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看地點,選室友的關鍵是衛生紙錢!

艾麗克斯.霍爾德
·15 分鐘 (閱讀時間)

不是所有朋友都能成為好室友,反之亦然。有些人希望同住的人能成為最好的朋友,每晚分享一瓶酒;另一些人想要安靜、各自生活、不被打擾;而大部分人想要的情況介於中間。但是要找到完美的室友,並保有和諧的同住關係,通常需要一些努力才做得到。

我們都聽過這些故事:冰箱上留了張字條,裏頭充滿被動攻擊的內容,例如有張便利貼寫著「我舔了我的起司」,黏在切達起司盒上。以「我沒用廚房的洗手皂,所以我不要付換香皂的錢」開啟的對話。有個傢伙中途讓女友搬進來,卻沒想過要問租屋契約中的其他人,是否想要第5個室友。

與人同住不容易,而幫其他人負擔衛生紙錢更難。英國首屈一指的「多一間房」租屋網站(SpareRoom.co.uk)的麥特.赫金森(Matt Hutchinson)曾告訴我:「當妳買房時,最重要的是地點、地點、還有地點;但是當妳要與人同住時,最重要的是溝通、溝通、還有溝通。」

在分租公寓時,清潔、噪音、金錢和室友的伴侶,是最容易惹惱人的四大問題。其中有 25% 的人,曾與室友在關於衛生紙的事情上發生過衝突。

在我所有與金錢相關的談話中,令人讚賞的是,很少有人會談錢談到連幾便士都計較,除非是他們談到與人同住時。就像共有冰箱最底層的冷藏櫃,樓友彼此之間的憎惡也會惡化。要結束一場友誼,67 便士突然間會成為既完美又合理的金額。

當我和有室友的人們談話時,我很快意識到,對於樓友的憤怒程度越強,引起不快的事情就可能越小,小到從抱枕、洗碗錠到陰毛,以及幾便士。我私下參與過許多像這樣的對話,下面是住在倫敦貝斯納爾格林(Bethnal Green)一間四人分租公寓中,兩位專業工作者之間的對話:

蕾貝卡:「去年我搬進來之前,你就負責房租帳單,你總是向我抱怨瑞許(Rach)和努拉(Nura)每個月少付 67 便士,沒錯,而且他們根本不在乎……。」

傑克:「真煩人。確實如此!尤其是每個月都少付一些錢。而少付一些就代表戶頭裡金額不足,然後每個月又因金額不足使得租金被退回,我就得想辦法解決那些費用。聯絡其他人要付出很多時間和心力。而且這會影響友誼,因為你開始為了區區的 67 便士抱怨別人。我忍不住認為他們很懶又不在乎,而且我心想:『他們為什麼不看看自己欠了我多少錢?』」

蕾貝卡:「瑞許和努拉絕對會是你認定、也真的最處於舒適圈的兩個人。努拉有迪奧(Dior)背包,瑞許簡直住在優步裡。」

傑克:「好吧,67 便士對某些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而 7 英鎊可能對瑞許和努拉來說也不算什麼,所以他們壓根沒想過這事。他們在財務上過得如此舒適,以至於他們絕對不會認為少付67便士會影響任何事。」

我播放這卷帶子給我男友聽,他說:「我沒有共鳴,我沒那麼小氣。」我不得不提醒他,他以前經常抱怨室友,因為室友把吃了一半的香蕉放回冰箱,好留著以後吃。斤斤計較是和他人成為室友後會發展出的才能。

如同「多一間房」的麥特所言:「與室友對話、而其中一人說『你欠我 6 英鎊的衛生紙和牙膏錢』時,你可能不知道這段對話對其他人的真正含意是什麼,因為你很難知道金錢對某些人所代表的意義。

一群室友會有不同程度的收入,而且或許某件小到 5 英鎊的事對你而言意義不大,但對其他人來說,可能代表了他們能否熬過這一週,或者那天是否能去上班,或不必一整週都只吃泡麵。關鍵在於要明白,當你談到錢的時候,自己不會真正了解另一個人有什麼感受。

除了這份不確定感之外,我們還沒辦法使用輕鬆的語氣來談論金錢,所以只要談到錢就會情緒激動。「我買了茶包和牛奶,但是你還沒給我錢」──這不是和別人聊牛奶,而是一種針對個人的指控與攻擊。

瑞許和努拉每個月少付 67 便士給傑克,就是完美的例證。說明了小事如何變成分租者之間的大事。67 便士可以讓你買一條士力架巧克力棒或一杯牛奶,即使它不會讓你改變對生活的期待,但是房租少了 67 便士,也會導致因遲付房租而多收 25 英鎊的慘劇。就像對傑克來說,它可能也象徵著缺乏尊重。

幾毛錢的小事,卻是讓彼此爭吵的大事

一開始就正確處理分租的管理事務,通常與一開始就找到好室友同住一樣關鍵。

麥特告訴我:「直率的對話可以讓你們談論哪些事情可能帶來壓力,例如清潔、帳單、聚會和其他事項。我不是指每個人都該列出所有可能出錯的事,但重要的是概述大家對於特定事情的感覺──例如某人想要如何聚會,或是大家想要分享如沐浴乳之類的東西。」

