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像機組員那樣一年隔離12個14天

·6 分鐘 (閱讀時間)

將一個人和社會隔離、和他人隔離,是痛苦的,否則就不會將隔離作為懲罰違法者的手段之一。

為防疫而隔離,並不是懲罰,是保護自己同時保護其他人,這大部分人都可以理解,但理智上的理解,不可能完全抵消隔離所產生的孤獨感、限制感和被遺棄感,或多或少還是會覺得痛苦。

集中或居家隔離十四天,一般人都會覺得痛苦,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機組員的心理狀況和一般人是差不了太多的,隔離一個十四天,還可以忍受,但就是會覺得痛苦。

問題來了,機組員的心理狀況和一般人差不多,但勞動狀況和一般人差很多,如果每個月飛一個長程航班,返臺就要隔離一個十四天,一年就是隔離十二個十四天。

其次,如果比照旅客,返臺隔離十四天,機組員實際被隔離的時間就超過十四天。因為,防疫所需,機組員服勤長程航班需要住宿外站的時間,依據現行的防疫規範,必須全程在房間裡面,不能外出,也不能接觸當地人。服勤一個長程航班約需三到六天的時間,那返臺隔離十四天,加上在密閉機艙內的時間、加上隔離在外站房間的時間,機組員一次總的隔離天數,甚至可能達二十天。

每個月都重複隔離二十天,你可以忍受嗎?我不相信一般人可以忍受。

很多討論會指說,一般人可以忍受隔離十四天,為甚麼空服員不行?這完全是一個錯置的命題,空服員的心理狀態和一般人相同,沒有比較高貴,也沒有比較差勁或卑劣,可以忍受隔離一個十四天,但空服員的勞動狀態和一般人非常不同。

大法官釋字第690號解釋,說明非常清楚,基於防疫所為的強制隔離,和違反刑法之處罰不同,故應採嚴格標準予以審查,衡量其「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與「衡平性」,且因憲法第八條明確規範人民之身體自由應予保障,故採「實現目的之有效且侵害最小之方法」。

這就是為什麼機組員的隔離政策要制定如此複雜,空服員有全套機上防護(口罩、手套、護目鏡、隔離衣)、外站全程隔離、兩劑疫苗、一般或加強自主健康管理,還要滾動式調整返臺後的隔離天數,這不是高過一般人的特權,反而是要讓空服員盡量享有一般人的權利。

盡量,為什麼說盡量,因為就算作了上述這麼多的配套,空服員因為勞動狀況和一般人不同,就是不可能享有一般人的權利。重複的隔離,重複的自主健康管理,影響到的不只是一個人想好好呼吸新鮮空氣,不只是社交和家庭和情感生活,就醫政策、教保政策、大眾運輸政策等等都會被連帶影響到。

不只影響一個月,不只影響一年,就準備要滿第二年了。

每次因為疫情或輿情有大的波動,隔離政策就會變動,變嚴格,空服員就會變痛苦多一點。

作為空服員工會秘書長,我和非常多的空服員,討論過非常多次機組員的隔離政策,多隔離一天、多痛苦一點,為了防疫所需,都有利人利己的成分,空服員可以理解、空服員也可以忍受變動的隔離政策,但空服員最沒辦法理解、最沒辦法忍受的是,這個社會人心對他們的隔離。

很多討論也會指,空服員就是愛違規、空服員就是很危險,甚至更汙名化的是指,空服員的違規和危險,來自空服員的情感生活和自制能力不檢點。

這完全是反動的修辭,只要查看具體的統計數字就會知道。

陳宗彥副指揮官公開提過,109年3月啟動機組員的隔離政策以來,到109年12月為止,機組員總計執飛54,000人次,僅23件違規,這個比例只有萬分之四。全臺灣有近8000個國籍空服員,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個位數的空服員染疫,這證明現行的隔離政策不是沒有效果。

但只要媒體報導一個機組員染疫、一個機組員違規,就會喚起仇恨的鎖鏈,緊緊勒著空服員。

我知道真的有人違規,然後就會面對程度不一的懲處,重則解雇。有過的人應有合理的責罰,天經地義。但我協助過數不計的空服員申訴和勞資爭議,很多亂檢舉,就像白色恐怖,我看你不爽就報你是臺獨共匪,我看這個空服員不爽,或我看到這個空服員一張戶外的照片就恐慌,然後就檢舉,一而再,再而三。本來應該用來保護所有人的互相監督制度,濫用到最後,竟然淪為甚麼前男友還是仇敵,對個別空服員的報復手段。

被亂檢舉的空服員,如果來問我,是不是乾脆將臉書、Instargram甚麼通通關掉好呢,感性的我,會覺得你沒有作錯事情啊,但理性的我、務實的我,會說,嗯,暫時這樣子對你可能好一點。

我不會說空服員最可憐,有些人的可憐,會顯得其他人的可憐更可憐,我看過太多太多可憐到不能敘述的工人了。但誠因如此,我知道,空服員的可憐不是他們應該忍受的。

我最喜歡的科幻作家娥蘇拉勒瑰恩,有一個短篇小說〈來自奧美拉的人〉,故事很簡單,有一座名為奧美拉的城鎮,非常幸福豐饒,但所有幸福豐饒的代價,是一個魔法,是需要將一個蒼白瘦弱的孩子關在奧美拉的地下室。

愈來愈多奧美拉人知道真相,那個孩子看起來好痛苦好痛苦,可是沒有人敢解放地下室的孩子,因為只要放出來,奧美拉就會覆滅。有些奧美拉人選擇出走,不能忍受自己的幸福以他人的痛苦為代價,有些奧美拉人留下來,每天自責,也有些奧美拉人若無其事地,繼續過日子。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面對,那些地下室的孩子呢。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作者為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原標題:機組員現行的隔離政策是為了讓機組員盡量享有一般人的權利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曝光】漢光預演出包!F-16V降落失敗糗「吃土」 空軍將組專案調查

李亞鵬曬與15歲女兒李嫣撒嬌日常 「低頭親大腿」遭網友砲轟噁心越界刪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