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依存度過高 貿戰開打 衝擊效應開始顯現!一線城GDP增速 深圳遭廣州超車

記者梁世煌╱綜合報導

旺報【記者梁世煌╱綜合報導】

大陸一線城市競爭今年再度出現洗牌,最大的變化來自於深圳GDP增速出現「失速」,使得近年位居「老四」的廣州得以反超深圳。根據各城市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廣州今年前三季的GDP年增速以6.95%超越深圳的6.61%。分析人士稱,深圳近年不論在科技、金融等產業的招商引資均相當積極,此一數字無疑對深圳的「創新經濟」光環潑了一頭冷水,也讓外界開始為深圳經濟的續航力擔憂。

以今年前3季大陸各城市的GDP來看,不論是總量還是增速,北京、上海還是分別穩坐1、2名寶座,GDP年增速為7.50%及7.21%。而深圳及廣州的排名則出現明顯變化,從兩市統計局的資料來看,今年前三季度深圳的GDP總量為1兆8689.13億(人民幣,下同),廣州的GDP總量為1兆7868.99億,深圳仍然以820億的微弱優勢領先廣州。

租金飆漲 企業遷出

不過,在GDP增速方面,今年前三季度深圳的GDP增速僅為6.61%,GDP增量僅為1158.44億,而廣州的GDP增速則達到了6.95%,GDP增量達到1160億。這與去年同期,深圳在GDP增速上大幅領先廣州1.8個百分點相比,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

分析師指出,短短一年間,深圳與廣州的經濟增長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主要的原因在於去年開打的中美貿易戰,這讓對外依存度極高的深圳經濟受到不小的衝擊,也因為如此,深圳的GDP增速,從去年第4季開始就「失速」至今,外部因素打壓的效應可說是非同小可。

其次,深圳近年來房租、廠租不斷飆漲,造成企業不堪成本負荷而紛紛遷出,造成深圳產業出現「空洞化」的隱憂,有業者指出,2013年深圳寶安西鄉的工廠每平方米的租金才16元,但到了2014年廠租就爆增至30元,而且此後年年上調,逼得許多工廠只好另謀他處生存。

GDP總量 也恐被追上

對此,深圳市前市長許勤在2016年的一次講話中就坦承,當時已有超過1.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而深圳市在《深圳市2018年中小企業發展情況的專項工作報告》也揭露,近3年外遷的192家大型企業中,電子資訊製造業共計27家,占全部外遷企業的37.5%。

這種外遷潮對深圳經濟的影響早已有所體現。根據深圳市公布的資料,深圳2019年1-7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月度累計年增長6.1%,從2015年的1-7月增長7.8%開始,每年同期的增幅均有下降。

分析指出,廣、深之間的GDP增速變化背後其實反映出的是一種趨勢變化,按照目前廣深之間GDP總量達到820億的差距來看,如果深圳GDP增速下滑的勢頭無法止住,也許後年連GDP總量也會被廣州反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