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小國無外交

呂志翔
中國時報
(圖/Pixabay)
(圖/Pixabay)

中國對國際組織的外交攻勢上周在「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祕書長選舉中遭到挫敗,有人認為這是全球「反中排華」的結果。但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在台灣某前外交部長眼中只是「鼻屎大」的新加坡,為何能在美中白熱化外交戰中脫穎而出?新加坡拒絕在強權競爭中選邊,卻可得到美國的支持,對全面親美抗中的台灣又有何啟示?新加坡的小國外交或許可提供答案。

聯合國及相關專業組織的祕書處已成為國際政治的主要戰場,標榜美國優先的川普總統排斥承擔過多的國際責任與承諾,形成權力真空,崛起的中國大陸趁虛而入,目前國際電信聯盟、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及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祕書長都是由中國人擔任。中共對WIPO祕書長也展現高度企圖心,提名現任WIPO副祕書長王彬穎角逐。

面對中共不斷擴張,美國承受極大壓力,必須予以制衡,喊出只要非中國候選人出線就可以。在5名候選人中,美國屬意新加坡智財局長鄧鴻森,他最後以55票比28票絕對優勢擊敗王彬穎。

美國反對中共掌控WIPO的主要訴求在於全球侵犯、剽竊智慧財產權首推中國大陸,如由中國官員主掌管理專利、商標、著作權的WIPO無異「請鬼拿藥單」。美國及西方國家的警告對選情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再加上「新冠肺炎」演變為全球性災難,中共難辭其咎,造成會員國對中國大陸的普遍不信任。

中國在WIPO受挫並不意外,新加坡只是個城市國家,不但打進國際政治,更在兩大強權競爭中游刃有餘,一舉取得重要國際組織領導人地位,才令人驚嘆。台灣與新加坡同為亞洲四小龍,台灣曾為龍頭,但今天台灣的國際地位、整體競爭力、平均國民所得已經落後,這與國家領導人的格局與視野、發展策略有密切關聯。

在「印太戰略」設計下,新加坡與台灣同為美國的夥伴國家。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美國在亞洲有許多盟友及夥伴,他們的最大貿易夥伴都是中國,因此,希望美國與中國能化解分歧,並與中美兩國同時維持友好關係;至於如新加坡一樣的小國,雖無法影響大國的決策,但並不意味完全受人支配,小國可以聯合起來,擴大其影響力,而新加坡的實際外交作為也充分反映了這個思維。

新加坡在美中競爭中保持超然地位,充分利用美國的安全保護傘,同時發展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務實彈性的作法贏得了更多尊重,這次WIPO祕書長選舉可說是小國外交的經典之作。

對比新加坡精確掌握國際現實與趨勢,民進黨政府局限於意識形態,不但拒絕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更要切割、脫鉤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台灣與新加坡的差距不但日益擴大,與世界潮流也漸行漸遠。(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