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焦點】Uber條款再不上路 林村田:月底小黃輪班路過總統府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今年6月,俗稱Uber條款的《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1條上路,明定Uber駕駛需有計程車執業登記證、營業車也需掛牌,提供4個月緩衝期,原訂10月6日強制執法,但9月中交通部長林佳龍下令延長,開罰日延至12月1日,引爆計程車業者怒火。

上週一(11月4日),本土計程車龍頭台灣大車隊董事長林村田,接受本刊專訪直接挑明底線,「如果政府不如期嚴格執法,月底2、3千台小黃將每天輪班路過總統府、桃園機場聯外道路。」

「我15年前進入計程車產業,努力改善小黃司機動不動包圍、愛鬧事的負面印象,但現在根本官逼民反,抗爭是最後一條不得不的手段,水都要淹到我的鼻子了,我都要淹死了,為什麼不放手一搏?」上週一(11月4日),在台灣大車隊濱江街總部,董事長林村田怒氣沖沖地道出心中深埋許久的怨氣。

林村田小檔案

  • 現職:台灣大車隊董事長

  • 年齡:62歲

  • 學歷:高中補校

  • 經歷:全虹通信創辦人

  • 家庭:已婚,育有2女1子

 

緩衝期再延 業者喊不公

林村田的憤怒其來有自,時間拉回到今年6月,俗稱「Uber條款」的《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之一條正式上路,明定Uber駕駛必須有計程車執業登記證、車輛也需要掛牌,提供四個月緩衝期。

原訂10月6日開罰,9月中,大批Uber駕駛前往交通部陳情,交通部長林佳龍轉彎下令延長緩衝期限,「希望Uber走向合法化,給每個人都有路走,需要一點時間。」根據了解,全台1萬2千多名Uber司機,還有半數尚未轉換完成。

為了捍衛生存權,數千台小黃司機月底恐將輪班路過總統府。(東方IC)
為了捍衛生存權,數千台小黃司機月底恐將輪班路過總統府。(東方IC)

擔任Uber司機3年多的陳先生向本刊抱怨:「轉換程序很繁瑣,要加入車隊、靠行、轉貸、保險、驗車、領牌等流程,實在太趕了。」更傳出原先計程車空牌數稀少的中、南部營業車牌,一張掛牌價從原先2萬至3萬元,被哄抬到20萬元以上。

但順了姑情逆了嫂意,交通部把緩衝期一舉展延到11月底,此舉讓計程車業者大喊不公,心中憤怒難以平息,儘管日前交通部再度出面喊話說:「12月1日起就會正式開罰。」但已無法取信計程車業者。

Uber曾因被重罰11億元一度退出台灣市場,後來改變營運模式再度回歸。
Uber曾因被重罰11億元一度退出台灣市場,後來改變營運模式再度回歸。

林村田無奈地說:「宣布緩衝期延長2個月後,現在旗下的司機們每天都想要去抗議,我一直在安撫他們的情緒。」他攤牌現出最後底線,「如果政府不如期(指緩衝期11月30日)嚴格執法,全台灣有8萬多台計程車,將在月底每天輪班2、3,000台小黃路過總統府、桃園機場聯外道路。」打算以最激烈的方式癱瘓交通要道表達心中的怒吼。

去年10月,交通部公布2年一度的計程車營運狀況調查報告,「2015年計程車司機平均每月收入4,7628元,而2017年降至每月4,6054元,一整年少賺快1萬9,000元。」計程車生意明顯受到Uber登台衝擊。

 

轉換趕不及 空牌難取得

林村田分析,「台灣計程車司機大概只有一半加入車隊,台灣大車隊平均比一般小黃收入多3成,Uber來台後對於沒有靠行的司機影響最大。」目前全國總計程車牌照數量接近11萬張,約有8萬7千張牌照被使用。

相對計程車業者極力催促上路,Uber駕駛卻認為第103之一條是在趕盡殺絕,更扼殺兼差和彈性的權利,林村田反駁:「計程車產業的餅就是這麼大,車牌總量管制其來有自,如果允許兼職無限制加入一起搶生意,要把原本正常發展的產業搞爛嗎?」

