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譙翻中選會1〉9博士傲慢不聽勸 揭全民投票罰站內幕【壹點就報】

壹週刊
壹週刊Nextmag

 

行政院中央選舉委員會在11月24日地方九合一選舉中,一舉創下了「跨日開票至25日凌晨3點42分」及「邊投票、邊開票」兩項新台灣民主奇蹟。這個幾乎全由博士組成的獨立機關,本務無他,就是把選舉辦好,但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竟公開承認,當天選舉大塞車時,該會竟連找齊委員召開臨時會議因應都做不到,非常離譜,難怪會成為不分藍綠全民最大的公敵。

選戰已結束一個多禮拜,正當不少人還失神於民進黨大海嘯或沉醉於「韓流」,立委們卻已磨刀霍霍,打算好好檢視表現跨越藍綠的「選舉頭號戰犯」-中央選舉委員會(簡稱中選會),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為此排定12月3日上午,就這次選舉亂象進行專案報告。

中選會主要上台備詢的,是在前主委陳英鈐引咎辭職後,代理主委的原副主委陳朝建,他隨即向全國民眾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他表示11月24日投、開票大塞車,主因是中選會在今年另有10個公投案要隨地方選舉一起投票的情況下,因公投成案時間過短僅一個月,以致事前規畫不周,中選會應為自己的疏失和輕忽負起最大責任。

 

 

中選會前主委陳英鈐(右)引咎辭職後,由副主委陳朝建(左)暫代主委。(圖片:蘋果日報)

然而,中選會的離譜表現,絕對不只是「輕忽」兩字足以解釋,而是達到「麻木不仁」的程度。因為早在半年多前,就有出身全台各地、身經百戰的藍綠區域立委,多次提醒中選會,公投綁大選必會造成投票大塞車,例如民進黨立委管碧玲,今年4月中和7月初時都曾就此質詢過中選會,當時「管媽」還苦口婆心地提醒中選會「別讓技術問題變成政治風暴」,不料一語成讖。

直到選前兩週,內政委員會召委、國民黨立委黃昭順,甚至擔心到借好立法院的大禮堂,要求中選會直接到立法院模擬投票給大家看,卻被前主委陳英鈐一口拒絕,理由是不願讓選監人員拋頭露面,被大家盯著看,說這樣會影響選監人員的招募,還對投票時間拍胸脯保證。

當時,中選會對外表示,根據他們內部模擬結果,選舉票加公投票可在2分10秒內完成,與投票當天大塞車的真實情況簡直天差地遠,這讓國民黨立委李彥秀大為光火:「你們哪來的自信,敢這樣直接上線(投票)?」但陳朝建當場卻又說不清楚,中選會當初內部模擬是怎麼做的?

 

民進黨資深立委管碧玲曾多次提醒中選會審慎規劃2018九合一選務工作。(圖片:壹週刊)

《壹週刊》調查,連同已辭職的前主委陳英鈐在內,中選會共有陳朝建、周志宏、蔡佳泓、許惠峰、林瓊珠、林慈玲、劉嘉薇、江大樹、張淑中、林偕得11名委員,當中除現為內政部常務次長的林慈玲及高檢署主任檢察官的林偕得外,其餘委員均為法律、政治、公共行政或犯罪學的博士,在政府機關中是一流的高學歷,如今卻被批評充滿著菁英的傲慢,對四面八方的建言充耳不聞,完全活在自己的象牙塔裡,加上第一線選舉實務的不熟,終於釀成這個台灣選舉史上的大災難。

管碧玲就批評,中選會自今年5月起,針對11月24日投票當天,共舉行了七次的關鍵會議,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七次會議中明明歷經公投投開票程序的議定、與縣市選委會研商、選務協調會議,兩次委員會議和公聽會,竟沒有一次針對公投綁大選,可能會造成公投圈票處不足的情況加以討論。

這一系列的選務關鍵會議中,最後一場是在9月27日舉辦的「全國性公民投票與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同日舉行相關事宜」公聽會,當時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哈佛法學博士蘇彥圖曾再度指出投票塞車的風險,可惜中選會仍是依然故我。

 

藍綠立委都曾在投票日當天多次警示中選會妥善因應大排長龍問題,卻不見中選會採取有效作為。(圖片:蘋果日報)

最讓藍綠立委氣炸的是,11月24日投票日當天,從一早開始,全台各地就有排隊的「災情」傳出,各選區的立委們也紛紛利用黨團或立法院的通訊群組反映此事,要求中選會立刻處理,甚至多次直接致電前主委陳英鈐,但陳不是不接電話,就是表示已在解決,事實上卻是人龍越排越長,民眾抱怨連連。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和國民黨立委曾銘宗都質疑,既然一早就收到出現這種緊急狀況,為何中選會無法修正或變更選務,例如用分流緩解塞車,或延長投票時間來應變?陳朝建說,投票日早上八點多,中選會就接獲各地選委會回報有投票出現塞車,因此當天忙於「發出兩篇新聞稿」和「調動全國可以使用的遮屏(圈票處)」,所以才沒有其他進一步的動作。

陳朝建進一步解釋,選舉公告具法律授權效力,因此8點到16點的投票時間屬實質法規命令,若更改或延後開票都需要提前公告,即便召開臨時委員會也無法當天變更。而他稍後也承認,當天前主委陳英鈐無法找到法定超過一半以上的委員,舉行臨時委員會進行緊急狀況處理,但強調當時有跟過半數的委員通上電話,並取得他們授權排除投開票的相關狀況。

陳朝建此言,立刻引來更多質疑,「中選會不就是為了辦選舉?選舉當天所有委員居然不用待命?連主委都叫不動人?」面對立委們追問,陳朝建也在中選會法政處的輔助說明下,承認與其餘中選會委員通電話,只能算是諮詢,不能算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正式會議結果,卻也不否認身為主委卻無法有效領導,確實是陳英鈐辭職的主因之一。(撰文:蔣永佑)

 

更多壹週刊報導

〈譙翻中選會2〉柯丁激戰開票龜速 北市選委會成箭靶

〈譙翻中選會3〉根本沒投票演練 基層只能看著辦

 

相關新聞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