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肉價格頂不住了 反襯中共治理低效

世界新聞網

中國豬肉價格飆漲,9月即升漲近七成,如今每公斤超過人民幣40元,折合美國算法,一磅豬肉約2.7美元。但別忘了,中國國民平均所得只有美國約六、七分之一;美國豬肉每磅以2至3元計,折算下來,中國人消費豬肉的負擔是美國人的七倍多。難怪日前河南一場婚宴,有人感歎半年多未吃豬肉或吃不起豬肉。網上盛傳,豬瘟、豬頭(罵人的話和表情符號)和習近平領導能力,如今已成網路敏感詞,禁止討論。

習近平上台後,中共治理績效在歐美民主國家出現混亂反襯下,「中國模式」或「中國方案」備受官媒自捧推崇,習近平在中共19大還宣示要輸出中國方案,協助人類解決問題。但非洲豬瘟流行、豬肉價格飆漲,中國人消費的肉類又以豬肉為主,北京當局因應對策是否適當,成了檢驗治理模式和績效的指標,豬肉如珍饈,人民荷包縮水,心中不滿不難想像。

持平而論,中國實在太大,要滿足14億人的腸胃,光是餵飽肚子就是天大的負擔。中國歷代王朝飢荒連連,逢天災人禍年,餓死幾百上千萬人不稀奇,中共建政後也不例外。改革開放40年來,如今多數人豐衣足食,所以前外長錢其琛十多年前在國際場合說「讓13億人吃飽飯,就是最大的人權」;官媒2010年前,還常標榜「解決13億人的吃飯問題,是建國60年來的了不起成就」。

這些說法並非全無道理。但標榜能吃飽飯就是人權只是最低標準,政府總該有比飼養動物更高的標準看待人民和自我期許吧?同樣道理和邏輯看豬肉價格狂漲,責任該在誰身上呢?

中國豬肉價格狂漲,有大環境因素,也有人謀不臧:一,豬肉消費力太驚人。2018年中國出欄活豬2.94億隻,自產豬肉5404萬噸,還須進口215.5萬噸,總消費量約5620萬噸,以13.95億人平均每人年消費40公斤。中國常態有活豬3億至5億隻,去年8月豬瘟來襲,疫情由南向北蔓延,各地大規模撲殺豬隻,豬肉供應當然吃緊。

二,去年8月初發生疫情,官方隱瞞,到今年7月疫情加重,官方卻說只發生143起案例、撲殺生豬116萬餘頭。地方官粉飾太平,可能讓中央誤判,國務院8月才出台五大措施,收回農戶禁養、限養規定,但已緩難濟急。即使能找到足夠豬崽,也要近一年才能收穫成年豬,顯示防疫和禁限養政策都有錯失。

三,有報導指出,非洲豬瘟後,中美因貿易戰,北京不進口美豬肉,改向也有疫情的俄羅斯進口,使豬瘟疫情蔓延更快更廣,全中國淪陷,給養豬業帶來毀滅性打擊。以北京決策「定於一尊」,進口俄豬肉應是習近平拍板,至少習的手下依循指示定奪,習當局難逃失周和誤判責任。

海外部分評論指出,中共頻頻標榜一黨專政治理有效率,號令既出,上下動員,不像歐美政府權力制衡、行政能力低劣,中國經濟崛起都歸功於中共治理,也是習近平強調「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統包一切的長處。但豬瘟和肉價飆漲,再次反映治理低效,廣泛存在不作為、欺上瞞下,統包自然須全責。

從過去河南賣血和愛滋病蔓延、世紀初非典(SARS)傳染、2008年奶粉摻三聚氰胺事件,危害3000萬兒童。每個案例模式和處理過程都和肉價相似,無法防範未然,事後撲滅批評聲音,不允許民眾討論責任和對錯,正是中共治理的最大軟肋和盲點。

全球生豬生產和豬肉消費第一大國,已出現嚴重豬肉危機。肉價天天漲,連帶使取代的牛羊肉、雞蛋價格上揚,通膨高企、人民惜買少買,以致河南一場婚宴,豬肘子上菜立即被秒殺一空;不少人說,半年未吃豬肉了。消息漏網外流,民眾和海外熱議。人民或不致因豬肉「造反」,但對當局的打擊卻是深植民心,這筆帳記下來早晚會被拿出來清算。

為抑制肉價,北京上周宣布,從孟晚舟被捕後一直交惡的加拿大恢復進口豬牛肉。14日又宣布,恢復2015年禁止的美國家禽肉進口,想趕在春節前及時補位。壓力太大,北京頂不住了,先前強硬對付美加的態度也被迫服軟了。

這些國際過招讓人看到中國的強和弱。巨大市場和消費力是籌碼也是負擔,肉類、糧食、大豆等無法自給自足,糧食自給率只有82.3%,須靠進口補足差額。一旦國際紛爭甚至開戰,被封鎖進口,到底誰強大、誰脆弱,還真是說不清的問題。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港示威者自行運作中大校園 外籍師發現這些驚奇情況
最便宜的藥不在連鎖藥店!這些地方的藥只需半價
華裔青少年8大道當街霸凌華裔少女 下手凶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