「那麼,要確保管理工作平均分攤,這樣就不會有人要負責一切;某人可能負責收租金、有人負責收瓦斯費、有人負責收市政稅,然後設定定期付款,這樣每個人就能定期付錢給彼此,而不需要額外多想。」

重點是一開始要花時間考慮可能的壓力來源,像是大家是否都想要吸塵器、是否共同湊筆錢買洗碗機之類的物品,或者是否有共同需要的任何東西。一旦產生怨恨,就會更難對話,所以在發現彼此令人討厭之處前要盡早談話。

就像麥特說的:「人們經常問我們,什麼是處理分租爭論的最好方法?我們的答案是『一開始就避免爭論』。這可能聽起來有點浮誇,但令人驚訝的是,藉由直率的討論──最好在你們搬進去之前,這樣可以避免很多問題。」

就像衛生紙錢,一直出現遲付的問題,卻沒有人願意採取行動,要求遲付的人不要再拖欠付款。

25 歲、住在格拉斯哥(Glasgow)的若蜜莉(Romilly):「如果樓友薩莎(Sasha)沒有及時匯款到我的戶頭,在等待她付錢之前,我就必須先從我的帳戶付款。這經常發生,但我寧願這樣做也不願開口對人施壓:『可以拜託妳現在付錢嗎?』」

或是像丹(Dan),他今年 26 歲、住在英格蘭布里斯托爾(Bristol)附近的切普斯托(Chepstow):「我會先發訊息,然後在我再度發訊息前,希望他們記得付錢。即使我們大部分早晨都見得到面,我也不會當面要求他們付錢。」

或是23歲住在芬斯伯里公園地區(Finsbury Park)、與室友分租公寓的艾米(Amie):「如果我必須追著室友催拖欠的錢,我會用詼諧平靜的語氣掩飾尷尬,像是『寶貝,可以請你匯錢來嗎?』之類的話。」

所以,你該如何提醒某人付款?比較好的做法是提前提醒付款日,這樣你就可以依此提醒大家:「下週二要付租金。請確認週一前匯入,以避免罰錢。」如果你每個月都必須有人提醒你,就花點時間設定正確的按期付款。這不會花很多時間,你需要的只是10分鐘、一通電話還有你室友的帳戶資料。請一次做好這件事,你就可以每個月為自己省下一次不舒服的對話。

要妥善處理室友之間的金錢,有許多可以談的事。如果你無法克服與朋友聊金錢的尷尬,那麼另一個選項就是和陌生人同住而且事實上,「多一間房」租屋網站發現,人們喜歡與未曾謀面的室友同住,而不喜歡和已經認識一陣子的朋友住一起。

「我不覺得向人要錢很尷尬,因為那只是管理上的事務,而且我不希望樓友在我欠錢、又忘了付錢時,覺得向我討錢很尷尬。我會希望他們告訴我。」克萊兒(Claire)在搬進來後才認識她的樓友,她與他們討論金錢的輕鬆態度,證實了「多一間房」的發現。和陌生人住一起,房租就只是房租;然而如果和朋友住一起,就很有可能演變成緊張和情緒化。

然而,無論是朋友或是陌生人,極為不同的期待仍然能導致分歧:「當你試圖省錢時,你不會認為你必須買一塊新的廚房海綿。你甚至不會考慮這件事。但是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屋子就會髒得像糞坑一樣。」在詢問萊拉(Leila)關於她樓友時,我沒預期會聽到這樣的抱怨。

30 歲的萊拉是一名產品設計師,她和男友及另一位樓友一起在倫敦北區租房子。她說她的樓友總是說沒錢買家用必需品,卻會點外帶披薩。我不認識萊拉的樓友,加上我是第一次見到萊拉,所以我無法判斷這個問題是關於金錢、尊重,抑或只是在乾淨與整潔度上的認知不同。

她說:「當他坐在我為房子添購的抱枕上時,我覺得很惱怒。我只是覺得,在為了讓房子感覺像家這件事上,他沒有貢獻,而且不尊重、甚至不了解我在這件事付出的金錢與時間。喔!還有一件事。我上網買了12捲衛生紙,但是我樓友只在衛生紙用完時才買,而且他只是去轉角的店裡買 2 捲,就認為他已經做了該做的事,然後接下來還是我該去買衛生紙。」

這聽起來很明顯,但是人們通常無法理解,他們把某些東西歸類為必需品,但在其他人眼中其實是奢侈品。我同情萊拉和他的室友。對她來說,讓屋子感覺溫馨和舒服非常重要;但對她室友來說,可以外帶披薩、輕鬆一下,比起為坐墊付出貢獻還重要。

期待每個人對於你視為標準的東西出錢出力,像是需要另外付費的電視頻道或是吸塵器,是很大膽的舉動,你需要留心觀察他人與所持立場的不同。

不同的金錢態度會使室友分道揚鑣。然而不幸的是,除非你們一起出國度假或是住在一起,否則你可能看不見某人的金錢問題,且通常到時候也為時已晚。

查莉(Charlie)和克萊兒(Claire)從大學時期就很要好。當她們25歲搬到倫敦時,兩人決定一起住。但是分租生活並沒有想像中美好,金錢問題卡在彼此之間,並不是因為花錢的方式不同,或是比對方貧窮或富有,而是因為她們對於風險和責任的心態不同。

