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外的本土研究,他們要用細節打魔鬼

端傳媒記者 陳倩兒 發自香港
本土研究社成員在香港街頭,他們認為,生產知識不一定要在象牙塔中,而是希望在民間,用知識推動變革。
本土研究社成員在香港街頭,他們認為,生產知識不一定要在象牙塔中,而是希望在民間,用知識推動變革。

兩星期前,藏着香港歷史秘密的200多份檔案被一群年輕人從8000多公里外的倫敦帶回香港。這些檔案取自英國國家檔案館,經相機拍攝後,小心翼翼的儲存在硬盤裏。

這是一次針對香港歷史和前途問題的全球檔案尋寶計畫,除倫敦外,還有參與者在美國和台灣等地搜羅機密檔案,正值香港回歸二十週年前夕,他們緊鑼密鼓地回溯香港主權和移交的歷史細節。發起計畫的團體名叫「香港本土研究社」,沒有政府背景,也不是學術大家 ,成員全是香港年輕人。

純粹就是大家都關心一件事,然後就問:『問題在哪兒?』大家坐下來一起談,一起研究,然後就發現很多可能性。

本土研究社成員黃肇鴻

「其實不是很formal,純粹就是大家都關心一件事,然後就問:『問題在哪兒?』大家坐下來一起談,一起研究,然後就發現很多可能性。」黃肇鴻這樣介紹這個民間社團。今年28歲的他三年前加入本土研究社做義務研究員,當時全職工作是政府公務員。

目前在這團體中,全職研究員有3位,義務研究員則有40位之多,其中鮮有博士或大學學者,各人來自不同行業背景。他們說,生產知識不一定要在象牙塔中,知識成果也不是為了變成國際期刊上的學術論文,而是希望在民間,用知識推動變革。

「在民間研究裏,人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有人找資料,有人整理,有人負責把成果變成論述,不一定是要讀到博士,寫學術論文,才可以生產知識。」本土研究社發起人陳劍青這樣說。

歷史只是一條直線?用民間研究去豐富想像

23歲的彭嘉林記得,第一次闖入這個民間研究圈子時,感覺非常新奇。2015年年初,他在臉書上看到本土研究社招聘研究員,私信聯絡陳劍青,後者爽快地讓他「上來一起開會」。開會地點就是陳劍青的家,旺角舊唐樓的一個單位。

「裏面有公務員,有城市規劃師,大家來自不同背景,討論氣氛和大學裏很不一樣,是跟社會緊密結合的,現在有什麼問題,怎麼配合時事去突破,去帶來改變。」彭嘉林回憶說,那時他正在香港嶺南大學讀書,感覺大學研究總是「靜態的、和社會連結不多」,他很快加入了這個民間研究團體。

詳原文:象牙塔外的本土研究,他們要用細節打魔鬼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