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毀憲亂政一定要追究——對陳佩琪醫師感嘆的回應

賴祥蔚/毀憲亂政一定要追究——對陳佩琪醫師感嘆的回應
賴祥蔚/毀憲亂政一定要追究——對陳佩琪醫師感嘆的回應

    台北市長柯文哲夫人陳佩琪醫師公開批判民進黨政府,甚至說出「心中的恨意,永生難忘」這樣的重話,可以知道以蔡英文總統為首的民進黨政府,許多作為已經到了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陳醫師批判了黨政資源與媒體的抹黑,從傳播學者的身分來看,尤其感嘆政府因濫權而踐踏憲法對新聞自由的保障。

    從2018年以來,蔡英文總統就不停影射境外勢力影響台灣的網路與新聞媒體,卻始終提不出證據。國安局與總統府發言人等政府官員先後秉承上意,發表間接影射的言論,想要引發台灣有中共同路媒體的聯想。有證據就快辦,講這麼多幹嘛?自比東廠的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雖然已經蒙羞請辭,但是他的名言「間接影射的殺傷力最強了」,其實反映的正是不肖政客的鬥爭圭臬。一個張天欽走了,還有許多張天欽們為了權力而前仆後繼。

    應該超然中立的獨立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也被批評採取雙重標準,淪為鬥爭工具,公信力遭質疑。以雙重標準而侵害新聞自由,最是不良示範。

    事實上,民進黨這次執政以來,不斷踐踏自己過去曾主張的價值,包括閹割公投、以國安之名侵害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更讓過去民進黨一直主張廢除的刑法100條,以變本加厲的姿態重現。

    民進黨權貴想要控制言論與新聞,其實已經透漏出自己根本就不相信台灣人民的智慧,也反映出他們打從心裡不相信民主的價值,所以不但要幫台灣民眾過濾言論,還要幫台灣民眾過濾媒體。台灣人民難道沒有自己判斷的能力嗎?需要民進黨權貴來把關嗎?這不是專制,什麼是專制!鄭南榕所說的百分百言論自由,民進黨人還相信嗎?今天的民進黨權貴,早就變成了他們當年在黨外時代批判的國民黨威權政府,甚至更變本加厲,醜態遠遠超過他們以前批判的對象。

    說穿了,民進黨權貴根本就是在用盡各種卑劣的手段打擊異己,試圖瓦解政治與新聞媒體的一切反對力量,以確保蔡英文總統就算執政無能也能繼續連任。

    民進黨權貴發現了自己可以透過惡法,賦予侵害新聞自由的法源,因此啟動國安五法與中共代理人法草案的修法工作。

    針對民進黨的修法,擔任民進黨仲裁委員的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吳景欽感觸很多,一連撰寫多篇評論,直指這些修法是對極難認定的預備行為來處罰,又與《刑法》外患罪及瀆職罪產生適用的衝突,不僅不可能成罪,也暴露修法的倉促與粗糙。由此可見,民進黨主導的修法,根本就是選舉操作。連法律都拿來當作選舉工具,只問鬥爭不顧民生。

    必須提醒民進黨政客與相關公務人員,憲法明文保障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這是普世價值,任何法律抵觸憲法都屬無效。民進黨權貴可能會沾沾自喜,因為解釋憲法的大法官也都由綠色人馬主導了。這個時候才發現民進黨過去主張的轉型正義果然有道理,這正是對於綠色執政不公不義最有效的反擊武器。呼籲各黨派有良知的政治人物,必須高舉轉型正義之名,追究每一個侵害憲政民主者的責任,不只是民選公職人員、政務官與機要人員的責任,還包括那些明知綠營高層交辦的所作所為已經明顯違反憲法、卻還刻意媚上配合的公務員。

    為了捍衛憲政民主制度、為了不讓憲法淪為具文,在陳醫師感嘆「心中的恨意,永生難忘」之餘,更要付諸行動,對所有曾經參與毁壞憲政的首犯,都必須要追究責任到底,落實真正的轉型正義。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愛傳媒榮譽社長、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本文為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