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從林正弘教授過世想到殷海光

台灣自由主義大師殷海光, 堅守自己的理念,寧死不屈。   圖:陳香蘭/攝
台灣自由主義大師殷海光, 堅守自己的理念,寧死不屈。 圖:陳香蘭/攝

[新頭殼newtalk] 從臉書看到殷海光基金會董事長林正弘教授過世,讓我想起之前看到林正弘教授及其所主編的殷海光全集(桂冠版)。

殷海光的偉大不在著作,而在人格。林正弘教授的價值不在殷海光全集,而在守護殷海光自由主義思想的毅力與勇氣。

有朋友跟我強調殷海光的思想怎樣,啟迪一代年輕人對自由主義的期待與嚮往。我僅接受後一個論點,對前者則哼哼哈哈的對應著。

自由主義是西方文明的產物,未曾生活在西方社會的殷海光,其實對自由主義的體會與認知,僅能說是殷海光式的東方人理解,而不是曾生活在西方社會的人,所理解的西方社會的自由主義。更進一步說,殷海光的自由主義某種程度是建構在反國民黨專制體制下,所做的反省與自由主義的想像。這不是他本人實際生活在自由社會後,所做的反思、批判。

因此從我們這些已經掙脫、打倒國民黨專制體制,生活在相對殷海光更西方、自由社會的人來說,殷海光的自由主義僅是一個反國民黨、具有自由主義思想的人,所思索的自由主義。而我們或多或少的與殷海光因為居住在同一個島嶼、相近的生活時間,而出現思想互相影響、傳承的間接可能性影響。至於思考深度,或許殷海光也不如現在的學者了。

基於這樣的脈絡思考,林正弘教授與殷海光或許在學術啟蒙上有關係,而這個重要性應該不低。但在哲學、邏輯等思想上的關係,可能不具有(或者稱高比例、高濃度)傳承關係。

在戒嚴時期,殷海光的著作-中國文化的展望,主要是香港的出版社在印,然後走私賣到臺灣。要買就是要到台大對面的車書攤,或者跑到師大夜市的地攤。我知道林正弘教授,乃是在戒嚴後期、解嚴初期,在台北街頭的攤位上,看到林正弘教授所主編的殷海光的著作。全套好像僅有五本,桂冠出版社出版。一個私人出版社願意出這種國民黨要砍頭的書,也需要勇氣,而林正弘教授為何要淌這個渾水呢?同時,也為林正弘教授的膽識感到佩服。

研究殷海光的著作與思想,對台灣的重要性,不在殷海光的邏輯思考與學術專業方面的成就,而在他對抗國民黨的論述、思路歷程及其影響層面。用李敖的話去闡述,就是對殷海光這位思想家的研究。我們若從這個角度來檢視林正弘教授在擔任殷海光基金會董事長及其努力,就更能看出林正弘教授的成就。

在林正弘教授辭世後,我才想到幾個應該在他生前,要有人提問的重要問題。
1. 到過西方社會,深受專業哲學訓練的林正弘教授,怎樣看待殷海光的邏輯、哲學和他的自由主義?
2. 從1970年代殷海光教授過世,到五十年後的2020年,殷海光一生力抗的國民黨已經垮台,國民黨的專制體制也崩潰,臺灣社會出現重大改變。林教授認為殷海光的自由主義與現在的自由社會、年輕人的想法,有甚麼重大衝突?
3. 林正弘教授應該以哲學教授的思維,回去檢視殷海光的論述與哲學思路,他對統獨的態度會怎樣?這個命題的重要性在:1.殷海光曾遺願要將墳墓葬在面對太平洋的東海岸,而非面向他的祖國中國的西海岸。2.當自由民主與統一不能兼得時,殷海光是選擇統一?還是自由民主?
4. 林正弘教授怎樣看待殷海光、台大哲學系事件?

(作者:林修正/退休副教授)

更多新頭殼報導
(影)朱立倫:九二共識就像美國的一中政策 同樣是「沒有共識的共識」
打柯順便「斷瑋求生」? 王浩宇:林瑋豐根本就不是民進黨什麼網軍
「就是不提國民黨自己也是網軍巨頭」顏若芳:蔣萬安就是柯文哲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