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消滅仇恨病毒

葉家興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瑞士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幾年前已有判例,在社交網站裡對仇恨、毀謗、右翼、反猶太等言論按讚或分享的行為,都屬於刑事犯罪。不過,案件一直在最高法院上訴中。

上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終於做成判決,支持下級法院的看法,認為按讚或分享可能提高此類言論曝光度,有助相關內容在社交網路上「病毒式」傳播。如果最終相關訊息傳播到第三方,就可能構成犯罪要件。

作為在一個多族群、多語言的國家,瑞士對社交媒體鞏固同溫層的「從眾效應」一直持有戒心。多元社會中,開放、包容是民主與法治價值得以貫徹的基石,也是國家得以近悅遠來、有容乃大的發展關鍵。瑞士最高法院在權衡言論自由與遏制仇恨的法益之間,無疑做出有益社會前進的選擇。

以特定個人或群體的身分背景為依據,進行侮辱及心理傷害,特別是有政治意圖的針對性污衊,根本不是,也不見容於言論自由。放任這種仇恨病毒擴散只會讓社會愈加分化。跟肉眼不可見的新型冠狀病毒一樣,仇恨病毒雖然看不見,但同樣有可怕的殺傷力。新冠病毒的傳播還有物理距離的限制,網路時代的仇恨言論卻像超級病毒,其擴散超越地理疆界,無遠弗屆侵蝕人們心靈健康,甚至可能導致針對性的暴力行為。新冠病毒需要被遏制,仇恨病毒難道不也該被消滅嗎?

例如,前幾日滯留於湖北的血友病少年和母親搭機返台的新聞下,有部分政客、媒體名嘴、網紅大肆散播仇恨病毒,連「母子直送火化場」這種毫無人性的話都說得出來。有返台隔離中的正常人抱怨隔離中的伙食,竟有媒體人惡形惡言:「你要不要回去吃蝙蝠?」

無良政客及媒體網紅循民粹之道,以挑釁衝突攫取政治資本及網路流量。在社交網站上,不斷流竄各種辱罵及侵害人權的情緒性字眼,散播仇恨言論,增加社會群體中的不安與潛在衝突。這種言論有助於國家命運共同體意識的凝聚嗎?

作為一個移民社會,我們的先民很早就認知島嶼欠缺天然資源的局限,因此將對外貿易交流往來視為繁榮發展之道。就算自己不屬於跨境流動的人群,善良的台灣人也都知道,跨族群的和諧相處得之不易。不同時期、不同地方的移民先來後到,各方互信互諒的穩定增長需要呵護。反之,放任網路社群媒體的仇恨言論氾濫,只會促成猜忌與不信任的衝突愈演愈烈。

瑞士最高法院上周的判決,以及幾年前德國反仇恨法及網路監管法律的經驗,都說明多元社會的良性發展必須正視仇恨病毒蔓延的問題。在人們找尋特效藥及疫苗來對付新冠病毒的時刻,我們也要學習西方先進國家,以立法及司法來消滅仇恨病毒。我們的社會要健康茁壯,再也不能漠視仇恨病毒撕裂整體的嚴重禍害!(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