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陳旦直指有人欺上凌下

張理國/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立法院13日處理行政院版「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付委,在野黨提案退回程序委員會,遭民進黨反對,表決中國民黨立委舉出「拒絕修惡國土計畫法」等標語(圖右),但民進黨以人數優勢否決在野黨提案,順利將「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付委審查。(姚志平攝)
立法院13日處理行政院版「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付委,在野黨提案退回程序委員會,遭民進黨反對,表決中國民黨立委舉出「拒絕修惡國土計畫法」等標語(圖右),但民進黨以人數優勢否決在野黨提案,順利將「國土計畫法」修正草案付委審查。(姚志平攝)

國土計畫法修正案延後上路時程、空白授權爭議不斷,余紀忠文教基金會昨舉辦「國土計畫的漫長等待」座談會,剖析問題癥結。前交通部長賀陳旦直指,國土計畫修法,顯然有人在「欺上凌下」。

國土計畫法是全國土地利用「最上位法」法案,原定今年5月各縣市就要提出地方版國土計畫,並在2022年公布國土功能分區,讓國土計畫法效力全面上路,未料內政部版本送到行政院後,在政務委員張景森統籌下,修法出現重大轉折。

賀陳旦說,去年內政部提出的草案是展延一年,讓新選出的縣市首長可以處理地方版國土計畫,但修法後突然改為展延「一定期限」,這表示有人在「凌下」,要地方不要這樣就繳卷,此人「也許是很權威的、也許是很專業的」;「欺上」則是指國土計畫法中有哪些是欠缺的,現在其實還沒講清楚就胡亂修法,說新選出的首長不願意接以前的政策,非得要延長不可,這就是「欺上凌下」。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余範英也說,國土計畫法的修正不是不可以,但修正沒有期限,要怎麼修正,是不是有妥協、放鬆,甚至被民間團體批評「開後門」;有什麼重大建設會比國土計畫法還重要,這些都是值得省思。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則提醒,國土計畫法的立法本身沒有問題,重點是遊戲規則一定要很清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