今年9月中,交通部長林佳龍(右)下令延長Uber條款開罰日。
今年9月中,交通部長林佳龍(右)下令延長Uber條款開罰日。

來自美國的叫車服務Uber從2013年4月登台營運以來,風波不斷。因為競爭激烈,隔年7月,上千台小黃首度集結於交通部抗議,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台,對於Uber轉趨嚴格,2017年1月,交通部裁定累積11億元重罰,同年2月Uber暫時退出台灣市場,同年4月與租賃車行、計程車行合作再度回歸市場。

面對開罰日大限在即,上週三(6日)Uber台灣官方大動作發出聲明,「對於輔導期將於11月30日截止感到失望,目前幾千名駕駛已經通過計程車執登考試,卻要到12月初才能拿到執照,沒有執照也無法完成所有必須的程序,包含加入車隊、 靠行、轉貸、保險、驗車、領牌等流程。」「另外桃園、台中、新竹等營業區計程車空牌非常少,而且極度不易取得,政府雖然已經修法開放跨區買賣,但是仍設下門檻,過戶需要二地商業公會都同意的但書,這還是讓Uber駕駛覺得被排除在外。」

來台6年多的叫車服務Uber,全面衝擊計程車產業。(翻攝自Uber臉書)
來台6年多的叫車服務Uber,全面衝擊計程車產業。(翻攝自Uber臉書)

 

Uber來台大事記

  • 2013.04 Uber登台

  • 2014.0707 上千台小黃首度集結交通部前抗議Uber

  • 2014.12.05 交通部判定違法經營白牌車

  • 201701.06 《公路法》修正案上路,累積重罰逾11

  • 2017.02.10 退出台灣市場

  • 2017.04.13 與租賃業者合作,重返台灣市場

  • 2019.6.6 《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1條款上路

 

車隊拚轉型 難敵削價戰

對於消費者來說,Uber正式納管後,其實已經跟傳統計程車無異,雖然叫車APP平台不變,不過,因為司機需掛牌、靠行費等成本墊高,乘車資費就無法像以前那麼便宜了。

2013年登台的Uber,以便利的APP叫車及便宜價格迅速竄起。
2013年登台的Uber,以便利的APP叫車及便宜價格迅速竄起。

面對Uber爭議砲聲隆隆,其實,林村田平時不只搭自家計程車,也會選擇Uber、其他同業計程車代步作為改進參考,「我很樂意同業良性競爭,可以提升整個產業生態!」「過去計程車總給人髒亂、愛鬧事的形象,但我進入這個產業後,努力扭轉形象,這幾年做下來,可以看到同業陸續成立車隊,穿起制服、打起領帶,改善車輛的整潔,而其他未加入車隊的運將也開始注重,這就是產業向上的例子啊!」

不只從硬體面改善,面對來自不同環境背景的司機,他也像個老和尚一樣,堅持潛移默化引導向上,「先前有個司機髒得一塌糊塗,每週都被投訴,要開除前我跟他詳談,承諾在總部蓋淋浴間,要他每天回來洗澡,連洗衣烘乾也不用錢,但前提是每週要回來讓我看一次 ,3個月以後他就很正常,像這樣我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像做功德。」

外界看得出傳統計程車力拚轉型,但就是不夠好、不夠快,而面對Uber競爭,林村田不客氣地說:「Uber很會砸大錢做行銷,過去用便宜的價格搶客人,而小黃識別度高,一次的紅燈轉彎等交通違規容易被放大檢視;而Uber用白牌車違規大家也不知道,這就是小黃的原罪。」

 

曾億來億去 建小黃帝國

替小黃發聲的林村田今年62歲,出身於雲林台西農家,在轉行踏入計程車產業前,是坐擁全台近五百家通訊行「全虹通信」的創辦人,生意做久後,發現市場都掌握在電信業者手中,48歲時毅然決然將全虹以26億元賣給遠傳電信,「那時候做生意比較投機,當年有支藝人天心代言的防水手機,第一批8萬支賣得非常好,第二批再追加3萬支結果賣不動,賠了3億多元。」笑談過去幾次「億來億去」的失敗經驗,一切彷彿過往雲煙。