我聽了克萊兒說的故事:「我們分租之後,我才想到兩件事:第一,在我們決定同住之前,我不知道查莉的財務狀況,而且我也沒想過要確認;第二,我不知道她在最基本的生活起居上能否自行打理。」

過期未繳的瓦斯帳單和鑰匙意外留在前門上一晚之類的小事,考驗著查莉和克萊兒的友誼。「最後變得很嚴重。我受不了,要向她催討她忘記付的錢,而且我無法再讓她處理房子的任何事情,因為我知道她不會去做。令人難過的是,查莉對一切都很樂觀。一封威脅上法院的紅字信件,讓我感到壓力很大,但是查莉卻一點也不擔心。」

好朋友未必是好室友

想到與最好的朋友住在一起會有多少樂趣與可能性,容易令人興奮。然而與某人住在一起,也代表著隨之而來的管理問題與金錢對話。你喜歡與其共度夜生活的朋友,並不見得適合在家一起安裝洗碗機。

雖然你們擁有不同的價值觀,但並不代表不能解決事情。一切都關乎尊重(以及有時候有些包容)相異處。就拿現在與妻子同住的丹尼(Danny)來說,他從與人分租的日子中發現:「和斤斤計較每分錢的人同住有好處⋯⋯但有一個對存錢很偏執的室友則令人痛苦,他會嘮叨說買貴一點的清潔劑(一瓶可以洗比較多次)比較划算。」

「但之後他會偏執的非要更換能源供應商,還在大型運動比賽到來時,幫我們申請電視頻道免費試看,而且還真的在比賽結束時才停掉試看。不過他也會搶先在大家之前、先搞懂像是網卡的事,然後告訴你應該選哪個方案,所以我要為每個月只要付12英鎊的電話費而感謝他。」

讀到這裡,也許你會想:「這個更換付費方案的傢伙,聽起來像個紳士。」或是像我聽到時所想的:「我們可能會是很糟的室友。」萊拉(Leila)聽起來像是隨時保持警覺的可怕管家,或是她那個從不幫忙買廚房海綿的室友很糟糕?我一直都很不喜歡室友問我,是否要出一半的錢買鍋子,我會想:「我寧願買一件新襯衫。」

對於家務責任、個人界限與優先事項上,我們的態度如此不同。重要的是別預期別人都像自己,而且要試圖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還有,我們都應該考量到,我們的個人行為或是期待,會如何影響人際和諧。你視某些事為標準──例如每天晚上在馬桶內圈倒清潔劑 ── 但對其他人來說可能太超過。

我們在分租時斤斤計較金錢,不是因為 67 便士真的對我們很重要,而是因為它會讓我們專注於沮喪感。當我們對生活空間妥協時,小事就變成大事,而當我們試圖掌控難以掌握的情況時,通常會採取的方式就是斤斤計較。

舒適分租關係的解答,在於衡量關於衛生紙價格等對談中的情緒壓力。這關乎你們在一起搬進來之前,就進行勇敢的對話。這是確認你們對彼此及分租公寓的期待,也是關於塑造你們希望對方做到的行為,而非墮落到對公寓的所有小事吹毛求疵。

與人同住本就困難,所以一開始就要認知到這件事。如果他們跟你不是同一類人,如果你們的生活方式從根本上就有很大的不同,那麼就去找別人同住──別期待他們會變好!

如果所有的樓友都認為你糟到不行,得要想想你可能就是個問題樓友。別讓 67 便士和半條香蕉打敗你。請帶著尊嚴打膨那些抱枕,而且不要在沒問過其他室友前,就邀請男友同住。

*本文摘自《談錢:朋友、家人、男女之間、工作場合怎麼談錢?讓你守住不該花的,賺到本來賺不到的。》,時報出版出版。

【作者簡介】

艾麗克斯.霍爾德(Alex Holder)

自由作家和顧問,經常為《她》(ELLE)雜誌、《紅秀》(Grazia)雜誌、網路媒體「精煉二九」(Re¬nery29)和《衛報》(Guardian)等撰寫文章。從英國廣播公司(BBC)到《紐約客》(New Yorker),處處可見她的特寫文筆,她提倡消除性別工資差距,幫助改變了法律的制定。她已被《全球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雜誌評選為全球30位最具創造力的女性之一,並被《倫敦標準晚報》(EveningStandard)評為現今五位啟發人心的女性領袖之一。

【譯者簡介】

王如欣

曾任中央社、總統府英文編譯。譯有《人生好難,到底哪裡出問題》、《亞特蘭提斯密碼》、《路西法密碼》、《親愛的某某》、《她的私密日記》等,並與葉妍伶合譯《泛工業革命》。

更多上報內容:

第一次約會應該誰付錢?為何男生堅持請吃飯,事後卻不回訊息?

女人的第一次值多少錢?傳說中的初夜交易大平台是這樣運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