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調的台灣價值

本報訊
2019年12月31日,立法院院會處理「反滲透法」草案,國民黨立委拉起布條,戴著口罩在議場內靜坐,抗議此法案侵害人權。(姚志平攝)
2019年12月31日,立法院院會處理「反滲透法」草案,國民黨立委拉起布條,戴著口罩在議場內靜坐,抗議此法案侵害人權。(姚志平攝)

每逢總統大選,兩岸議題毫無例外都成為選戰主軸之一。蔡政府為贏得連任,讓兩岸因素成為勝選催化劑,一直是綠營最高指導方針。通過《反滲透法》只是法律手段,其他層面的政治操作更是斧鑿斑斑。

按理,民進黨傳統上最反威權,事涉民權法律創設理應謹小慎微,但《反滲透法》不管發動、審議過程,或文本都充滿爭議,全然違背民進黨的創黨宗旨。以國民黨近期揭露的數十起「查水表」個案為例,80歲老婦面對媒體泣訴內心的恐懼、單親媽媽轉發質詢影片,竟遭北中南三地傳喚,在在令人想起喬治歐威爾《一九八四》老大哥的翻版。

顯然,重點不在適用《社維法》或《反滲透法》,而是「滲透」概念讓全台陷入了昔日「警總復辟」的陰影;重點也不在最終有罪或無罪判決,而是過往讓台灣人驕傲的「免於恐懼」的台灣價值,已徹底變了調。

可議的是,影響深遠的《反滲透法》急驚風般通過,公布施行卻按例慢慢來,總統府並不急。其理何在?立法院解釋是選舉將屆,總統太忙。如果這解釋合理,那麼當初不顧在野黨反對逕付二讀,不顧往來兩岸工商界苦口婆心盼降低損害,非要選在立院會期最後一天過關,如今怎能說服社會大眾接受?

要求立院強勢過關,目的就是要在投票前塑造兩岸恐懼根源,強化民進黨抗中的正當性。此外,就是民進黨對立院改選沒信心,怕下屆立院無法過半,所以不敢留給即將產生的新民意審查,非得跳過正常程序強行趕在本屆立委最後一天會期草率通過不可。

對於民進黨這種鴨霸蠻橫心態和草率立法,台灣民眾沒受夠嗎?還要讓民進黨繼續掌控立院過半多數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