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力量vs.民粹主義

資本力量vs.民粹主義
資本力量vs.民粹主義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美國億萬富豪彭博加入競選陣營逐鹿白宮,被戲稱是民主黨的川普(都是超級富豪),富人已透過資本累積了不可忽視的力量。二戰以來造就了許多富豪,他們從未像現在這樣擁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以及引起如此巨大的爭議。

    根據數據,2014~2018這五年間,全球身家達到10億美元的富翁數量增長了55%,來到創紀錄的2230人。這是19世紀末美國財閥的財富最為集中的時代。

    互聯網和數位化革命性技術造就一批新貴,從出租車到金融領域他們創造技術也為自身帶來財富。有數百人享受了不成比例的收益,建立了被批評者譴責為壟斷的跨國企業。

    政府、監管機構和稅務官員一直難以跟上新創技術的步伐,受到產業巨變衝擊的工人,以及傳統產業的居民對於這一切束手無策。

    政治人士呼籲採取強硬措施來應對,尤其是民族主義的貿易措施、懲罰性課稅、限制移民以及對經濟權力的集中化進行打擊,開始只是民粹主義的幾聲吶喊,現在已經成為主流。

    沃倫(Elizabeth Warren)提出的財富稅,招致富人的批評,並在全球各地引發迴響。  在英國,工黨領袖柯賓在競選活動中警告富豪們,如果他當選,他們可能「要繳更多的稅」。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執政夥伴,社會民主黨提出的口號是「讓所有人富裕,而不是只讓少數人發財」。

    富人們在努力保衛他們的企業,許多國家在提高最低工資,同時,經合組織(OECD)中的發達經濟體已採取相互配合的措施,以阻止企業通過把高稅率國家的利潤登記在低稅率的司法管轄區來實現跨國避稅。

    社交媒體公司Facebook被認為是有益的溝通工具。如今Facebook因為使用數據的方式和對數據的濫用,面臨多項監管挑戰。該公司的創始人扎克伯格現在被認為其創辦的社交媒體是民主的威脅。

    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原本支持徵稅,但沃倫計劃的是徵收財富稅,而不是像蓋茨支持的提高所得稅,沃倫的計劃令美國富人感到恐慌。  她計劃對5千萬美元以上資產徵收2%的超級百萬富翁稅,並對10億美元以上資產徵收4%的「億萬富翁附加稅」(總稅率為6%),這令富人們害怕。

    世界最大的財富管理機構瑞銀(UBS)的主管在11月表示,現在有一種批評財富積累的自然傾向。他表示,這樣對億萬富豪不公平,他們憑藉自己的才華和能力、通過承擔其他人避之不及的風險改變了原有行業的面貌,對此應該給予認可。

    然而目前這個觀點很難被接受,如今工廠工人和行政管理人員,連中產階級都感受到,他們因為技術變化和全球化而掉隊在後面,他們的生活水準下滑了,至少從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收入減少或停滯。

    經合組織表示,成員國最富10%人群的平均收入約為最貧窮10%人群的9倍,25年前這一數字是7倍。儘管經濟學家仍在爭論不平等的起因,但該組織表示,2008年金融危機及其餘波,使我們更加迫切地需要解決不平等。

    社會貧富不均的真正問題,在於公眾對財富的看法,對不平等的看法,以及不平等的現實情況,需要有人足夠大聲地呼喚盡社會責任的資本主義。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