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熄火報喜 新興債後勁仍足

記者梁世煌/台北報導

2019年新興市場債大漲15%,儘管今年受到降息空間縮限影響,多數分析師認為,新興債好日子或已結束。但第一金投信表示,新興國家經濟成長加速,輔以成熟國家利率水準長期偏低、美元走貶等外在因素,將引導資金流向新興債,為今年漲勢帶來新動能。

第一金投信指出,美中即將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這就為新興市場捎來了好消息。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主要機構都預測,今年新興市場經濟成長率將回復到4%以上,擺脫近10年低增速的窘境,並拉大與成熟市場的差距。

其中,IMF預估,2020年新興市場經濟成長率上看4.6%,為G10(全球10大工業國)的3倍以上,兩者差距達3.3個百分點。

全球貿易回溫 有新動能

而若統計1994年以來,當新興、成熟國家經濟成長差距超過3個百分點時,當年度新興債平均報酬率達9.97%,且正報酬機率82%,顯示新興市場經濟成長加速,有助於新興債表現,兩者存在正向關係。

第一金投信表示,去年在各國央行聯袂降息下,新興債大漲約15%,雖然今年降息空間預期有限,但不代表新興債好日子已盡,主要是因為貿易戰熄火,全球貿易量將回復,新興經濟體再度轉趨活潑,為新興債漲勢帶來新動能。

其次,歐美日等成熟國家維持寬鬆政策,壓抑利率水準,而新興債的高殖利率優勢,可望吸引國際資金投懷送抱。尤其,美國聯準會持續購債,釋放流動性,預期美元走勢趨貶,將促使部分資金轉向對美元敏感度較低的新興債資產。

亞債前景 相對看好

滙豐中華投信表示,在新興市場中相對看好亞洲債券。過去一年投資者對於潛在經濟衰退的憂慮升溫,同時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加劇;然而,全球貨幣政策轉向寬鬆,聯準會降息、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及量化寬鬆,以及中國政府的財政支持等措施相繼為市場提供支持,在匯率和通膨相對穩定的情況下,亞洲的增長前景可能會更好。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2020年諸如地緣政治事件、貿易衝突、美國總統大選、評價面調整等干擾因素仍多,預期債券殖利率彈升到一定水準時仍將吸引保守資金回流,建議投資人可採取高評等和高殖利率債券兼備的策略。新興國家涵蓋範圍廣,韓國、泰國、墨西哥、印尼有較高信評、埃及和迦納殖利率較高,巴西則位處中間,更有經濟和財政改革題材,加上這些國家仍處降息循環,資本利得仍值期待,雖然降息或國際震盪事件易引發匯價壓力,但可藉由匯率避險的操作,爭取於公債收益機會。

此外,具備美元計價投資級債特色的伊斯蘭債券,相較其他新興國家美元債有跟漲抗跌特性,投資人可趁美國公債殖利率攀高時,找尋配置伊斯蘭債的機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