危機中令人頭疼的國家。兩位專家都認為,在過去十年中,希臘已經對經濟進行了充分的調整。

"在27個歐盟成員國中,希臘是唯一一個將新冠疫情後的復蘇計劃與改革掛鉤的國家。"費伯說,"坦率地說,我最擔心的是意大利。" 他認為,如果利率上升或出現破產潮,意大利政府和銀行可能很快再跌跟鬥。

意大利新任總理是歐洲央行前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他支持明確的增長政策。沃爾夫對此表示贊賞。他說,"只要意大利再多一點增長,金融危機發生的機率就非常非常小。"他認為,目前極低的債務成本可以避免金融市場的投機行為。

如果不能呢?專家認為發生意外的可能性很小。目前世界上所有主要國家,尤其是美國,都在大力舉債。今年美國的負債率可能會飆升至133%。但各國央行都在提供廉價的貨幣,而且利率很低,通脹率也會很低。

和她在全球各地的同行一樣,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鼓勵各國政府暫時按兵不動。"過早結束當下措施是錯誤的,那無異於跳崖自殺。"她多次對歐盟財長們說,現在繼續借貸,等到疫情結束之後再說。

作者: Bernd Rieg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