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領域的「戰狼」:中國露出獠牙

Clifford Coonan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簽署了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這個龐大的地區性自由貿易協議之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將中國稱作是自由貿易政策的冠軍,是推動全球經濟增長的先驅者。

在總統特朗普 “美國優先”政策的指導下,美國退出了多個全球貿易協議,而中國則順勢將自己打造成為自由貿易的領頭羊角色。

作為世界上將近三分之二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中國釋放的自由貿易信號得到了不錯的反響,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的陰影籠罩之下,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渴望能為自己的經濟注入動力。

但是這些自由貿易談判背後的另一面,則是中國面對那些它認為在挑戰自己利益的國家,立場變得愈加強硬起來。

在這種日益強硬的外交路線中起代表作用的,就是所謂的“戰狼外交”。為了維護國家利益,中國的外交官如今已經不再避諱采取咄咄逼人的態度,並且常常是以對抗的方式去應對摩擦。

澳大利亞不再是朋友

就在習近平為自由貿易搖旗吶喊的同時,中國正在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懲罰澳大利亞,就是因為堪培拉政府發出呼籲,要求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調查。

“中國在向澳大利亞傳遞一個信號:我們是大國;你是小國”,研究中國市場的分析師、《紅色資本主義》(Red Capitalism)一書的合著者侯偉(Fraser Howie)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指出,“中國變得更加堅定自信了,因為它感覺自己受到了攻擊。”

作為澳大利亞最重要的貿易伙伴,中國對其采取了一系列保護主義措施,比如貿易制裁、投資限制、旅游禁令以及抵制等。北京已經對澳大利亞七種關鍵領域的產品實施了禁運,包括葡萄酒、大麥、木材、棉花和澳洲龍蝦等。

這些制裁措施涉及的商品總價值高達60億美元。澳大利亞出口產品原本三分之一左右都是運往中國的。根據2018-2019財年的總量估算,中國市場對於澳大利亞來說意味著1050億美元的交易額。

關鍵在於,中國列入黑名單的七種產品領域,並不包括鐵礦和天然氣。侯偉分析指出:“中國是澳大利亞產品最大的買家,同時也是距離澳洲最近的大國。中國的一些鐵礦加工廠就是按照澳大利亞鐵礦石等級規範建造的。這是一種相互依賴的情況。中國人想要澳大利亞的東西。(如果不在澳洲買)他們要去哪裡找牛肉和鐵礦石?”

北京的“抱怨清單”

本月早些時候,中國政府列出了一份對澳大利亞的不滿清單,其中有14項在北京眼裡的“罪狀”。比如堪培拉政府頒發的華為禁令,對於新冠病毒起源調查的呼籲,還有就中國在新疆和香港侵害人權行為發聲,都被北京視為是“粗暴干涉內政”和“充當反華急先鋒”。

墨爾本蒙納士大學的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凱大熊(Kevin Carrico)認為,當開放的社會在經濟上與強大但是政治封閉的社會緊密聯系在一起時,貿易沖突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很多人可能會說,澳大利亞應該采取‘務實’一點的態度,迎合中國的要求以拯救自己的經濟。但這並不像他們所描述的那樣‘務實’。因為迎合一個獨裁政權的要求,只會帶來更多的壓制和更多的被迫妥協”,他對德國之聲表示,“唯一務實的做法就是,明確地拒絕與一個企圖以敵意對待澳大利亞經濟的獨裁政權進行談判。”

五眼聯盟

和美國、英國、新西蘭和加拿大一樣,澳大利亞是“五眼聯盟”的成員,這個聯盟是冷戰期間的產物,主旨在於分享有關當時的蘇聯和東方陣營的情報資源。而近年來,這一聯盟將關注焦點轉向了中國,此前曾經敦促北京收回撤銷香港幾名民主派人士的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決定,遭到了北京的回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甚至還威脅道,“不管他們(五眼聯盟)長'五只眼'還是'十只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當德國考慮將華為排除在5G網絡建設之外的時候,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就警告過德國此舉可能會有“嚴重後果”,並指出中國市場對於德國汽車制造商的重要性。

侯偉敦促歐洲人“關注和支持”澳大利亞,尤其是在歐盟並非處在一個步調統一的狀態。他警告道:“中國可能會對歐洲采取分化策略。德國是對中國表現得最為尊敬的國家,盡管中國想要從德國得到的產品比任何其它歐洲國家都多。歐洲必須要清楚這一點。”

“戰狼”不得人心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學者漢森(Fergus Hanson)認為,中國並沒有在澳大利亞獲得友誼,而且由於中共開始表現得日益“咄咄逼人”,其在澳民眾輿論中的形象也“急轉直下”。

雖然澳大利亞經濟界已經感受到中國懲罰措施所帶來的陣痛,但是現在也支持政府的做法。澳大利亞德寶酒莊(Tahbilk Wines)的CEO帕博利克(Alister Purbrick)表示,澳大利亞政府的做法“從國家主權的角度來看”是正確的。他對澳媒體表示,“我們不能忍受霸凌”。

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站出來反對中國“戰狼外交”,明確表示對於新疆再教育營和限制香港自由的反對。甚至有越來越多的聲音呼籲地址2022年北京冬奧會。隨著拜登當選為美國下屆總統,人們普遍預期美國將會重新在全球貿易政策領域擔當領軍角色。

“戰狼外交”在澳大利亞和其它地方失去的人心,總有一天會對北京自身產生影響。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Clifford Coo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