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莫把沈伯洋當寶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民進黨立委沈伯洋說中共武力犯台時,可能會指揮在台灣的「第五縱隊」,所以要對國內高風險群約數十萬人進行控管,雖然後來改口,但民進黨的國安思維深受此人「認知作戰」理論影響,他卻始終提不出證據證明第五縱隊的存在,為何台灣社會要配合他的幻想退回保密防諜時代?

沈伯洋號稱台灣認知作戰理論大師,這套理論是這樣的,立基於中國大陸對我抱持敵意,因此會透過認知作戰等宣傳、滲透與間諜手法搞內部破壞。

在此前提上,配合他觀察到的現象,形成了認知作戰理論,比如觀察到選舉期間特定候選人流量突然爆增,一定是中共搞鬼;他也懷疑宮廟與對岸交流,將成統戰工具;台商寄人籬下一定受政治控制:陸配名義上是婚姻來台,誰知會不會是特務?

他所謂認知作戰,基本上就建立在中共具有敵意,因此所有與中共牽連的人都是可疑分子;這樣還不夠,他再補上「在地協力者」概念,也就是跟中共沒什麼關係,但為匪宣傳、為匪擾亂國家社會,就是中共同路人。這帽子可大了,因為跟中共有關、沒關的人,只要跟執政黨對著幹,都屬中共同路人。

第五縱隊自他當立委後一直掛嘴上,講得煞有其事,好像他認識埋伏台灣的第五縱隊,或國安單位真有掌握縱隊成員;現在相關言論遭炎上,又說第五縱隊是假議題。諷刺的是,他的黑熊部隊還開了個第五縱隊識別課程,要收費900塊錢。

國安法至今約談了不少人,造成不少恐慌,但實際被定罪的共諜有幾個?真正傷害國安的第五縱隊被抓到幾個?沈伯洋的認知作戰變成一種政治正確,好像對中共滲透理論提出質疑,就是中共同路人,這已經是現代版麥卡錫主義,只是逮匪沒成果,打選戰倒是很好用。

國安當然不能有漏洞,滲透不可不防,但不代表在民主自由的國家可以恣意監控人民,或是搞保密防諜人人有責那套,僅憑推論抹紅無辜人。尤其,國家機密的保護本有一套既定機制,政府自己就能分類機密等級進行列管,沈伯洋卻想擴大應用在立委與基層村里長身上,怕是以國安為名,行政治監控之實。

賴清德現在把沈伯洋當寶,提名他當不分區立委,但不要忘了,過去與蔡英文黨內初選期間,多少綠營支持者也以同一套理論把賴抹成中共同路人?這邏輯也一樣簡單,英粉認為只有蔡英文路線能救台灣,賴清德半路阻礙連任,就是配合中共起舞,是在地協力者,賴照理說應該深受其害,深知其痛,如今掌權後卻迫不及待戴上認知作戰魔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