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台灣血皇帝》歷史小說4-7

愛傳媒


    從林梅樹的口中,林開泰一行人聽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曹謹:舉人出身的曹謹,原名曹瑾,自小熟悉水利工程,更深知國家治亂之道的根基,就在於水利與均田,因為水利完善,耕地就可以增加,也可以避免農民常因遭遇澇旱而流離失所,淪為流民、甚至是亂民;除了水利,均田則是要避免農地遭到兼併,否則農民失去耕地之後,一樣會淪為佃農、流民、甚至是亂民。


    可惜曹謹會做事卻不會當官,經常得罪上司,初入官場不久,他親自給總督送上惠而不費的節禮,沒想到竟被門房以太廉價為由拒收,還當場搗毀,氣得曹謹當眾打了這名門房。

    俗話說,「宰相門前七品官」,總督的門房沒有八品、也堪比九品。再說,打狗都要看主人了,何況打的是總督的門房?


    不久之後,朝廷追究他先前任內轄區之內有「邪教」,降級任用。曹謹捐復原官不久,稍有表現又有升官機會,這時邪教的舊案又被翻出來重新炒作,於是再次降調。


    他為了告誡自己以後要更謹慎才改名曹謹,但改變不了已開罪上司,又被趕到了鳳山當知縣。


    林開泰早已猜到此人必然與曹謹相熟,見他言談坦率,於是直接問:「敢問兄台跟曹大人的關係是?」


    林樹梅是曹謹新近禮聘的幕僚,一來金門與台灣都通行閩南語,可以幫助只會講河南方言與官話的曹謹溝通地方意見,二來林樹梅一向有籌畫奇才之稱,曹謹特地請他來幫忙規畫開圳。


    林樹梅經常出入於人潮聚集之處,留心傾聽,要幫曹謹了解民情。他早已習慣街頭巷尾充滿了胡亂臆測與道聽途說,只是頗為曹謹叫屈,這天聽到一名少年居然有不凡見解,忍不住為之叫好。


    林開泰欽佩林梅樹才華洋溢又擅長籌畫開圳,林梅樹欽佩林開泰經商有成又熱心投入開圳,兩人互相欽佩,又發現彼此不只同宗,而且同齡,相談更歡。

    「喵嗚。」林樹梅一愣,不知聲音從何而來。


    林文察笑說:「是我的小貓。」從搭連的口袋抱出:「大概是餓了。」


    林樹梅抱過小虎細細端詳:「這應該不是家貓。」


    林文察:「對,是撿來的野貓。」


    林樹梅搖頭:「這是豹貓,也叫石虎,是貓的近親,兇悍多了。」


    林文察聽到豹貓雖小卻兇悍,心想這不就是自己的寫照嗎?高興說:「那我就叫它小虎吧。」看著懷中的「小虎」,頓感有「子」萬事足。剛剛聽到兩種截然不同的曹謹,深感好官難為,還不如不要當官,自自在在。


    林阿大受到了店小二與包打聽的影響,不免先入為主:「曹大人暴打總督門房,聽了大快人心,只是,」說到這裡故意停了下來,望向林樹梅。


    林樹梅哈哈大笑:「你是要說現在沒銀子見不到曹大人吧?」他沒回答,換個話題:「你們來得巧,明天一早如果有空,請隨我去看一齣大戲?」


    林開泰:「什麼大戲?」


    林樹梅:「曹大人敗龍脈、降神龍的大戲。」


    林阿大:「這一定要去看啊!」



(連載中,待續)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台灣歷史小說作家

●經授權連載。全書16萬多字,2020年已出版,見各大書店: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5708。

●文學專欄,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