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延伸國高中 教學現場必崩潰

簡立欣/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14日舉辦「國家語言納入12年國教,準備好了嗎」記者會,痛批《國家語言法》是「文化部霸凌教育」、「黑洞級災難」,將侵蝕台灣全部教育資源。(簡立欣攝)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14日舉辦「國家語言納入12年國教,準備好了嗎」記者會,痛批《國家語言法》是「文化部霸凌教育」、「黑洞級災難」,將侵蝕台灣全部教育資源。(簡立欣攝)

文化部《國家語言發展法》跨部「指揮」教育部12年國教課綱,引發諸多亂象。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教文體育組召集人高永光表示,他認識的原住民老師1人要教3個族語,學生要跑課,原本已經苦不堪言;未來本土語言課程延伸到國高中,教學現場肯定崩潰。

立法委員李德維表示,教育不是華麗的展示品,《國家語言發展法》包山包海,國語、閩南語、原住民語、新住民語,甚至手語都納入,但現在學校是考試、比賽引導教學。像他外甥女是台南人,講得一口漂亮閩南語,小學時參加語言競賽,因為國語、閩南組參加者爆滿,老師幫她挑了原住民組,花兩三個禮拜學一首原住民族歌,果然得到第一名,但她對這個文化完全不認識,請問這樣的語言政策有何意義?

中華語文促進協會祕書長段心儀說,過去閩南語、客語除了師資不足,教材也因為拼音不同而不統一,學生回家跟阿嬤說閩南語,還會指責阿嬤說得不對,「學校不是這樣教。」本土語言教育原意是要學生跟長輩溝通,現在反而變成跟長輩之間的扞格,這是甚麼母語理念?

段心儀表示,現在所謂的「國家語言」語種變得更多更亂,語言到底是用來溝通,還是用來製造隔閡?台灣好不容易用國語統一台灣各地方言,讓所有人可以溝通,現在《國家語言法》卻反其道而行,假設一場會議中每個族群都認為可以用自己的語言來發言,請問要準備多少翻譯?《國家語言法》說讓大家自己想辦法,非常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