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鮑啟宇5】石綿相關疾病將在今年起達到高峰 鮑啟宇兒願父親勿白白受害

蔣宜婷
·6 分鐘 (閱讀時間)
鮑啟宇過世前,將自己和家人的照片沖洗成好幾本相本,他兒子(圖)認為,這是爸爸想留給他們看的。
鮑啟宇過世前,將自己和家人的照片沖洗成好幾本相本,他兒子(圖)認為,這是爸爸想留給他們看的。

「我們的上司海軍總部啊,其實國防部現在用這理由來推,一點道理都沒有。不管《國賠法》民國幾年才出來,我發生事情就是要找賠償的對象,誰負責這件事情?你就是要把責任擔起來,沒有法條,去找法條。我發病也不是民國70年之前,是現在當下啊!」4月9日,鮑啟宇生前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接受我們專訪時如此感慨。

曾協助北捷潛水夫症案的律師吳俊達認為,鮑啟宇的案件發生於《國賠法》施行之前,且〈國家賠償法施行細則〉第2條明文排除溯及既往,故《國賠法》於此案確實難以適用。但這類個案仍可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86條提出民事訴訟,要求國防部負起損害賠償責任。

曾協助北捷潛水夫症案的律師吳俊達指出,此案雖難以《國賠法》求償,但仍可向國防部提起民事損害賠償訴訟。(翻攝吳俊達臉書)
曾協助北捷潛水夫症案的律師吳俊達指出,此案雖難以《國賠法》求償,但仍可向國防部提起民事損害賠償訴訟。(翻攝吳俊達臉書)

他指出,這類個案顯然會遭遇到《民法》第197條規定「請求權罹於時效」的障礙,然而,最高法院前年判RCA汙染案工人勝訴時,就曾闡釋重要法律見解:因有毒物質汙染究竟何時才會發病,是處於不確定的狀態,且就算被害人發病,初始也難以查知侵權者為何人。也因此,倘若國防部對當事人行使時效抗辯,可能有違誠信和公平正義。

宜修法補償 保障受害者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胡博硯也認為,此案無論走民事賠償或《國賠法》,都將面對請求權時效的難題,但國防部仍得思考「怎麼突破現行法的困境,讓人民得到救濟?」他認為目前最快速的方法,是國防部可提案立特別法處理。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胡博硯認為,解決這類案例最快速的方式就是立特別法處置。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胡博硯認為,解決這類案例最快速的方式就是立特別法處置。

據我國《憲法》,國家仍有義務保護人民不受侵害。石綿是國家大力投入經濟發展、軍事安全年代的產物,對於石綿暴露受害者,黃怡翎認為國家應該做得更多,「軍人的雇主就是國家,他其實是在保家衛國,我們應該要去回應,對於這些付出,我們要怎麼去弭平他們的犧牲?」

值得警戒的是,石綿暴露的相關疾病將會持續增加。李俊賢觀察,台灣惡性間皮瘤的臨床個案正在逐年增加,根據最新研究統計,2009年惡性間皮瘤的發生率是20年前的8倍。至於其他可能由石綿引起的肺症、肺癌,李俊賢表示,雖然較難確定病因就是石綿,但台灣肺癌患者逐年增加,他懷疑石綿因素占一定比例。另外,由於1980年代中期,台灣石綿消耗量達到高峰,透過統計模型推估,成大公衛所講座教授王榮德、李俊賢等研究者也於研究專書中指出:「台灣石綿相關疾病將在2020至2030年左右達到高峰。」

立法委員林昶佐也強調國防部必須正視問題,合作思考解決方案。鮑啟宇確實不能以任何現有法規救濟,但「這就是問題」,未來也可能有更多受害人。無論是接軌國際推動修法、建立補償機制,或是針對退伍軍人進行相關健康追蹤、提供協助,都是可行方向。

立法委員林昶佐關注此案多時,他將在這會期持續推動修法,並要求國防部解決問題。
立法委員林昶佐關注此案多時,他將在這會期持續推動修法,並要求國防部解決問題。

「早期船艦的鍋爐兵一定就是近距離接觸,如果他們有症狀,就趕快提醒他們、進行治療。我們必須建立一個石綿的諮詢窗口以及賠償機制,這是一定要盡快面對的事,這是人命啊。」林昶佐也舉例:「在歐美等先進國家都已經建立石綿相關賠償制度,日本的海上自衛隊更特別成立石綿諮詢窗口,專門處理海軍疑似遭受石綿災害的救濟補償。」若國防部不願配合,他也不排除在這會期凍結或刪減國防部預算。

但至截稿前,國防部對於是否針對可能罹患石綿病的高風險群進行健檢追蹤及調查,仍回應:「因為本軍沒有類案,亦沒有進行相關調查及補償。」是否設置相關補償機制與諮詢窗口?也僅回應:「因為本軍沒有類案,目前沒有相關規劃。」

繼承父遺願 續走抗爭路

告別式結束後不久,我與鮑啟宇的兒子見面。他很確定,自己要為父親走完之後這段路,「爸爸一開始也覺得,跟政府、軍方討論這件事好像意義不大,但如果這是正確的方向,他希望把這件事情講出來,無論軍方會不會給一個好的回應。他也希望不要讓他的身體白白遭受損害,卻沒有原因。」

鮑啟宇(左2)有3個子女,他因為跑船長年不在家,但總是帶很多海上故事回家。(鮑啟宇家人提供)
鮑啟宇(左2)有3個子女,他因為跑船長年不在家,但總是帶很多海上故事回家。(鮑啟宇家人提供)

如今父親已沒有機會看到結果了,但他希望國防部能認知,悲劇不僅發生在他父親身上,「一個好好的人,現在都已經走了。第一個我們制度要先建立,這案子真的要賠償,多少錢?說實在沒多少錢。重點是,我們遭遇的問題有沒有被重視?是非對錯有沒有一個對口?」

在鮑啟宇生前與年邁母親同住的公寓裡,我跟他兒子花了不少力氣尋找他年輕時於海軍服役的照片,然而軍法嚴謹,他不可能留下工作照。後來,我也不忍追問太多鮑啟宇離開的細節,惡性間皮瘤患者在臨終前,往往吸不到一口氣。那是極其痛苦的畫面。

他兒子說,父親生前很常去公寓樓下的公園散步。疼痛難耐時,鮑啟宇就靠走路轉移注意力,有時家人也會陪他一起走,「我爸很能走,有一次我們繞著公園走了好多圈,我太太最先回家,後來我兒子也不行了,就剩我跟著他一直走。」這種別人難以理解的疼痛,他們或許還得一直走下去。

更多鏡週刊報導
【誰殺了鮑啟宇1】沉默殺手藏在體內40年 他在肺裡發現石棉和玻璃纖維
【誰殺了鮑啟宇2】他是第一個向海軍申請國賠者 國防部拒賠只參加他的喪禮
【誰殺了鮑啟宇3】軍方造船廠技術員也罹癌 國防部只回應「沒有類案」不受理

【雙11買下去】
👉好好買市集挖寶趣!最省最划算都在這
👉買什麼最划算?激省攻略包你買最低價
👉2021運勢如何?快來抽Yahoo雙11靈籤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愛女魂斷異鄉 母要一命賠一命
台開案更5審 扁婿愈判愈輕
掏空蘋果西打 前總經理判9年6月
母正熟睡 2歲男童墜5層樓卡遮雨棚
生6孩打死1兒、棄屍2嬰 狠心父母判刑定讞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