來台6年多的Uber與傳統計程車間的紛爭從未停歇。(翻攝自Uber臉書)
來台6年多的Uber與傳統計程車間的紛爭從未停歇。(翻攝自Uber臉書)

「賣掉全虹時還太年輕了,選擇退休人生會沒有目標,不做事很快就會死掉!」喜歡面對消費者的他,2005年接手重整台灣大車隊,如今打造出全台擁有超過2.1萬台計程車、市占2成4、市值近40億元的小黃帝國。

台灣大車隊成立於2001年,占地近2,000坪的總部位在台北市濱江街,鄰近國道一號圓山交流道,每天超過1千多名司機進出,有像是銀行櫃檯的服務台、理髮部、福利社、餐飲處、修車廠應有盡有,是小黃運將們專屬的祕密基地。

「我的頭髮都在這裡剪,不二價120元。」林村田步出總部大廳,準備帶逛各處時,手指向理髮部笑著說。

司機們每天都想要上街抗議政府不公,林村田(右)一直在安撫他們的情緒。
司機們每天都想要上街抗議政府不公,林村田(右)一直在安撫他們的情緒。

近年來,林村田朝向多角化經營,計程車本業從過去百分百的營收占比降至現在約3成,「我接手時就是把車隊當作平台在經營。」除降低營運風險外,也改變過去經營者獲利來源都取自司機的陋習,帶入經營通訊事業時的經驗,整合資源打團體戰,目前旗下事業擴展有成,除收入占比近2成的廣告外,還有汽車維修、全球快遞、居家清潔、洗衣事業、酒後代駕等。

林村田48歲時,將一手創辦的全虹通信賣給遠傳電信。(翻攝自美美網)
林村田48歲時,將一手創辦的全虹通信賣給遠傳電信。(翻攝自美美網)

談到接下來的目標?林村田透露:「目前正在推動計程車學院,向日本計程車業學習,有助於提升產業正向發展。」每月約可訓練10到20人,也與退輔會策略聯盟,向正值青壯年的退伍軍士官招手。

 

長女來相助 從基層做起

林村田並非單打獨鬥,1986年出生的大女兒林念臻,從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拿到企管學位之後,回台灣先過了一陣子的接案生活,爾後被爸爸拉進台灣大車隊,一晃眼就過了8年,目前負責大數據資料分析的核心業務,蒐集每月上千萬次乘客的輪廓,有助於廣告投放、改善派遣系統,讓司機更快找到乘客。

林村田(右)的大女兒林念臻(左)從基層客服做起,進入台灣大車隊已8年。
林村田(右)的大女兒林念臻(左)從基層客服做起,進入台灣大車隊已8年。

大女兒進入台灣大車隊後,從第一線基層客服做起,再到個人貼身特助、大數據核心事業,一路走來頗有接班布局的氣勢,林村田四兩撥千斤笑著說:「她不是我review、評分的!」談到女兒時,林村田難掩鐵漢柔情的一面,但面對Uber爭議,他馬上展現出產業龍頭老大哥的霸氣,矢言絕不妥協。一場小黃捍衛生存權的抗爭一觸即發。

林村田多角化經營,讓計程車本業從過去百分百的營收占比降至現在約3成。
林村田多角化經營,讓計程車本業從過去百分百的營收占比降至現在約3成。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直擊85大樓點交 海霸王揮軍高雄再下一城
【全文】新男友爆同居舊愛 學姐擁新歡連續過夜直擊
【全文】不甩連勝文等中生代逼宮 吳敦義組聯盟拚立院龍頭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英德配」成軍 總統:記得同甘共苦
挨批密會財團 柯文哲狠酸蔡、韓
去年遭霸凌 邱議瑩浴火重生拚連任
藍不分區名單 朱:外界「幹聲連連」
學姐黃瀞瑩輔選拜廟 不知誤訪月老廟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