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河:證所稅又來了,散戶逃竄!

【謝金河/專欄】
先探投資週刊

山上石頭滾下來了!總統大選過後,一路走來穩健的台股,走到八一七○硬是卡住了。台股在八千點關卡正在思索下一步的方向。這原本十分符合原先我們設定的目標,八千點是年線、兩年線最大壓力之所在,即使越過,也有回測壓力。另一方面,七九六二到八三一七原來是去年八月台股大跌的大跳空缺口,多頭進入這個技術面的最大壓力區,原本就不易長驅直入。

台股八千僅是假象?

換句話說,台積電、鴻海撐起台股八千點,只是一個假象,很多個股已先行回檔一成、二成的都有。這個情況全世界都有,漲勢都集中在各國最有競爭力的大權值股身上。像南韓最具代表性的三星漲到一三一.一萬韓元;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是UNIQLO,創了歷史新高,工具機龍頭FANUC也創歷史新高。

今年以來,全球四大央行一起印鈔票,撐起股市半邊天,不過印鈔票的藥效終得像灰姑娘碰到黎明一般,資金行情仍得通過基本面大考驗。台股走到八千點的位置,正在思索下一步怎麼走,猛然之間,財政部突然端來一盆冷水──稅改第一優先:資本利得稅。散戶一聽到證所稅立刻腿軟,二十九日台股盤中一度大跌二二九.五二,指數一度下探七八○八.五五,台股原本的結構是以盤代跌,盤整出下一波新方向;如今證所稅就像灑狗血一般,立刻把原本信心十分脆弱的台股打得潰散。

呂大師的沈痛觀點

這一期呂宗耀先生在《今周刊》寫下很沈重的這一席話:

「財政建全小組」正就六大稅改議題開始聚焦開會,成員結構看不到成就台灣,累積三十年來外匯存底的流血流汗跨海征戰優秀企業家群,乖乖貢獻賦稅的股市交易者充滿頹喪與焦慮,偏離台灣主流價值的小組成員結構,會把台灣最珍貴的核心靈魂──企業家熱情,殺戮殆盡,瞄準「資本利得」就叫公平嗎?資本主義能擊敗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它的精髓不就是Unfair is fair嗎?努力者與不努力者如何公平?待在台灣生活與跨海征戰與異種流淚流汗殺戮,如何公平?拿著鋤頭入本土田地耕種與搭飛機拎著公事包異地商戰廝殺,如何公平?

這是呂大師發出內心的沈痛觀點,台股才剛剛經過去年八月以來的歐債危機大撞擊。去年底,適值總統大選,國內朝野總動員,兩黨殺聲震天,散戶根本不敢進場買股票;等到農曆過完年後,全球掀起資金行情,散戶還分不清狀況的時候,台股已經一路狂奔到八千點了。等到八千點散戶開始進場,沒想到大盤又停住了。

證所稅沒有解決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卻留給社會一大堆問題,最後郭婉容黯然下台。這回她的女兒功夫肯定不比媽媽好多少,這次糾結了一大堆稅改紅衛兵,大家聚集在一起,準備來革別人的命,社會觀察不見得全然是正面。

有錢人用腳投票

○八年馬總統上任,為什麼調降遺贈稅是對的?因為中國、香港、新加坡,這些有華人傳統的社會都沒有遺產稅,只有台灣五○%,這是逼台灣人把錢放在海外。這些年我們大嘆台灣租稅負擔比率很低,但是仍有不少人用腳投票。最近跑去當新加坡人的就有兩個著名個案;換句話說,有辦法的人可以用兩隻腳投票,可以選擇不當台灣人。

因此,在台股信心最脆弱的時候,啟動證所稅,實在是不智的行為。台灣要討論社會公平正義的地方實在太多,像是公務人員的月退俸,台灣的工業用電對科技大廠的補貼,還有科技大亨一直以來享受的獎勵投資抵減;台灣社會不公不義的事仍很多,但是追求社會正義祭起的第一刀,立刻砍向資本市場,恐怕不是有智慧的抉擇。

在證所稅陰影下,本來台灣經濟基本面就不好,先天條件已不足,人禍又橫亙在前,減碼因應是上策,不妨暫時退場觀望。如果證所稅的陰影不釐清,台股不會站上八千點。

長黑橫生變數

全世界的政府像台灣陳沖那麼做法並不多。加稅是拔雞毛的舉動,財長部長找了十六個像紅衛兵的學者,未開徵即大聲嚷嚷,要被開徵的人,卻連講話的機會也沒有,看不出是哪門子的公平正義。股市大跌,也許大官們會覺得很奇怪,資本利得稅才剛開始討論,怎麼會跌成那個樣子?他們都忘了股市最怕不確定性因素,他們把大刀架在那邊,散戶怎麼會不怕?

台股在高檔突然出現一記長黑,通常是變盤的訊號,二十九日的大跌,已讓本周的周線出現逾二○○點的長黑;最不妙的是周KD指標反轉交叉向下,本來是以盤待變的大盤,形成反轉下跌的走勢。假設七八○○點不守,下一個目標區回測七五○○點,台股將淪為與中國深滬股市一般比弱的市場。

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1667期

或上http://weekly.invest.com.tw有更多精彩的當期內文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