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動現狀者有舉證責任:核四能夠五年重啟的根據在哪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選會日前舉辦公投四案的第三次電視說明會,重啟核四案正方代表人為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反方代表人為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平心而論,正方代表都是黃士修,由於他並不是真正的專家學者,導致在經歷兩場次的陳述後,他已經沒有新的論點進行議題的攻防,充其量只是補充先前的立場,再不然就是變成個人主觀的詮釋或批評,造成論點的侷限與單調也與他強烈的個人風格密切相關。

黃士修在兩輪發言中,首先表示已告發台電核發處處長許永輝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與瀆職罪。這樣的策略並不明智,因為舉證責任並不充分且深具人身攻擊色彩,畢竟這是政策討論的場合,不是法庭辯論或法官的現場,搞錯身分劃錯重點只會模糊焦點。

欠缺具有公信力的證據還出現於黃所提的「核四重啟初步規劃書」,他先表示這份規劃書從內容細節可知,是2020年1月寫的,正好就是許永輝上任的時候。他更透露台電查不到「內鬼」,因為這份報告是從府院來的,且報告來由台電管理階層也知情。

在此背景下,「核四重啟初步規劃書」似乎成為黃士修所有論點的支撐槓桿與「專業」依據,因此他宣稱「重啟核四僅需5年500億」,並質疑近來反核人士總是糾結在斷層以及核四工程品質的問題上,經濟部一直對外宣稱核四的耐震基準值只有0.4g,但實際上的耐震是0.66g,0.4g相當於7級巨震,若發生在雙北都市,建築恐怕就先毀一半了,但核四廠還是會很穩固的存在,因為0.4g只是最低要求。他強調台中、高雄等地區有很多條活動斷層,而儲氣槽、輸氣管、煉油廠都建設在這些地方,這些建築的結構全部都比核四廠脆弱。

最後他再度提及蘭嶼核廢問題,更在發言中承諾核四公投通過的記者聯訪、這個全國媒體的曝光機會,將會訴求將蘭嶼核廢,遷回三座核電廠的低放倉庫。

蔡中岳直接批評「核四重啟初步規劃書」不可能為真,這也是最釜底抽薪的作法,因為這是正方最關鍵的立論基礎,這也是典型奧瑞岡反方「在享有現狀推定」立場下,檢證正方變動現狀所應負擔「舉證責任」的策略設定。

蔡指出「規劃書」沒有出處且來源不明的報告,這跟擁核人士口中所說「講求科學、希望凡事要有論文才能討論」完全不同,用一份未知的報告來跟民眾說,核四好像可以重啟。

他認為黃士修和前總統馬英九共同召開了一場記者會,核四在馬政府時代7年試運轉都沒辦法過關,現在黃士修又說5年就可以重啟商轉,這到底是誰打臉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蔡批評正方的變動方案內容並不具體,甚至不具備可行性,例如環評、地質調查、工程改善的問題都沒有解決,這些都未列入「重啟核四5年500億」的表格當中,若將這些問題全部納入,真的要重啟核四,估計得花15年才能發電,跟黃士修所說5年500億差距很大,因為核四最快要到2036年才能發電。

針對斷層的爭議,蔡中岳指出,核四之所以建在斷層上,是因為九二一大地震之前台灣對於地調的資料並不完善,他與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及其他幾位教授,將在會後開記者會給黃士修「上課」,這個說法有點可惜,因為在場上直接回應可能更具檢證的效果。

此外反方最後主張黃士修應該去日本福島,親眼看看核災現場,再告訴民眾「不怕核災的決心是真的嗎?」他強調,「核四廠是一個先天不良、後天失調,不斷放水仍然沒有辦法過關的核能電廠,還要花超過十年以上、百千億以上的經費的不當建設」,國民應抉擇要不要用它。

綜上所述,正方陳述其實是前兩場的延續並無突出的新論點,唯一的舉證來自於「核四重啟初步規劃書」,再加上許多理論多數個人主觀的臆測與推論,一旦反方採取「推定-檢證」的策略,雙方的差距就會高下立判。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