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台美關係為時已晚

湯紹成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大選逼近,風雨欲來、風聲鶴唳,目前已可確定,在美國當地時間11月3日投票後不會有最終結果,因為各州對於通訊投票的截止日規定不同,加上通訊投票問題多,因而可能會延長至數周甚至數月之後總統當選人才能確定。此時兩大陣營的極端支持者也都在摩拳擦掌,武器與彈藥大賣,大城市中心的商店街紛紛展開防護措施,選戰氛圍令人膽顫心驚。

除了左右翼極端團體之外,反政府的布加洛運動正在崛起,讓現有的極端團體更形複雜,因為「布加洛男孩」的政治屬性不定,且動亂性更強,他們自詡為半民兵團體,並趁亂追求「社會崩潰理論」,還曾在大選前策動刺殺密西根州州長,甚至不惜發起「第二次美國內戰」。

再者,目前拜登家族的黑資料被吵得沸沸揚揚,其中包括與大陸、烏克蘭、俄羅斯企業以權謀私,且多項資料顯示拜登本人也牽涉其中並獲利甚多。原本美國主流媒體《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等都拒絕加以報導,但因紙包不住火,雪球越滾越大,導致美國左翼新聞網站《攔截報》的共同創辦人葛林華德日前突然請辭,主因是抗議該報編輯群拒絕刊登他批評拜登的文章,甚至還要求他也不得在其他媒體發表。由於葛林華德敢說敢言且獲獎無數,公信力極高,因而引起軒然大波。

而拜登的醜聞恐怕還不會因選舉結束而終了,只要一些證據屬實,就算當選之後也還可能被拉下馬,尼克森的水門案就是最佳實例。

正由於拜登家族醜聞的影響,美國已有14個州允許重新投票,因此需要選務人員重新作業,曠日廢時。況且,各州有關重新投票的規定也不相同,如威斯康辛州的選民可以反悔兩次,亂象可期。

近日美國重磅媒體《華盛頓郵報》曾披露,蔡英文政府在涉美事務上較偏重共和黨,使台灣陷入尷尬,《華郵》更稱台灣擔心拜登當選後與大陸的關係生變,因拜登曾言,俄國才是最大敵人,而中國僅是競爭對手。這才是台北最關心的重點。

再者,川普的選情堪慮,所以蔡政府有意調整步調,但為時已晚,只能略微澄清立場。2日外交部長吳釗燮在立法院表示,美國大選後可能會有一段「交接期」,立委問他是否認為拜登會當選?這當然是一種外交詞令,以便凸顯台灣不選邊的立場。其實,這所謂的「交接期」應是「混亂期」比較正確,因為吳釗燮也認為,美國在選後會陷入比較長的不確定狀態。

由此可知,蔡總統日前召開國安會議確實其來有自,一旦美國失控,北京是否可能趁機奪台,自然引發聯想,而這已遠超過台北押寶川普所可能造成的傷害。由於近年來川普政府積極拉攏台灣以抵制大陸,民進黨政府已被美國的強烈「善意」限縮了其政策的迴旋空間,對川普友善的回應亦無可厚非。日前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剛結束,其公報不提「一國兩制」和台灣,但重視備戰。是否提及兩岸關係的字數越少,意味兩岸情勢越糟?蔡政府可得繃緊神經了。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